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白蛇再起 > 第二百七十三章:姐姐(求訂閱)
    長夜漫漫,煙火絢爛,許嬌容忽然看到遠處一道熟悉的背影,不由疑惑道:“公甫,你看那不是漢文嗎?”

    李公甫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見到許仙站在人群當中,雖然臉上戴著面具,遮住半邊臉頰,但畢竟是一家人,再也熟悉不過,還是一眼就認了出來,驚訝道:“漢文他……”

    許嬌容目光在許仙身上掃過,緊接著便停留在他身邊的白素貞與小青身上,一青一白兩道身影,相伴而行,雖掩住了面容,但從那婀娜的體態上便不難想象出面具下會是何等驚人的容顏,不由暗罵道:“這個臭小子,我說最近怎么有些不正常……”想起許仙總是推拒自己請人替他說媒的打算,原來是早已經看上了人家大姑娘。

    李公甫同樣看到了那兩道身影,笑道:“嬌容,要不我們過去看看?”

    許嬌容卻拉住了他的手,搖了搖頭道:“別急,別急……”心里已有主意。

    許仙自然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姐姐許嬌容給盯上了,看完煙花之后,便就來到湖畔,賞這大好夜景,湖光水色。

    許仙望著遠處融于深深夜色中的斷橋,心有感慨道:“姐姐,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時的情形嗎?”

    白素貞聽他說起,眼神中露出幾分回憶之色,再憶起當初相逢的情景,斷橋上的驚鴻一瞥,西湖邊的雨天留客,烏蓬舟中的旖旎相知,清波門里的借傘之情。一樁樁,一件件,往日情景一一在眼前浮現,心中別是一番滋味。

    是否在那時,自己心中就已經種下他的影子了呢?有緣千里來相會,自己與許仙的緣分是否早在千年前就已注定?

    忽然側首對身邊的許仙嫣然一笑,道:“漢文,唱首歌來聽吧!”

    許仙聞言微微一愣,旋即笑道:“好啊!”雖然不明白為什么白素貞會忽然提出這樣的要求,心中卻并不在意,輕咳一聲,便輕聲哼唱道:“心有靈犀,一點通剔。只盼做鴛鴦不羨仙境。愿得一心,白頭不離。如春蠶到死絲方而盡……”聲音伴著夜風緩緩蕩開。

    白素貞眸光流轉,聽著這熟悉的歌聲,眼前男子的形象逐漸與小牧童相重合,仿佛這一刻早是上天注定,輕輕挽起許仙的手掌。

    七夕夜過,生活又恢復了以往的平靜,許仙沉下心思,一心埋頭鉆研經史文章,因有白素貞的陪伴,總算沒那么無聊。

    斜陽幽幽,許仙回到百草園中,堂前卻不見姐姐的身影,不由喚道:“姐姐?”

    話音剛落,許嬌容就從內院中走了出來,道:“回來啦。”將曬干的藥材裝到柜子里。

    許仙點頭,就聽姐姐道:“漢文,昨天臨街的王嬸上門來,說是要與你說一門親事……”

    許仙頓時討饒道:“姐姐,你就饒過我吧!你弟弟我現在一心只讀圣賢書,對兒女情長沒有興趣。”

    許嬌容放下手中物事,斜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真的?”

    許仙被姐姐這么一看,心里莫名的有些打鼓,卻仍是斬釘截鐵道:“真的!”

    許嬌容淡淡一笑,一把揪住許仙的耳朵,狠狠擰了半圈,道:“行啊,臭小子,長大了翅膀硬了都敢騙姐姐我了是不是?”

    許仙求饒道:“我哪里騙你了?”

    許嬌容沒好氣道:“七夕那天晚上,你跟誰在一起?!”

    許仙聞言心里一驚,猶自狡辯道:“就我一個人啊!”

    “再說!”手上力度又加大了幾分。

    “好吧,我說,我說還不行嗎?!”

    最終,許仙徹底放棄掙扎,揉了揉發紅的耳朵,‘委屈巴巴’道:“其實我,咳,我有喜歡的人了。”反正自己與白素貞的事遲早也是要同姐姐說的,既然她已經發現了,就沒有再隱藏下去的必要了。

    許嬌容問道:“是哪家的姑娘?”

    許仙于是就將小青當初編造的身世講了一遍,如果讓姐姐知道自己未來的弟妹是個修煉千年的蛇精,不知道會是什么表情。

    許嬌容聽罷之后,道:“按你說的,人家姑娘家身世不錯,改天我也應登門去看看。”

    許仙道:“這,姐姐你突然過去,會嚇到人家的。”

    許嬌容白了他一眼,道:“瞧你說的,你姐姐我是什么惡人嗎?那你改天帶人家姑娘來咱們家里也行。”大乾朝風氣較為開放,雖不似后世那般,但成親前,男女雙方家長互相登門拜訪,或是見面,也是平常之事。

    許仙道:“好吧!”雖說白素貞已經決定與自己為妻,但這種事還要同她商量一番才是,不知道她心里是什么想法,想了想,疑惑道:“姐姐,你怎么知道我七夕的事,你看見了?”

    許嬌容笑道:“原本我不確定那個人是不是你,但是現在姐姐我很確定。”

    許仙聞言頓時傻眼,原來自己上了自家‘無良’姐姐的當!早知道就打死也不承認好了。

    晚上在百草園睡了一宿,第二天,許仙站在仇王府中,心中卻有些猶豫,不知道該如何開口。

    白素貞看出他懷有心事,關切道:“漢文,怎么了?”

    許仙看著她的面龐,輕舒一口氣,道:“那個,素貞,我姐姐她想見見你。”

    “啊?”

    白素貞聞言不由驚呼出聲,臉色微紅道:“漢文,你姐姐她知道我們的事了?”

    許仙點點頭道:“是啊,七夕那天我們出去的時候,被姐姐她看到了。”

    白素貞心中恍然,但想起許仙的姐姐要見自己,她雖對于人情世事上懂得不多,但也隱隱明白這意味著什么,微微抿唇道:“那,我要怎么辦?”縱然修行了一千余年,但在有關感情的事上,還是像個小女孩般稚嫩與緊張,并沒有什么分別。

    許仙不愿讓她為難,笑道:“沒事,素貞你要是不愿意的話,我就同姐姐她說一聲。”

    “不行的。”

    白素貞搖搖頭,“那樣姐姐她會很不高興的吧!”不愿意因為這件事而影響了自己在許仙姐姐心中的印象,眼眸輕眨,鼓起勇氣道:“哪天你帶我去吧!”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