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白蛇再起 > 第三百一十章:請柬(求訂閱!)
    算算時間,自己已經有月余沒有跟周景瑞寫信了,若是再不去上一封,恐怕下次見面,周景瑞難免會教訓他一頓。

    稍微想了想措辭,許仙這才下筆,先是問候了一番,然后才將自己的近況以及秋闈中舉的事一一道來,最后又言來年的會試上,會前往府上拜見。

    待寫完信,又重新審視了一遍,自覺行文沒有什么差錯,這才用提前準備好的信封裝了起來,只待人稍往京城臨安。

    這個年代雖然設有驛館,但大多用于官方傳遞消息,民間的書信往來還是大多靠鄉人裹帶,十分的不方便。

    許仙忍不住想到,若是自己也能有個像小說里那樣傳信代步的坐騎該有多好,不過他也就是想想罷了,妖怪坐騎什么的,哪有這么容易找到。

    家里倒是有兩個妖怪,不過一個是他的娘子,一個是他家娘子的姐妹,自然不能當坐騎使喚。白福等五鬼道行不高,又是鬼魅出身,更是排除在外。

    至于小青的那些手下,全是些魚蝦鱉鰲之類,也全都不是當坐騎的料。

    目光向前望去,卻忽然落到那水池之畔的奇異青石上,這些日子以來,這塊青石吞吐天地靈機的頻率越來越頻繁,時常就會有五彩霞光蕩漾而出,倒似有什么東西要出世一般,也讓許仙有些好奇起來,這石頭里到底是什么東西,總不能真的蹦出來一個猴子吧?!

    而后的日子,生活又恢復了往日的平靜,只是許仙發現小青這丫頭對自己的態度似乎有所變化,不再像原來那般大大咧咧,反而時常對他冷著一張臉,竟然有些生疏起來,著實讓他摸不著頭腦。

    而小青偶爾會一個人坐在小亭里望著遠處發呆,臉上露出些許掙扎迷茫的神情。

    “娘子,青兒她這是怎么了?”

    房間當中,許仙看向對面的白素貞問道,他自問這段時間并沒有招惹這條小青蛇啊。

    白素貞微微搖頭,秀眉微蹙道:“我也不知道,等改天我問問她吧!”對于這個妹妹,她自然是一百個關心。

    秋意漸濃,空氣里也多了幾分寒涼的味道,街上行人已經添上了秋衫。

    枯葉如蝶,緩緩飄零著,蕩漾出風的軌跡。整個錢塘都是桂花的味道。

    九月初九。

    正是登高望遠,遍插茱萸之時,許仙剛剛出了房門,卻見一個身穿羅裙,面貌有些清秀的女子站在自家的庭院當中,不由微微一愣。

    那女子見到許仙之后,雙眼便是一亮,拱手道:“這位公子可是許仙許漢文?”

    許仙點點頭,有些疑惑道:“你是誰?”一大清早的,院子里平白多了一個相貌美麗的少女,還詢問著自己的名字,怎么看都有些奇怪。

    卻從眼前的女子身上察覺到了幾分淡淡的妖氣。

    見許仙承認,女子仿佛是松了一口氣,笑道:“許公子,這是我家小姐托我送給你的請柬,還請務必收下!”走到他的面前,將一副大紅燙金的請柬遞到他的手中。

    “你家小姐?”

    許仙接過那請柬,還想說些什么,白素貞和小青卻聽到了這邊的動靜,從房中走了出來。

    白素貞目光在那女子身上掃過,最后落到許仙的臉上,問道:“官人,怎么了?”

    許仙搖搖頭,就聽那女子道:“我家小姐便是敖月郡主。”

    “敖月?”

    聽到這個名字,許仙三人都是一愣,自從上次與敖月三人分別,已經有大半年未見了。

    白素貞笑問道:“敖月妹妹近來可好?”一起相處了一段時間,平日里便以姐妹相稱,關系倒是極好。

    女子點了點頭,許仙道:“請柬?莫非是你家小姐要同敖通成親了?”

    想起敖通這個活寶,許仙也不由失笑起來,這廝若是與敖月成親了,怕是少不了后者愛的教育。

    將那請柬打開,等到看到上面記載的內容,許仙臉上的笑容卻是緩緩地消失。

    這請柬上所言的并非是敖月與敖通的親事,反而是敖鸞要成親了!說什么要嫁給長江龍王,時間就在不久之后。

    “敖鸞……”

    許仙眼中露出一抹回憶之色,敖鸞這小丫頭跟在自己屁股后邊不停地叫‘許仙哥哥’的情景似乎還歷歷在目,她一直被母親云鳧封印起來,雖然空有千多年的壽命,可實際上卻只有十二三歲小女孩的心智,外表也是小女孩兒的模樣,現在突然傳來消息,卻要和人成親了?!

    看向面前的女子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敖月為什么不自己來?”

    女子道:“小姐只讓我來送信,說務必讓許公子你前去赴會,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有什么疑惑許公子還是當面問我家小姐吧!”

    許仙眉頭大皺,敖鸞這么小的年紀,少女心性,又懂得什么情愛,而敖月又務必要自己前往,這件事無論怎么看都有些貓膩。

    下意識的朝身邊的白素貞看去,卻見她正好望來,眼中同樣有著疑惑之色。

    將那傳信的女子暫且安頓在府上,許仙道:“敖鸞她年紀還小,這件事自然不會是她的主意。”

    白素貞看向他道:“官人你是否還記得當初西湖的那個銀鯊將?”

    許仙道:“我怎會忘。”

    若非當時因為銀鯊將手下的精怪無緣無故傷了小青,他們也就不會有那樣的一場大戰,更不會發現被囚困在秘洞中的敖鸞。

    當時許仙就有些疑惑,按照烏鐘大王等幾個西湖本土的精怪所說的,這銀鯊將本是海中精怪,不遠萬里趕來西湖,就是為了將敖鸞囚禁起來,怎么看都有些奇怪。現在想來,更是有諸多的不明之處,恐怕這其中還有著自己所不明了的暗潮。

    心中轉過千百思緒,許仙堅定的望著眼前的白素貞道:“娘子,我要去南海!”

    為了她那一句“以后鸞兒永遠跟著許仙哥哥”,為了她還能笑得那樣開心,為了與她之間的一句諾言,自己非去不可。縱然是龍潭虎穴,也要闖上一闖。

    如果這真的是她的意愿,自己就當是去祝賀又如何?

    若是真的有人拿她的人生大事來玩笑,許仙也絕不會放過。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