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娛樂之唯一傳說 > 第1152章 夢中的婚禮(十七)!
    響徹全城的婚禮配樂似乎也在印證記者的想法。

    新人在上一首有君臨天下,萬國來朝之勢的雄壯音樂中邁入城中,走到第一道花門前時,上一首婚禮的奏樂恰好結束,緊接又換了一首新的樂曲。

    先是一段優雅的、輕盈的鋼琴獨奏,聽起來,這是一段像是沒有旋律的旋律,但卻比尋常的旋律更動人,輕巧的音符一點一滴如銅壺滴漏,就像是在喃喃低語著時光的流逝......

    “好美的意境,就是時光流逝的意境吧?”

    遠處人群的歡呼聲不絕于耳,記者望了望那幾道華麗的,代表四季輪回的花門,城里的紅毯仿佛就是時光的隧道。

    鋼琴聲終結,空幻靈透的合成音傳來,夾雜著仿古建筑上風鈴的聲音,光怪陸離的感覺讓人心生惶惑。

    “這是在寓意婚后未知的生活嗎?迷茫,但又吸引著你不由自主的向那未知深處漫溯......應該是這樣的吧......”記者想到。

    如果說上一首是霸氣外露,樂章里那一往無前的氣勢令人熱血沸騰,從頭燃到尾,你聽了后能當場一腳踹飛牛,然后自己把幾十畝地全犁了,而這一首,其韻味變化就太多端了。

    神秘空靈的前奏之后,緊接而來的是沉重的打擊樂,鈸鼓齊鳴氣勢恢弘,讓人精神為之一振,熱血沸騰。

    遙望著手挽手甜蜜穿過花門的新人,記者不由的捏緊了拳頭暗喝一聲:“一步佳!隨后便是......”

    果然,變化再起,在那排山倒海之勢中,滄桑的二胡緩緩走出,哀婉鋼琴的旋律越走越低......

    “呼,一步難!”

    音符隨著新人在紅毯上前進,在寓意著時光的花門中穿梭的步伐跌宕起伏,不斷變換著節奏,這種感覺,就如同是將他們未來的婚姻生活編成了蕩氣回腸的史詩,然后換化成音符來展現。

    “若不是發現了一些小細節,我也許會只覺得這曲子是單純為了營造恢弘磅礴,肅穆莊嚴的氣氛而已,呵,絕情大坑主的巧妙心思,一般人還真的理解不了......”

    記者咧嘴一笑,仿佛發現了什么秘密一樣。

    誰知道呢?

    人們只看得到自己想看到的,當他沉浸在自己對這場婚禮的浪漫幻想之中時,看到的聽到的,自然都能和婚禮一切都聯系上,然后一廂情愿的默默自我暗示,一切就是這樣子的。

    可沒人告訴他這首曲子是蘇落寫的,甚至樂曲的名字都不知道,但不需要問,這可是在音樂圣地幻想鄉啊,理所當然的就是絕情大坑主的作品嘛......

    ......

    “故宮之神思!”

    不需要等老總發問了,老總臉一轉過來,小刀子就知道他想問什么,連忙答道。

    “嗯,我也聽到了故宮輝煌與滄桑的味道。”老總點了點頭,緩緩說道。

    聽音符跌宕起伏,蕩氣回腸,置身于夢幻古城中,遠望城中的雄偉宮殿群,只覺那低沉的打擊樂是永樂朝的大鐘在敲響,眼前一幅渾厚文明的畫卷緩緩打開,古老壯麗的風景翩翩掠過......

    “是仿建故宮的時候心有所悟?”老總問道。

    “可能是吧,誰知道他呢,那個怪物......”小刀子嘆了口氣。

    “拿來當婚禮進場曲還真的很適合呢,恢弘、大氣、莊嚴、肅穆、神圣,在歲月的長河里不負深情,呵呵,不愧是世間最美的情郎哈,骨子里都全是浪漫......”

    老總搖頭笑了笑,遠望著被裝飾成一片火紅的宮殿群若有所思的接著說道:“只可惜終究是仿的迷你版,若是在故宮里聽這曲子,我想感覺會更......”

    “咳咳......那個,已經在刻錄了,一會咱們吃完喜宴,那邊應該就好了......”

    老總“嗯”了一聲,又拿起了望遠鏡,望著歡樂的人群,不再說話。

    ......

    城墻上的哨崗上,這里可不是什么最佳觀禮點,新人進城后紅毯上轉個彎,就消失在了視野中。

    而這次,三米姐沒有興奮不已的連忙就要跟上熱鬧的大部隊,只靜靜的看著緩緩降臨的夜幕,聽那樂章的大幕緩緩落下,宛若夢醒時分,看盡世事,洗盡鉛華,帶著絲絲感傷、點點無奈......

    三米聽到的自然是她自己的婚姻,一如樂章恢弘霸氣的開場,隨后跌宕起伏,最后只余傷感與滄桑,憑欄處,淚眼朦朧......

    倒是夕陽完全沉下,夜幕開始降臨后,全程發呆的蘇落像是活了過來一樣,精神抖擻拽著入定一樣的三米就要走:

    “啊喂,別發呆了,再墨跡一會,莫說烤乳豬,干燒伊面可能都沒了,能吃到碗紅豆沙都算不錯了......”

    “嘁,這會你就活過來了......”冷雨萱吐槽道,也跟了上去。

    “神經病,弄了首這么滄桑悲壯的音樂給人當婚禮進場曲,你這是祝福呢,還是在咒人家的愛情走入了婚姻的墳墓?”

    悲傷之感無處發泄的三米姐只能怨蘇落了,對,誰讓他是背鍋俠呢?隨便找個由頭懟就是了。

    “嘻嘻,又沒結束,你再聽聽看?”蘇落漫不經心的抱著腦袋,邊走邊說道。

    三米姐豎起了耳朵,只聽那樂聲漸漸隱去,隨后悠揚的鋼琴獨奏再次響起,保持著一樣的弦律,卻沒了氣勢恢宏的重型打擊樂,也沒了哀婉滄桑的二胡......

    就只是簡單的鋼琴獨奏,明明是夜幕降臨,卻在樂感上把聽眾帶到了一個空氣清新、鳥語花香的早晨,希望與憧憬,在余音裊裊中在延綿......

    “聽到什么了?”

    “陽光、清晨,春暖花開,是嗎?”

    “咦,你別問我,你聽到的東西都只屬于你自己,反正我嘛,就只聽到我寶貝徒弟的鋼琴水平又進步了,真期待呢,月上女王君臨天下的那一天......”

    蘇落對著天上那朦朦朧朧、若隱若現的月亮說道。

    月亮一直是那個月亮,亙古不變,被賦予在月亮上的所有情感,其實都是我們自己本身的情思。

    手挽手走在紅毯上的新人此刻也不可能會像三米姐那樣悲秋傷月,對他們來說,這是完美到不能再挑剔了的婚禮。

    先前恢弘的樂章讓人心潮澎湃,而在萬人祝福與羨慕的目光中昂首走過了寓意四季時光的花門后,音樂立刻隨之變換,同樣的旋律,卻再無半分君臨天下的強大氣場。

    清新悠揚的鋼琴獨奏孕育著希望,讓幸福、溫馨與浪漫瞬間就填滿了這座城,連空氣都是甜的......

    ......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