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十章 走為上計
    楊行舟做事,百無禁忌。

    除了堅持底線不動搖之外,做什么事情,都不會被條條框框束縛。

    名門正派高手,在與人交手之時,一般都會依照江湖規矩,即便是面對血刀老祖這等人物,在群毆之時也會光明正大的群毆,而很少暗中出手之輩,暗箭傷人,即便是把敵人傷了,也顯露不出自己的本領,還平白遭人嘲笑。

    可是楊行舟卻不管這一套。

    他這一次遇到了血刀老祖,本來就沒有想過正大光明的干掉此人,一直考慮的就是如何突襲斬殺,后來因勢導利,引誘血刀老祖去他院內把玩金珠寶貝,由此令血刀老祖中了劇毒,毒發之下,一身本領,十不存一,被楊行舟斬掉了一條臂膀。

    他這種隨機應變陰人的本領,幾乎是天生就會,腦袋一轉,就會生出幾條主意,這才讓血刀老祖吃了大虧。

    此時弄清楚楊行舟的身份之后,血刀老祖暗暗心驚,將血刀叼在嘴里,右手在左臂處點了幾下,將斷口處的鮮血止住,隨后持刀在手,叫道:“好!好一個楊行舟!”

    他一臉警惕的看向楊行舟,身子慢慢后退:“沒想到你們中原人這么卑鄙無恥,打不過我,就要暗算老和尚。楊行舟,你這番作為,如何對得起你名門正派弟子的名頭?”

    楊行舟哈哈大笑:“血刀老祖,楊某本來就是土匪頭子,哪里來的什么名門正派弟子?再說了,對你這種邪惡之徒,殺了便是,哪里有什么卑鄙不卑鄙!”

    他在說話之時,手中斷劍抬手扔出,直奔血刀老祖面門,同時跨步前沖,雙掌前推。

    血刀老祖一聲怪叫,身子急速后退,手中血刀陡然一晃,已然將飛來的斷劍斬為兩截,隨后身子倏然頓住,血刀變斬為刺,扎向楊行舟胸口。

    血刀長,而楊行舟雙臂略短,不待他雙掌拍中血刀老祖,恐怕就要被血刀老祖一刀穿胸。

    眼見這血刀就要越過他的雙臂之時,楊行舟雙臂陡然一振,右臂袖口內忽然噴出一股白煙,向血刀老祖當頭罩下。

    這一下突兀之極,須刀老祖大吃了一驚,身子再次后退,叫道:“這是什么……呸!竟然是石灰粉!尼瑪的,卑鄙無恥,小人行徑!”

    這一蓬白色煙霧擦過他的面門之后,饒是他躲得快,眼睛里也還是飄進去一點,鼻子里也進了一點,瞬間便分辨出這是生石灰的味道。

    血刀老祖一輩子殺人無數,斗過各種各樣的江湖好手,卻從未遇到過像楊行舟這般陰損毒辣的家伙,明明是一名青年高手,為了殺自己,卻無所不用其極,絲毫不顧及顏面名聲,撒石灰粉這種街頭混混打架的不入流手段也用的出來。

    可是這手段不入流歸不入流,效果卻非同一般,只是被幾粒生石灰入眼,血刀老祖便感到雙目刺痛,眼前一陣模糊。

    如果楊行舟只是正常手段的江湖高手,血刀老祖雖然中了毒,還被斬斷了一臂,但他為人悍勇,睚眥必報,就算是傷到了這個地步,也還是想要把楊行舟斬殺之后,再做逃命的打算。

    在他眼中,楊行舟本領雖然不差,但自己有血刀這等神兵在手,只要施展出幾招血刀刀法來,定然能出其不意的將這小子斬殺當場。

    可是眼見楊行舟手段百出,完全不按常理出牌,比他們血刀門的人還不是東西,血刀老祖此時方才生出懼意:“他媽的,這小子真不是東西!卑鄙無恥,心狠手辣,還不要臉面!還是不要與他再斗,萬一再搞出什么花樣來,老和尚怕是要完蛋大吉!”

    當下一聲大叫,手中血刀舞動如風,將全身籠罩,全是守式,竟然不敢再跟楊行舟糾纏,一道煙的跑了。

    楊行舟輕身功法極為一般,即便這血刀老祖中毒受傷,他也是難以追及,追了一段路,便將人追沒了,不由得大為懊喪:“我若是有好的輕身功法,今天這血刀老祖休想活著逃走!”

    只是那從天寧寺里取出的珍寶,上面的毒藥極其猛烈,便是在院子里放了好幾天,都令整個院子蚊蟲絕跡,卻沒有想到,這血刀老祖把玩了這么長時間,竟然還沒被毒死,還能差點殺了自己,當真是不可思議。

    只是中毒之人,最忌激烈運動,這老和尚中毒之后,便與楊行舟玩命廝殺,中的毒只能越來越深,即便他這一次僥幸從楊行舟手中逃脫,若是沒有名家醫治,他這條性命也難以保全。

    “不好!血刀秘籍中有幾個姿勢好像就是排毒用的,這血刀老祖修為高深,他若是覓地療傷,怕是用不幾天,便能加高體內余毒排出,到時候少不了要對我展開報復。為今之計,走為上策!”

    這血刀門的修煉功法與尋常功法大相徑庭,與中原功法相比,完全就是另一種修行路數,這種功法極為了得,原著中狄云在與血刀老祖并行之時,曾說自己被穿了琵琶骨,恐怕不能修習血刀門的功法。

    那知血刀老祖卻說道,別說被穿了琵琶骨,就是被斬斷四肢,這血刀門的功法照樣能夠修習。

    尋常江湖中人,一旦被穿了琵琶骨,挑了手筋腳筋,那就完全成了廢人,終生不可習武,這也是官府為什么在捉拿厲害的江洋大盜時,會用鐵鏈穿了這些罪犯的琵琶骨。

    可是在這個世界里,唯獨有兩種內功心法不受這種傷勢的限制,一個是神照經,另一個便是血刀門的血刀秘籍,基本上沒有失去行動能力的人,都可以修習這兩種心法,由此可見這兩種心法的特殊之處。

    現在這血刀老祖中毒受傷,只要不死,就有可能以深厚內功逼出劇毒,待到養好傷勢,少不了要對楊行舟展開報復。

    這等大高手若是在暗處伺機殺人,換成任何人都難以抵擋,因此楊行舟才存了離開的心思。

    “嗯,走是必須走,藏起來才最為妥當,不過也不能就這么沒面子的離開,須得在這院內搞點機關消息,捕獸夾子等東西,不然何以供他來日之思?”

    楊行舟回到院內沉思片刻,當下便興致勃勃的取來鐵锨、?頭,在院內布置起機關來。

    他這具身子從小就生活在黑風寨內,本就是強盜土匪的后代,對于挖陷阱,布置機關,那是再熟悉不過,也就一日時間,便將捕獸夾子、倒刺鐵釘、毒藥、石灰全都布置妥當,這才哈哈大笑,心滿意足的走出了宅院。

    “這血刀老祖不來便可,若是來了,管教他對我倍加思念。”

     ps:求推薦,求打賞,我容易么我!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