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顧道長生 > 第十二章 論香(上)
    白城歷史悠久,九十年代設市,近十年又劃了新區。以一條草河為界,河西為舊城,老車站,小旅館,足療店,蒼蠅館子一水鋪開。河東為新城,新開的樓盤,齊整的商業街,漂亮的綠地和政府大樓鱗次櫛比。

    路虎不緊不慢的過了大橋,再行一段,街道忽然變寬,眼前的建筑也似有了亮色。不多時,車子拐進了一條小巷,又緩緩停下。

    顧玙下了車,抬眼一瞧,這里不是別墅,居然是座小小的宅院。青磚黛瓦,飛檐顯現,院中栽著大樹,倒有幾分古意。

    白城的地價雖然不高,但能住得起這房子的,實力可見一斑。

    “快進去吧,奶奶怕是等急了。”

    曾書飛按開電子鎖,剛進院就喊道:“奶奶,我把人給您請來了!”

    話落不久,老太太從屋里出來,穿著藍底素花的小褂,黑色布鞋,頭花白還別著一只夾,顯得悠閑從容。

    簡單介紹之后,老太太頗為熱情,笑道:“顧先生,你要是不嫌棄,我就叫你小顧了。來來來,里面請!”

    “謝謝曾奶奶,您叫什么都成。”顧玙微微躬身,落后半步。

    幾人進到正廳,各自入座,保姆上了茶,老太太先道:“小顧啊,你可別怪我多事。昨天那個香拿來,我一聞,哎喲!恨不得當時就見見高人,這才讓他們跑一趟。”

    “您過獎了,我哪是什么高人?”

    “不是過獎,稱得上稱得上。你那個香跟我見過的都不一樣,冒昧問一句,你是跟誰學的手藝?”

    “家傳,跟爺爺學的。”

    “爺爺?”

    老太太很好奇,接著問:“是本地人么?”

    “呃,不算吧,三十多年前來的鳳凰集……”

    顧玙挑挑揀揀的一說,老太太還挺惋惜,道:“你爺爺落戶的時候,我剛好去省城了。現在我落葉歸根,他又……唉,無緣一見啊!”

    曾奶奶很是親和,就像跟一個晚輩閑聊。倆人的分寸感都很好,簡略表明了一些自身情況,又不至于太唐突。

    那姐弟倆陪著,不時搭搭話,當然更主要的是看奶奶的態度。

    聊了一會,老太太又請顧玙去看自己的收藏。

    幾人出正廳,到旁邊的一個廂房里,他進門就嚇了一跳。老人家是真的愛香,里面琳瑯滿目,都是各種各樣的手串、佛像、原木料、香爐、香盤、香匙等等,堆了整整一屋子。

    顧玙制香的道行很深,但受經濟條件所限,見識卻不多,此刻也暗暗稱奇。

    “這是蓮花銅盤,當時很喜歡,到手卻差了點意思。”

    “這是湘妃竹的香匙,設計的很巧,就當個擺件也非常好看。”

    “這是葫蘆玉香插,我去什么地方來著,見它挺別致的,就隨手買了。”

    他順著看去,卻是一個單瓢的小葫蘆,頂端和底部都鑲著一圈白玉,頂端有小孔,可以插入線香。

    “這是宋代龍泉窯的香爐,費了好大力氣才淘到手……”

    老太太拿起一件青瓷香爐,釉色冰清,圓潤剔透,顯然是真品。她對這香爐甚為喜愛,話也多了些,笑道:“再過些日子,等天氣熱了,正好用惠安沉來配。惠安沉本就清涼,搭上這龍泉窯最適合……喲,你是行家,我還擱這賣弄。”

    “沒有沒有,我也第一次見。”顧玙忙道。

    所謂惠安沉,就是惠安產的沉香,帶著苦澀的涼意,很有品頭。這種涼涼的香,配上涼涼的龍泉窯,簡直相得益彰。

    丫根本就沒接觸過,眼中光彩連連,目不轉睛。老太太什么等級,瞧他神色便知一二,心道這年輕人制香的手藝絕,別的方面就差了些。

    她人生練達,沒有心懷鄙視,反而愈詳細的講解,那幾件珍品更甚。過了好半天,她才帶著眾人返回正廳。

    “小顧,你覺得我那些藏品如何?”老太太問道。

    “佩服您老,讓人大開眼界。”顧玙由衷道。

    “呵,為了這些東西我可是費盡了心血。”

    曾奶奶腰不好,坐下就習慣的往后靠,似笑似嘆道:“我啊,前半輩子累死累活,現在好容易才退下來。自打接觸熏香,你還別說,真覺得自己的心越來越靜。我有幾個老朋友,如今都愛這個,沒事就在一起聚聚,那句話怎么說的來著?哦,偷得浮生半日閑。現在我每天都得熏上一爐,不然連睡覺都不安穩……唉,年輕時沒讀過書,老了卻附庸風雅,讓人笑話。”

    “奶奶,您這不叫附庸風雅,您就是風雅!誰規定人老就不能玩香了?”曾月薇的嘴皮子賊溜,張口就來。

    “就是,別說您了,就我沒事熏上一支,也覺得清靜不少。”曾書飛接道。

    氣氛一時和樂,唯有顧玙,禮貌中帶著一絲客套,似乎不太茍同。曾月薇正想試試他的水準,馬上道:“顧先生,你制香的手藝那么好,不知對熏香有何高見?”

    “我可沒什么高見,我就是一技術工種。”他笑道。

    “一聽你這話就是謙虛,能做出那么好的香,怎么會……”

    “行了,薇薇,這沒啥可討論的。”

    老太太揮手制止,先吩咐保姆備飯,然后才道:“小顧,今天見了面就是緣分,你可得吃了飯再走。”

    “好吧,那就謝謝了。”

    都特么做上了,他還能說啥,只得應和著。

    保姆的效率極快,不久就備了一桌晚飯。沒刻意加菜,就照著原本的清粥小菜多做了幾份。那貨沒啥可矜持的,呼嚕呼嚕吃的杠香。

    飯后,老太太出乎意料的把那三人轟走,只留顧玙一人。姐弟倆的感覺特復雜,但又不敢違背,只得留了聯系方式,揣著心思離開。

    傍晚,靜室。

    這屋子在主臥旁邊,很是古典雅致,正中有桌椅,桌上有茶器瓜果,一側掛著字畫,另一側的案幾上熏著一爐香。

    顧玙坐在桌前,知道對方有些私話要講,就喝著茶閑等。

    果然,待老太太消化了食,開口笑道:“小顧,把你留下來就是隨便聊聊,畢竟找個懂香的人不容易。剛才薇薇問你,我看你好像欲言又止,那能不能跟我說說,我還真想聽聽你的想法。”

    “呃……那我就說說,如果不對您別見笑。”

    人家再次問起,沒辦法,他正了正身子,斟酌道:“熏香有千百種,大體分兩個類別,一是品玩,一是藥用。您剛才講的,應該是藥香。藥香確實可以舒緩精神,促進睡眠,但我覺得只能當成輔助,不能依賴。”

    “哦?這話怎么講?”對方奇道。

    “現代人熏香,多是求個靜心安神,但靜心是個很漫長的過程,不可能一蹴而就。我們生活中的煩惱太多,所以雜念就多,想靜心,先要給自己疏通。

    從某個角度講,咱們平日里就兩個方面:一是交往,一是做事。

    與人交往,要不卑不亢,開眼界,學知識,積累智慧。自己做事,要認真負責,保持精力,從中感受價值和樂趣。

    有這樣一個生活態度,慢慢的就會讓自己靜下來。這就叫神清氣爽,心思通達。

    至于熏藥香,我們可以當養生,當享受,但千萬別成了迷信,好像不熏就不舒坦。講句難聽的,那些成天勾心斗角的,那些為了生存拼命的,那些多愁善感、憤世嫉俗的……他們那么多煩惱,靠著一支香就能靜心安神?這個有點,呵……”

    他說到這,笑著搖了搖頭。

    “……”

    曾奶奶先是驚訝,后是思索,此刻已滿眼欣賞的看著這個年輕人。剎那間,她就推翻了之前的印象:不僅在制香上有本事,心性品格更是了不得!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她就算退休了,但公司的攤子,政策的變動,朋友圈子的維護,包括兒子、孫子、孫女這些小輩,哪樣不得操心?

    其實她特明白,自己熏香不是清靜,而是躲清靜,求的就是個寄托。

    老太太經歷豐富,對這番話的感觸更深,當即道:“小顧,沒想到你年紀輕輕,想的倒是很通透。古人怎么講的來著,哦,朝聞道夕死可矣!”

    顧玙狂汗,忙道:“曾奶奶,您就別拿我取笑了。這些道理您都懂,只是身不由已。”

    “……”

    此言一出,老人攢著的心氣勁兒,砰地一下就歇了。

    身不由已這四個字,就像刀子一樣直直的戳進心窩子。這么多年了,兒子沒說過,孫子孫女沒說過,反倒一個外人說出來了。

    她心中感慨,一時無言。顧玙也知有些冒昧,略微尷尬的端起茶杯,小口小口的抿著。

    過了一會,老太太恢復心神,方道,“對了小顧,你剛才說香分兩類,那另一類的品玩怎么講?”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