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妖龍古帝 > 第2855章 上尊(12更!)
    這一刻,氣勢完全倒向了凌千那邊。

    之前蘇寒和裴天峰唱雙簧,而引領起來的威勢,蕩然無存!

    裴天峰神色陰沉,不知該如何開口。

    而蘇寒……

    驟然抬眸,漆黑深邃的目光閃爍,嘴角兒掀開之時,勾勒出了完美的笑容。

    “你還敢笑?”

    凌千神色一沉:“你可知道,你接下來,將會承受怎樣的結果?你居然還能笑的出來?”

    “那蘇某倒是想看看了,你到底,能讓蘇某承受什么樣的結果?”蘇寒聲音有些詭異。

    “裴天峰,你是真的找死是吧?”凌千看向裴天峰。

    裴天峰一咬牙:“找你大爺,你要是今天能弄死我,那就算你凌千的本事!”

    凌千一怔,顯然沒想到裴天峰會這般開口。

    實際上,他也不愿意動用那令牌的。

     如這種令牌,即便他作為總行長,一萬年時間,也頂多只能召喚上尊三次。

    而他,已經使用了一次。

    若這次再召喚的話,那就只剩下一次了。

    這種召喚,可不僅僅是與上尊談話那般簡單,還是他們作為總行長的護身符!

    若他們遭遇危機,那無論在那里,只要進行召喚,上尊都會瞬息出手,將他們從危機當中解救出來。

    凌千沒有見到過上尊,但在他的猜測當中,上尊的修為,恐怕已經達到了巔峰仙帝境,已經徹底站在了中等星域的巔峰!

    否則的話,若只是一位普通仙帝境,又怎能在瞬息之間,跨越整個中等星域?

    哪怕上尊是巔峰仙帝境,凌千也在猜測,前者很有可能,修煉了一種空間之法。

    可遁入虛空,縮地成寸!

    若非如此,哪怕是巔峰仙帝境,也不可能在瞬息之間,跨越中等星域的。

    可也正是因此,才能體現出這枚令牌的珍貴性。

    這簡直就是一張護身符,來自于中等星域最頂尖強者的護身符!

    僅僅為了懲戒一下裴天峰和蘇寒,就要用掉一次機會?

    凌千咬牙,猶豫了許久,最終看著蘇寒和裴天峰那絲毫不懼的樣子,怒火頓時達到了極致。

    “嘩!”

    有一滴鮮血,從他手指之上滴落,融入到了令牌當中。

    令牌之上,頓時有光芒爆發,化作光柱,直接穿透虛空。

    “轟!!!”

    虛空并未被撕裂,但卻有滔天的云霧凝聚而來,于剎那之間,化作了一張人臉。

    雖是人臉,但只能看到五官,卻看不清長相。

    而在見到這人臉的時候,所有的銀月商行的人,面色都變了。

    尤其是凌千和裴天峰兩人,在第一時間便是單膝跪下,恭敬喊道:“拜見上尊!”

    “我等,拜見上尊!!!”

    銀月商行其他人,也是在此刻嘩啦啦的下跪,嘶吼聲驚天。

    其他人,除了蘇寒之外,完全看呆了!

    上尊是誰?

    能讓總行長下跪,那是何等的身份?

    銀月商行背后有勢力支撐,怕是有圣朝也參與在了其中,這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并非秘密。

    而今,上尊現身,他們第一時間,就聯想到了對方的身份——某一位圣主!!!

    這可是真正站在巔峰,位高權重,尊貴之人啊!

    “我等……見過上尊。”

    反應過來之后,這些人也是微微俯身,恭敬開口。

    雖不知道對方到底是誰,但至少,比他們強了太多太多。

    唯有蘇寒,身影筆直的站在那里,盯著虛空上的人臉,神色平淡。

    他這般神色,如鶴立雞群,極為突出。

    因此,那上尊出現的第一時間,居然不是看向凌千,也不是看向裴天峰,而是看向了蘇寒!

    見到這一幕,凌千心中大喜,當即道:“上尊,屬下突兀召喚,還望上尊恕罪,但實在是因為此人太過囂張!”

    說著,他指向了蘇寒,又道:“他與裴行長兩人,里應外合,狼狽為奸,同流合污!”

    “不但辱罵屬下,更是揚言,要將屬下,從總行長的位置上面拉下來!”

    “屬下為銀月商行服務這么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本想著就此罷休,可他們倒好,居然又是揚言,不但要將屬下從總行長的位置上拉下來,更是要將屬下,徹徹底底的踢出銀月商行!”

    “銀月商行,便是屬下的家,是屬下拼了命也要守護的存在!”

    “他們如此開口,完全就是揭了屬下的逆鱗,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還有裴行長,他剛剛晉升總行長才沒幾個月,屬下本來想要培養歷練一下他,畢竟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

    “可這種歷練,卻被他當成了打壓,一直都對屬下心存怨念,恨意滔天,以至于今日,當著這么多人的面,他居然公開跟屬下撕破臉皮!”

    “同為總行長,屬下從來就沒有覺得自己位高一等,可裴行長卻是口口聲聲,說屬下依仗老人的身份,處處對他欺壓,屬下在他之前,為銀月商行服務了數十萬年,這是時間的問題,難道有錯嗎?”

    “屬下兢兢業業,嘔心瀝血,方才將銀月商行打造成了今日的盛況,他幾句話,就想要將屬下給否定?”

    “上尊,屬下不服啊!!!”

    一連串的話語下來,聽的人瞠目結舌。

    好口才,真是好口才啊!

    先哭訴蘇寒和裴天峰的聯合‘欺壓’,又強調他對銀月商行的‘在意’,然后說什么‘歷練’裴天峰,最終將他這數十萬年的‘功勞’給道了出來。

    這比他之前出現之時,呵斥裴天峰的那一段,還要厲害!

    一通話語下來,裴天峰就算是想反駁,都找不到反駁的理由。

    “是么?”

    上尊靜靜聽完,然后看向裴天峰,開口之時,聲音宛如雷霆,震耳欲聾。

    “我……”

    裴天峰不知該怎么開口。

    也就在此刻,蘇寒的聲音,從背后傳來。

    “他要說不是,你信,還是不信?”

    此言一出,全場的目光,再次朝著蘇寒看來。

    尤其是凌千,心中簡直要狂喜的大笑出聲。

    “這個混賬,不拜見上尊也就罷了,跟上尊開口,居然也是如此的不敬?”

    “哈哈哈哈,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

    “鳳凰王主,你肯定會知道,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的!!!”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