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白蛇再起 > 第四十五章:采玄
    夕陽晚照,斜暈悠長。

    院長相召,許仙這個小嘍啰自然不敢不從,沖著楊銘宇道:“既然如此,就請楊兄前面帶路吧!”

    楊銘宇點頭,辨明方向之后就向前走去。

    此時下堂未久,這一幕落在院中眾人眼里,面色均是微微變化,相視一眼,皆是神色莫名,許仙的名頭他們中不少人都有所耳聞,確是詩道大家,尤其那首《把酒問月》尤為令人稱道,說是流傳千古也不為過。

    然而開學的第一日就被院長叫去,著實令人驚詫不已,莫非是因為他的那幾首詩詞,叫院長起了愛才之心?

    心中一時好不羨慕,雖然坊間有傳言稱,一旦進了白鹿書院,就相當于一只腳邁進了朝堂當中,但這種說法卻難免有夸大之嫌,只有身在其中才知道把另一只腳邁進去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容易。

    據說書院的院長早年曾在朝中身居高位,只是后來厭倦了官場紛爭,這才退位來白鹿書院做了院長,隱世而居,而若有幸能被其提點一二,將來在科舉道路上不知要走多少彎路,又如何不叫他們羨慕嫉妒?這許仙怎就恁好的運氣。

    許仙自不知道這些人的想法,此刻他正跟在楊銘宇身后,沿著通幽小徑往后山行去,沿途青松翠柏,怪石林立;溪流湍湍,鳴聲幽幽,心中暗道:“不知這院長是何等人物?為何偏偏要見我。”

    楊銘宇身在前方,一路行來,總有一種被人打量的感覺,回頭望去,見許仙正滿臉古怪的看著自己,不由問道:“許兄為何一直盯著在下?”

    許仙聞言一笑,搖頭道:“沒什么。”總不能說自己想吃他家的飯了吧?

    一路無言,復又向前走了百十石階,待轉過一叢翠竹,眼前豁然開朗,一座竹屋依山而建。屋前一潭清池,卷石遍出,池水清澈。

    一個看起來年約不惑,身穿青衣的中年男子正立在池畔,將手中餌食撒下,引得池中紅鯉競相探頭爭食,攪弄水波。

    許是聽到腳步聲,中年男子抬首望來,見到許仙兩人后,微微一笑,道:“來了。”

    許仙見狀哪還不知眼前這位就是白鹿書院的院長,連忙拱手行禮道:“學生許漢文見過院長!”

    楊銘宇亦連忙行禮。

    中年男子點頭,對楊銘宇道:“你先在外等候,我同許仙有話要講。”

    楊銘宇忙道一聲是,強自忍住心中驚訝,臨離去時忍不住多看了許仙幾眼。

    這時,院長蘇采玄才將目光望向許仙,含笑問道:“你就是景瑞兄說的許仙?果然一表人才。”

    許仙乍然聽到周景瑞的名字,下意識道:“院長您莫非與周師認識?”他與周景瑞雖然還未真正定下師徒名分,但為表敬意,如此稱呼倒也不錯。

    蘇采玄點頭,道:“昔日同朝為官,又怎會不識?”說著從懷中取出一封書信,道:“景瑞兄前些時候已經回了京城,卻叫人捎來一封書信,托我轉交給你。”

    許仙連忙躬身接過,受寵若驚道:“一封書信而已,您只需吩咐別人捎帶給我即可,學生怎么敢麻煩您?”

    蘇采玄聞言淡淡一笑,也不言語,目光卻在打量著許仙,眼前少年一身白衣,確實風度翩翩,一舉一動間有種難言的特殊氣質,叫人不自覺被吸引。

    他已經看過許仙在入院小試上所作的那篇文章,平心而論,只能算得上是中庸之作,并無甚出奇之處,但周景瑞閱人無數,既然能看中許仙,想必其自有不凡之處。

    而在許仙的眼中,眼前的這位書院院長,卻要顯得更加神秘,常言道,居移體,養移氣,蘇采玄常年居住在書院后山,與清風明月為友,以玉竹寒潭為伴,一心為學,久而久之,自然身心平和,中正清賢,仿佛要與整片山水融合到一起。

    兩人相談片刻,蘇采玄復又詢問了些生活上的事,態度十分和藹。一番閑談之后,許仙自覺再無他事,便不再叨擾,告辭而去。

    出了小院,就見楊銘宇正在路邊等待,見到自己之后忙迎了上來,興沖沖道:“許兄,怎么這么快就出來了,院長他老人家同你說了些什么?”

    許仙笑道:“只是隨便問了問話罷了,銘宇兄不要多想。”倒不是有意欺騙楊銘宇,自己同周景瑞之間的關系,知道的人自然越少越好。

    且不說他現在還處于考察期內,并非周景瑞的學生,就算他與周景瑞已經定下師徒名分,也不宜大肆宣揚。年少成名,有時并非好事。而果真到了那時,又能交得幾個真心朋友,世間多得是投機者,功名利祿動人心。

    楊銘宇聽到他的話后半信半疑,許仙也懶得去解釋,隨他怎么猜去吧!

    兩人沿著原路返回,在學舍之前分別,許仙靜立片刻,邁步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等他回到竹屋之時,天色已晚,殘陽如血,宿舍里除了孔攸之外,郭遠鈞也在,下意識道:“遠鈞兄怎會在此?”

    郭遠鈞上前一步,拍拍他的肩膀,笑道:“漢文,我們兩個可是等候多時了,走……”原來今晚又有人要宴請諸學子,這等好事,兩個人怎好落下許仙一人在家里獨守空房。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不知不覺已是九月九日重陽佳節,書院里過節的氣氛十分濃厚,眾人相約要出門游玩一番,許仙本來只想呆在書院里老老實實的修煉,好提升自己的修為,卻挨不住眾人盛情相邀,同樣加入了賞游的行列。

    進入白鹿書院之后,許仙這才發現士子生活比自己想象當中的要灑脫的很,書院里平日里課程并不多,剩下大把的時間供這群學子自由支配。俗話說,飽暖思**,這群讀書人雖然沒有幾個膽子大到整天去逛青樓,但飲酒泡妞卻是少不了的。

    雖然才開學半個月的時間,許仙也記不清自己究竟參加了多少場酒宴,聽了多少支小曲兒,初時兀自覺得有些不習慣,但見身邊眾人皆是如此,久而久之,也就習以為常。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