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大自在天尊 > 楔子:夜火燃天
    山川四野,叢林溪流。

    本是一片清凈祥和之地,但卻隨著一聲一聲獸吼被打斷。

    “吼!”

    從這一聲開始,便連綿起來,無盡叢林之中,猿啼鳥嘯,百獸奔襲,如同受到了什么驚擾一般,打破這深夜之沉積,四處逃竄。

    此時,不過初夏,夜長幽靜,在這深夜十分,本該是夜深人靜,萬家燈火熄,沉浸睡夢中的時候,卻有一個村莊,顯得極為意外。

    這村莊之內,莫說是沉睡,而是恰恰與之相反。

    村莊之內,嚎哭聲不斷,隱隱之間,還有無盡人影在火光之中穿梭……

    不錯,這村莊,已經被火光淹沒,如同一片火海,蔓延在正片村莊,其中一些人,因為早就熟睡,根本無暇脫身,直接被淹沒在大火之內,尸骨無存。

    但……也有一些人,因為性情,并未沉睡,所以瘋狂求生。

    “嘿嘿,竟然還有漏網之魚,不過注定,你們今日要命喪黃泉,不要怪我,要怪,就怪林天墨貪墨了不該擁有的東西。”火光之中,一個黑衣人,冷聲喝道。

    劍起,劍落。

    一道血光乍現,迸射到火光之中,使得這火光,看起來越發燦爛。

    “卑污之人的鮮血,只配當做養料。”

    黑衣人淡淡說著,手中長劍之上,血漬竟然在被其一下子抖落在火光之中,好像十分嫌棄一般。

    “小師弟,不要胡鬧,師傅交代的事情要緊。”

    又是一名黑衣人走來,似是在勸解,但更多的卻是一種不耐,好像因為事情被耽擱,心中憋悶。

    “哼,一群世俗中的螻蟻,不斬殺他們,我心中實在是氣不過。”黑衣人說道。

    “就算殺光他們又能如何?林天墨的下落依舊未知。”后來之人說道,臉上掛著幾分憂慮。

    “師兄,林天墨此人我十分了解,自恃甚高,而且可笑的很,一生行事只講道義而已,若是見我們這般出手斬殺世俗中人,肯定心中怒火升起,到時,不需要你我去尋找他,他也一樣會來尋找我等。”黑衣人說道。

    “說的也是,不過此地距離佛門的天龍寺可不太遠,我們還是要小心行事。”后來之人說道。

    “放心了師兄,不說佛門如今內禍不斷,天龍寺內禪密分家,便是佛門正統,西方佛國知曉了,又能如何?我等可是道門之中的…….”

    黑衣人未曾說完,便被他的師兄打斷。

    “師弟!有些話心中知曉便是了,不用多說,不過眼下,這一個村莊的人都已經死傷殆盡,卻是絲毫不見林天墨的身影,會不會是,他真的已經逃出了這片叢林。”師兄說道。

    “不會,林墨天雖然實力不錯,但畢竟心中有牽掛,他的妻子剛剛臨盆,就在這村莊之內,我不相信他能夠舍棄的下,而且他剛逃出荒古禁地,我等便直接追殺而來,根本沒有更多的時間卻留給他布置。”黑衣人說道。

    “那會不會……剛才這一把火,已經將對方給燒死在其中?”師兄問道。

    “師兄,以你如今實力,半步涅槃,會這么輕易葬身火海嗎?別忘了,林墨天的妻子……可不是人。”黑衣人說道。

    “可是師弟,我們這么做,會不會激發了林墨天道兇性?要知道他的實力……”師兄又道了一聲。

    “師兄,何必杞人憂天,正是因為知道他厲害,我們才必須如此做,如此一來,才會讓他方寸大亂,甚至是會有入魔的可能,這事情也不是第一次了,若非有那人出手,怕是那次,林天墨已經命喪黃泉。”

    黑衣人說著,目光之中,透過劍芒,折射出一道精光。

    “到時候,他方寸大亂,入了魔道,我們用門中至寶,定然能夠將其克制,到時候,那荒古之中的東西還不是你我的?哈哈!”

    黑衣人癲狂大笑,好像已經看到了他口中林墨天倒在他手中的一幕。

    “好謀算。既然如此,我們再加一把火,若他真的在暗中窺伺,那么此刻定然心急如焚,所以,我們將所有生還的人抓來,一炷香的時間,殺一個。到時候,看林墨天如何抉擇。”師兄說道。

    “正合我意!”

    黑衣人嘆了一句,喜上眉梢,而后直接吩咐手下,將村莊之中,生還的人給抓出來。

    此時,距離此地之外,三十里的一處溶洞之內,一身血衣的男子眼神之中露出痛苦之色,他的雙眼之中,已經布滿血紅之色,發線凌亂,好像陷入一種極度自責的情緒之中,不能自拔。

    “林哥,你不要這個樣子,這一切不怪你的。”

    而在他的身邊,是一名絕美的女子,只是這女子的臉龐之上,卻帶著一絲妖冶之色,魅惑之中,更是讓人感覺楚楚可憐。

    “楚兒,我對不起你,對不起云兒,也對不起林家莊數以千計的村民,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我心中有愧。”男子說著,虎目之中已經隱隱露出一絲氤氳。

    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此人,便是那火光之前的黑衣人,苦苦等待的林墨天。

    整個林家莊,都是他的親人,自然數年前,自己的忘年之交隱世而去,不知所蹤之后,他的心中便對這修行世界不再有向往,故而帶著自己的妻子隱居在自己的故里林家莊之中。

    但……人算不如天算,他想要遠離喧囂,避開刀光劍影,上天卻是偏偏不能如意。就在其妻子即將臨盆的時候,修行界內的一個消息,讓他震驚。

    那就是在一處未知之地,出現一片萬古之前,天地毀滅的大秘密。

    本來,他對此話也是一笑置之,直到他手中的收到一人傳信,才決定重新出山。

    然后,在這荒古之地中,他也的確見到了自己想要見到的人,但對方,卻只是匆匆幾語,丟給他一件東西,便直接打穿那荒古之地的一道門戶,奪空而去,等他再去尋找,卻已經杳無音訊。

    他本打算將這個秘密永遠埋葬在自己心中,就將這段往事,當做是一場夢。

    但卻被后來者直接堵在了門口,并且認定他手中必然掌控了什么了不得的機緣,而恰好,此時他手中之前那人贈與的東西,陡然之間爆射出一道精光……

    這下子更是讓那些人認定,此物乃是無上至寶,甚至潛藏著飛升的奧秘。

    但林天墨,哪里會將東西拱手相送。

    因為這是別人所贈,并且慎重交代過,要讓他慎重保管。故而一言不合,雙方便大戰道一起。

    好在林天墨修為強橫,愣是殺出了重圍。

    但他卻不曾想到,自己面對的,竟是無止盡的追殺。

    故而才會出現如今……

    “林哥,會不會是你想的太多了。畢竟他們都是名門正派,應該不會做出太過分的事情,只要我們不出去,應該就不會有什么事情的。”女子勸說道。

    但林天墨卻是微微搖頭。

    “楚兒,你不懂,修行界沒你想的那么簡單,他們為了得到這東西,定然會不擇手段。如今,怕是林家莊已經被他們盯上了。所以,我必須回去。”林天墨搖頭說道。

     此時的他自然不知道,整個林家莊早就已經變成了廢墟,便是有幸得生的幾人,此時也成為對方刀下的亡魂,或者是成為他們屠刀之下,要挾于他的一種籌碼。

    “可是……林哥,若是你去了,有什么危險,我們母子二人,要如何繼續走下去。”

    女子想要挽留,卻是最終不曾開口。因為她知道,此時,便是他留,也留不住。

    “放心,楚兒,這件東西,暫時就交由你保管,等我歸來,我們便遠走高飛。”

    林天墨說著,然后撿起地上的長刀,一臉柔情的看了一眼女子,又換出一抹不舍,定個在女子手中的襁褓,微微一笑厄,然后轉身離去。

    但……這一去,卻是再不曾回來。

    一日之后,女子翹首,在山洞之前,徐徐盼望。

    三日之后,女子的淚好似已經流干,雙眼空洞無神,望著男子離去的方向。

    一個月后,女子早就已經沒了當初的光彩,如同行尸走肉一般,除了不忘照顧好懷中的孩子,便是在那洞口之上,癡癡回望。

    ……

    終于有一天,當這山洞之內,男子預先儲備好的食物,全部已經消耗,女子好似做出了什么重大的決定一般。

    雙眼之中閃過一道仇恨的目光。

    她小心翼翼,從懷中取出一樣東西,懸掛在懷中嬰兒的脖頸之上。

    “孩子,你要堅強的活下去。”

    女子終于開口說話,不過卻是好像訣別一般,而后竟緊抱著懷中的嬰兒,化作一道流光,飛奔離開洞府。

    他的速度奇快,快的恍若是一道影子一般。甚至如同出現幻影,使得其身后,竟隱隱出現,九條雪白的尾巴。

    終于,在路過一片廢墟之中的時候,她停留了剎那,嗚咽一聲,眼中有熱淚滾動。

    但是片刻之后,她再次飛奔,直到又是一路奔行了數十里之后,方才停頓下來。

    她輕輕放下懷中的嬰兒,用一片片蓮葉包裹,而后對著這蓮葉打出一道力量,使得這蓮葉連同嬰兒,直接漂浮在河流之上,順流而下。

    直到這嬰兒徹底消散在她的眼中,她才毅然轉身,朝著叢林深處,飛掠而去……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