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十一章 無妄之災
    楊行舟離開藏身的小鎮之前,將自己從天寧寺得到的金主寶貝全部藏好,確認了機關無誤之后,這才大步離開。

    “以血刀老祖的為人,他在逃走療傷之際,定然會將我在這小鎮隱居的消息故意傳出去。嘿嘿,我以這種方法來對付丁典,而血刀老祖卻以同樣的方法對付我,果然因果循環,報應不爽!”

     “不過我不是丁典,不會傻到任憑江湖高手的追殺而不知逃走,嘿嘿,這一招對付丁典可以,對我楊某人卻沒有什么用!”

    他為人心思縝密,在血刀老祖逃走時,已經推想出對方針對自己的種種手段,而其中最惠而不費的手段,自然是向外界告訴自己的下落,好讓江湖人士與官方知曉自己在江陵的消息。

    要知道如今的楊行舟聲名鵲起,初出江湖便闖下了好大的名聲,斬殺寶象也還罷了,這個武林中修為手段比寶象高明之人多的是,可是大白天闖入荊州府衙,斬殺了荊州知府凌退思,這等手段與膽魄卻已經遠超所有武林中人。

    這個世界,貪官污吏多得是,可也沒有見過有哪位大俠專門的殺貪官,除污吏,他們能做的只是與江湖中人廝殺,而很少有膽子招惹官府中人。

    江湖人士畢竟還是惹不起官府,否則將會有無窮禍患,因此殺官的事情自古少見。

    而現在楊行舟初出江湖,便殺了淫僧寶象,斬了荊州知府,與丁典交手而全身逃走,這事情做得雖少,卻無一不是大事情。

    如果被人知道他差點誘殺了血刀老祖,恐怕真的會轟動整個江湖。

    事情的走向果然沒有出乎楊行舟所料,就在他離開住所的第二天,便有一大群官兵來到他所在的小鎮,進行了仔細搜查,結果自然是一無所獲,反倒有不少人中了楊行舟布置的機關消息,受了重傷。

    這些人在搜查時,楊行舟就在小鎮不遠處觀瞧,此時的他打扮成了一個粗手大腳身材高大的村婦,高聳雙胸,布衣裙釵,扛著鋤頭在附近與眾多百姓傻呵呵的一起看熱鬧。

    這些搜查小鎮的官兵中,為首一人又高又瘦,黃面金睛,兩只手掌猶如兩把爛蒲扇一般,十指又瘦又長,走在路上猶如草綁的草人,紙扎的金剛。

    此人一雙細長的眼睛,面容不怒而威,在發覺楊行舟院內機關傷人之后,嘿嘿冷笑,隨手一扯,便將院子的大門扯下,旋即一掌拍出,大門登時四分五裂。

    這些碎塊被他拿在手中,一一運功投出,“嗖嗖嗖”聲響,將院內疑似機關的地方全都投射了一遍。

    砰砰砰!

    接連幾個機關被他觸發,煙霧飛出,地面裂開,片刻之后,方才恢復平靜。

    “裝神弄鬼!”

    這瘦高男子掃視院內四周,吩咐手下官兵:“繼續搜!”

    這一次果然再沒有什么機關被觸動,但也沒有搜出什么有用的東西。

    “走罷,此人警覺的很吶,怕是早就遠離此地,況且到底此人是不是楊行舟,尚還存疑,咱們先回衙門再說!”

    這為首男子一聲長嘆,知道對方警覺,自己已經搜不出什么來了,正想率人返回衙門,忽然一名下屬扛著一個布袋,臉色蒼白的跑了過來,低聲道:“大人,這袋子里有一條斷臂!”

    瘦高男子眉頭挑了幾下,伸手接過布袋,探頭看了看,臉上微微變色,道:“這是從哪里找到的?”

    對面的下屬道:“是附近的一戶人家主動交給我的,說是家里的狗從外面叼回家的,把他家人嚇暈了兩個,正吵鬧時,卑職恰好路過,就把這手臂拎了過來。”

    瘦高男子將布袋內的手臂緩緩取出,只見這條臂膀齊肩而斷,皮膚起皺,一看便是老人的手臂,可是筋骨粗大,雖然不甚粗壯,卻比尋常人的手臂要強得多,一看便是習武之人的臂膀。

    他略略好奇,將這根手臂微微翻轉了一下,只見這根手臂的手腕處紋著一柄滴血的紅色單刀,單刀旁邊還有幾個稀奇古怪的文字,透出一股詭異的氣息來。

    瘦高男子神情大變,失聲道:“血刀老祖!”

    他眼中流露出難以置信的神色來:“到底是誰?竟然把血刀門宗主的臂膀給斬了下來?難道是楊行舟做的嗎?這怎么可能!”

    這名男子從進入楊行舟所在的小院開始,自始至終都是一副天塌不驚神情,智珠在握,信心滿滿。可是在看到這條手臂上的紋身之后,臉色登時大變,眼中難以掩飾的流露出驚訝震驚的情緒:“世間竟有如此高手!”

     他可是親自領教過血刀老祖本領的人,深知此人了得,十多年前,他的弟子曾與血刀老祖交手,被血刀老祖連環快刀斬成十多段,而那名死去弟子的修為,在江湖上已經可以算的上是一把好手了,結果卻擋不住血刀老祖瞬息間的快刀刀法。

    因此這瘦高男子自忖即便是自己出手,也未必能勝過這血刀門的大高手,之后為了跟徒弟報仇,他曾暗中派人調查過川藏青教血刀門的來歷與功法,對于血刀門的事情知之甚詳,知道血刀門弟子與掌門最大的區別就在于服飾與紋身的區別。

    普通弟子連穿血刀僧衣的資格都沒有,只有血刀門中出類拔萃之輩,才有資格披上血刀僧衣行走江湖,而只有這種弟子才會被門中長老以秘法紋身刺字。

    一般的弟子身上紋的都是幾滴血而已,只有掌門人才會在手腕上紋有血刀圖案,血刀門,血刀門,本來供奉的就是一把邪異的血色寶刀,因此也只有才能將這神兵紋在身上,代表血刀門。

    因此在看到這條手臂上的紋身時,這瘦高男子第一時間就知道這手臂是血刀老祖的,心中驚駭實在難描難繪。

    “厲害!厲害!”

    他眉毛抖動,一顆心砰砰亂跳,深深吸了一口氣之后,方才慢慢恢復過來,吩咐屬下:“去借幾條鼻子靈的好狗來!”

    下屬不敢怠慢,急忙去附近村鎮“借”了十多條靈犬,這些狗有的是獵犬,有的是家犬,也有的是斗犬,種類不一,大小不同,在各自主人的牽引下,來到了瘦高中年人的面前。

    中年男子伸手將血刀老祖的手臂拿到這些狗兒面前,讓它們仔細嗅了嗅,吩咐道:“讓它們記住這個味道,去找出這個斷臂的主人!”

    一群狗主不敢違背,齊齊低頭應是,各自帶著自己的狗子,循著氣味向外走去。

    楊行舟在不遠處看的暗暗好笑:“這一下倒要看看這血刀老祖怎么逃脫?嗯,這瘦高男子是誰?修為好生了得,龍行虎步,淵渟岳峙,氣度修為竟然不下于血刀老祖!”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