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顧道長生 > 第四百二十五章 大型吃雞組織
    顧玙是個老實人,嗯,沒錯。

    他大學的時候交過女朋友,也滾過床單,在小旅店、帳篷、電影院、自習室等諸多地方,都留下過青春痕跡,或長或短,或吞或吐。

    但他仍然是個老實人。

    因為在他眼中,除了女朋友,一切妖艷賤貨都不存在的,絕不搞曖昧,更別提什么偷腥打野食了。

    所以當他心思一轉,出門跟那個薇薇姐調笑幾句,之后七拐八拐的進到一間大屋。

    刷!

    三十多個穿著復古旗袍,踩著高跟鞋,岔一直開到噶酒窩的大妹子一塊站起身,“先生好!”

    哎喲,那一水的白花花耀眼啊!

    “……”

    顧玙表情微妙,毫不掩飾的從左掃到右,又從右回到左。沒錯,此處皆是凡人,并無半點氣息波動。

    “先生,您要點臺么?”薇薇姐見他頗為淡定,還挺驚訝。

    “沒有喜歡的,不好意思。”

    “沒關系,我們幾個月就換一批,下回您再來。”

    女人職業素質極高,微笑著伸手示意,要送他出門。

    顧玙抹身出去,略走了幾步,忽道:“你是領班?”

    “嗯,您還有什么需要么?”

    “那你……”

    他邊走邊打量,稍稍拉著長音,目光在對方飽滿的肉身上滴溜溜一滾。

    不知怎么的,女人只覺他的眼睛特別特別亮,隨即臉蛋發燙,一種奇妙的情緒自心底滋生,仿佛不受控制,“喲,您這是瞧上我了?我可是挑人的!”

    “那我怎么樣?”

    “你么,嘻……”

    女人話吐半截,忽然伸出手去,在他胳膊上輕輕一搭,眼波流轉,說不出嫵媚動人,道:“我還要上班呢,十一點,我去找你。”

    “那我等你!”

    顧玙擺了擺手,先行回了房間。

    他理了理思路,那女人顯然是有修為的,約莫在后天初期。不過她雖有內氣,身姿形態卻非常柔弱,不像是修習體術的樣子。

    而她那番撩漢子的功夫,信手拈來,總是流露出一股天然媚態……

    嘖嘖,莫非傳說中的合歡宗在現代復蘇了?

    哎不對啊!

    一般像這種功法,多是邪門歪道才用的,氣息雜而不純,晦而不正。可那個女人,卻偏偏端穩平和,似乎修了正宗的玄門功法一樣。

    “古怪,古怪……”

    他一時想不清楚,心中卻添了幾分興趣,本是來休閑的,結果碰到這檔子事,倒要查個明白了。

    由于時間還早,他便給小齋打了個電話。

    倆人同時下山,小齋也出來一個多月了,她之前跨過黑水省,居然跑到毛國去了。之前簽過協議,當然是批準的,不過也把毛子嚇出一身冷汗。

    而她在冰天雪地玩了一圈,又橫跨萬里,跑去了唐古特省,說是感悟自然,陶冶情操。

    陶冶你個溜溜球啊!

    你不就是去游歷修行,穩固境界么?顧玙是不信的,不過媳婦兒說什么是什么,管不了。

    ……

    “咚咚!”

    “咚咚!”

    夜深人靜,敲門聲準時在十一點鐘響起。

    顧玙隨手在桌面上一劃,擺著的幾十片魚鱗就消失不見,他過去打開門,外面正是那個女人。

    “喲,您還真等著呢,我都有點受寵若驚了。”

    女人見他穿著睡袍,干凈清爽,毫無倦怠,也是微微詫異。

    “嗯,進來吧。”

    顧玙畢竟不是小肥皂,木有戲精天賦,不會演什么霸道總裁,淡淡的透著客氣。

    而恰恰如此,反倒令女人產生了莫大的趣味。她進了房間,自來熟的拿了雙拖鞋,往床邊一搭,雙腿并攏傾斜,雙腳卻稍稍交叉。

    然后手伸到下面,在腿彎內側輕輕一撥鞋跟。

    啪嗒!

    一只黑色的高跟鞋就敲落在地。

    嗬!顧玙都不得不承認,論逗弄男人G點的功夫,對方確實無可挑剔。

    “哪會不是挺主動的么?現在害羞了?”

    女人換好了拖鞋,見他呆立不動,又笑道:“忙了一天,我先去洗個澡……我不插門的……”

    說著,她起身就要往浴間走,剛邁了幾步,猛然一個激靈,汗毛炸起,頭皮發麻。

    她不曉得在自然界中,遇到天敵是怎么個情況,但此時此刻,她真覺得自己像只小兔子,被一只天空之王牢牢盯住。

    “先,先生……”

    她四肢顫抖,勉強轉過身,跟著就碰上一雙神祗般的眼睛。這人反應也快,哪還不明白對方是位大能,撲通跪倒在地。

    “前輩饒命!”

    “我問你答。”

    “是!是!”

    “先說說你自己。”

    “我,我叫王薇薇,23歲,去年來這里工作,渝城本地人。”

    “你那本事從何學來?”

    “十二姐教的。”

    “十二姐是誰?”

    “不知道。”

    “嗯?”

    “前輩饒命,饒命!”

    王薇薇的身子忽地一矮,猛地貼在地毯上,骨頭發出咯吱咯吱的錯位聲,忙道:

    “我真的不知道!她從來沒說過姓名,也沒說過背景,我本來在一家足療店上班,她主動找到我,給了很多錢,讓我為她做事。”

    “做什么事?”

    “她教給我一套功法,只要跟男人,跟男人那個……就能吸收陽氣精華,提升功力。她把我安排到這家酒店,當了小姐領班,一邊練功,一邊發展成員。

    您剛才看到的那三十多個人,都是我的預備役。其中有幾個資質好的,我已經打算吸納,還沒來得及行動……”

    顧玙注意到她的量詞,問道:“只教你一套功法么?”

    “十二姐是這么說的,我也不懂。反正練了之后,就覺得皮膚越來越好,做那回事也比以前快樂。”

    女人嚇得要死,有的沒的全往出扔。

    “……”

    顧玙沉吟不語,腦中飛轉,原本以為是個小邪修,沒想到還是個大型女性吃雞組織!惹不起,惹不起!

    “那個十二姐在什么地方,你們還有別的成員么?”

    “她就在渝城,手下有二十幾個,都在渝城的大型酒店和休閑會所里,不過我們沒什么來往,不太熟。別的城市有沒有,我還不清楚,接觸不到那些東西。”

    “那你有辦法聯系到她么?哦,不能讓她起疑。”

    “這個……”

    女人有些猶疑,緊跟著一聲慘叫,那種身體被撕裂的感覺又來,忙道:“有有!平安夜的時候,我們有個活動,我們都要去,她會露面。”

    “什么活動?”

    “我第一次參加,不清楚。”

    “那好吧。”

    顧玙伸出手指,隔空向她一點,女人只覺一道氣息鉆進體內,直接往下探尋,安安靜靜的伏在丹田處。

    她抖的更加厲害,這道氣息就像一顆定時炸彈般,隨時都能要了自己的命。

    “到時我同你前去,出去吧。”

    …………

    有位姓洪的阿姨說過,如果你不信教,還屁顛屁顛的過圣誕節,那純屬是個傻叉。

    當年她在微博上嘮叨這個論調時,被很網友狂噴,不過近年來,卻受到了越來越多人的支持。

    所謂平安夜、圣誕節、情人節神馬的,無外乎是西方的一種文化輸出。與西裝、西餐、419一樣,沒必要上綱上線,自己高興就好。

    但現在不同了,隨著靈氣復蘇,道法重現,夏國本土的歷史文化愈發受到關注。以前學校里有相關教材,遮遮掩掩的介紹了一些,如今光明正大,專設課程,給學生們講解道家文化。

    甚至有不少奇葩提議,將老子的誕辰設為法定節假日,連放七天,放假修仙,美滋滋!

    當然了,過圣誕已成習慣,尤其在年輕人中間,一時半會是改不了的。

    渝城,某私人會所。

    此處質樸普通,面積不大,只有三層小樓,外加一個后院。平日里幾乎不見車輛,好像沒生意的樣子,今天稍有改變,可也不樂觀——門口停著的幾輛車,沒一輛超過二十萬的。

    王薇薇就開著一輛小型suv,膽戰心驚的到了地方。門口站著兩位壯漢,先看了看請柬,問:“他是誰?”

    “喲,我帶只小狼狗來見見世面,你們還要驗身不成?”她嬌嗔道。

    “不敢,不敢,您請進!”

    她雖然是下屬,地位倒是不低,倆人一臉討好的放行。

    “前輩,我不是故意,剛才不那么說,他們就……”

    剛進門,她就突突的低聲解釋,顧玙擺手打斷,道:“不妨事,先進去瞧瞧。”

    倆人順著走廊往里,很快到了大廳,一看里面的布置,才知道別有乾坤,細處講究,低調奢華,品質高端。

    “薇薇,好久不見啊!”

    一個嬌嫩的聲音突然冒出,跟著淡香撲面,一位身材修長,柔婉清麗的女子靠了過來。

    “芳姐,你先來了,半年多沒見了。”

    王薇薇心不在焉的應和,嘴上問:“哎,十二姐呢?”

    “樓上招待客人呢,這位是你男朋友啊,眼光很好嘛……”

    那女人的性情貌似不錯,用了男朋友這樣的稱呼,跟著摟過對方,附耳道:“今天來了好多大人物,政、商、軍全有,你小心著些。”

    “嗯,我懂!”

    王薇薇干笑,依著顧玙的意思,也小聲詢問:“姐姐,你之前參加過一次,給我講講唄,這里到底干什么的?”

    “這我可不好說,反正你也來了,一會就知道了。”

    女人拍了拍她的手,目光一瞥,笑道:“好啦,十二姐來了,我們去打個招呼。”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