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武俠修真 > 九轉神帝 >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無規則煉藥
 第一千九百七十八章  隨著方紫龍的話,不管是藥神大世界還是玄黃大世界的修士,都沒有在出手,而是互相找回各自的團體,聚集在一起休養生息,又或者暗自打著算盤。

一時間,在這不大的十里道場,各方天驕形成短暫的相安無事。

“丁師侄,我為你介紹一下,這是古青風,按輩分他也是我的師侄,但在煉藥之術上,卻比我還強。”

白素瑤拉著丁烈,去見百草堂的其他人,率先便是找上了古青風,她笑吟吟地位丁烈介紹著。

“又見面了。”

一襲赤袍,頂著個光頭的古青風淡然一笑,平靜地望著丁烈。

丁烈微微一笑,道:“又見面了。”

“這次,我不會輸給你。”

古青風意有所指。

丁烈笑了一下,沒有說什么。

他與古青風之間,事實上并無太深的交情,當初只不過是因為在北海遇到古青風,有種故人相逢的感覺,便邀請古青風加入道宗。

然而,古青風加入道宗之后,卻是把道宗整個煉藥堂都帶走,帶去了青帝島。

要知道,在當時的北海,道宗和青帝島絕對是死敵。

古青風此舉,可謂是身負背叛和投敵兩大罪責。

不過對于這些,丁烈本身就沒去計較什么。

恢復記憶之后,丁烈更加不會在意什么了。

古青風前世雖然是藥神的弟子,自身的煉藥之術也很厲害,但與他有什么關系?

只要不來妨礙丁烈,丁烈也懶得理會。

這下子,反倒是輪到白素瑤有些驚訝了。

“你倆認識?”

“嗯。”

丁烈輕輕點頭,挪開目光。

白素瑤看了兩人一眼,似乎看出兩人之間有故事,也沒有多問,繼續為丁烈介紹道:“這位是我們百草堂的圣級煉藥師,華子云。”

這是一位身著華服的青年,俊朗不凡,渾身上下透著一種貴族氣息。

“在下華子云,見過丁兄。”

華子云主動與丁烈打招呼道:“剛剛有幸得見丁兄神威,真是大開眼界。”

華子云眼中帶著一抹敬意。

剛剛丁烈與許兵的交手,贏得了華子云的尊敬。

這正是應了那句話:強者不管在哪里,都會得到尊重。

“丁烈。”

丁烈倒是沒有什么架子,微微一笑,拱手道。

“在下林致遠,此行百草堂的總負責人。”

一位沉穩的青年起身,對丁烈抱拳說道:“丁兄弟當真是英雄出少年,揚我玄黃大世界之威。”

丁烈微微一笑道:“林兄抬舉。”

很快,白素瑤便是為丁烈介紹了一圈。

讓人比較驚訝的是,這些人都是百草堂的圣級煉藥師,足足有九人,加上白素瑤就是十人。

這些人,都是中土百草堂年輕一代的支柱。

一共十人,除了白素瑤之外,皆為男子。

其中有幾人,看向丁烈的時候,目光中隱隱有些不善。

對此,丁烈沒放在心上。

這些人,無非就是看他與白素瑤走得近了些,便生出醋意罷了。

事實上,他與白素瑤也沒啥,但他也沒有解釋的意思。

既然那么喜歡誤會,那就繼續誤會下去吧。

連同丁烈,一共十一人匯聚在一起,由其中那位名叫林致遠的沉穩青年開口道:“本以為此行我百草堂具有巨大優勢,沒想到藥神大世界忽然攪局,讓我們的優勢徹底消散,這場終極考核,關乎著藥神傳承,諸位皆是我百草堂的精英,不管是為了自身還是為了百草堂,大家都盡力爭取藥神傳承。”

“據我所知,這場終極考核,是無規則煉藥。”

林致遠頓了頓,目光從眾人身上停留。

眾人聞言,除了白素瑤、丁烈、古青風之外,都是露出疑惑之色,顯然不清楚這無規則煉藥是什么意思。

林致遠神情肅然,說道:“無規則煉藥,意思便是在煉藥之時,靈藥隨意、丹藥隨意、煉丹爐、煉藥鼎皆隨意,甚至可以隨意出手干擾其他人。”

此言一出,除卻丁烈三人之外,華子云等人都是駭然變色:“這怎么煉?”

這是什么規則的煉藥,怎么從來未曾聽聞過。

“所以,我們百草堂一點優勢都無。”

林致遠苦笑一聲。

“藥神大世界的修士,人人皆可煉藥。”

白素瑤拋出一個重磅消息。

“什么?”

眾人再次變色,就連林致遠都驚了,紛紛看向白素瑤。

白素瑤螓首輕點,輕聲道:“此行,我們從第二重考核寒冰領域開始,便一直與藥神界修士同行,一路上素瑤見識了許多,他們每個人的煉藥之術,都非常強大!”

“雪上加霜呀。”

華子云不由嘆了口氣。

“是啊,藥神界那些家伙,本身在實力上就遠超我等,如今煉藥之術也這么強大,這要怎么爭取?”

“我看著藥神之墓,就是給藥神界的人留下的,我們都是犧牲品。”

有人發牢騷道。

在這種時候,忽然傳出這樣的消息,的確讓他們深受打擊。

“無規則煉藥,并不不考驗修為,也不考驗丹藥的品級,考驗的是煉制出來的丹藥純凈程度。”

這時,古青風緩緩開口,眼神平靜地望著丁烈,“你們若是沒有自信,到時候由我出手煉制,你們為我護法,免受其他人的打擾。”

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沒有開口。

他們都是圣級煉藥師,有著自己的傲氣,若是讓他們放下傲氣,為他人護法,放棄爭奪藥神傳承的資格,他們實在不甘心。

“我倒是覺得此法可行,但我更相信素瑤妹妹的煉藥之術。”

華子云率先表態道。

這時,丁烈起身離開,頭也不回,揮手道:“這事我就不參與了,你們自個看著辦。”

“額?”

眾人都是愕然不已。

“丁師侄!”

白素瑤也是沒想到,丁烈會忽然離開,忙是出聲喊道。

“隨他去吧,估計人家不屑與咱們這些‘弱者’為伍。”

其中一位對丁烈不善的圣級煉藥師輕哼道。

丁烈回到自己的隊伍中,盤膝而坐,調養生息。

真正的無規則煉藥,哪有那么簡單……不過不管如何,藥神傳承,丁烈是要定了。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