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七十二章 出手
    這青年男子身高與楊行舟相差無幾,但在楊行舟手中卻猶如雞仔,被他拎住脖頸之后,四肢竟然渾然無力,軟噠噠的下垂著,想要反抗都不可得,只有嘴巴還能開合,叫道:“兄臺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若是我五虎門有什么招呼不周,兄臺只管說出來,小弟保證絕不再犯!”

    楊行舟邊走邊道:“你叫什么名字?”

    這青年叫道:“在下鳳一鳴,兄臺,無論什么事情,咱們都能坐下來好好談,何必非要動手……“

    楊行舟將他舉到眼前,盯住他的雙眼,輕聲問道:“好,我問你,那鍾四嫂家里的事情你知不知曉?”

    鳳一鳴微微一愣,道:“她兒子是她自己殺死的,與我鳳家有什么干系?這位兄臺,你不要聽人一面之言,錯怪了好人!”

    楊行舟嘿嘿冷笑:“是嗎?錯怪好人?你也配稱作好人?”

    便在此時,前方大廳里已經走出了三名男子。

    這三人中,有兩名身穿武官服的中年人,兩名身穿官服的中年人也還罷了,唯獨中間一名身材高大魁梧的老者極為醒目。

    這老者穿一件古銅色緞袍,上唇留著兩撇花白小髭,約莫五十來歲年紀,右腕戴一只漢玉鐲,左手拿著一個翡翠鼻煙壺,儼然是個養尊處優的大鄉紳模樣,只是腳步凝穩,雙目有威,看來武功不低。

    這老者站在大廳門外,一抬眼便看到了拎著鳳一鳴走來的楊行舟,臉上登時怒氣上涌,喝道:“你是什么人,敢來我佛山撒野!快把我孩兒放下!”

    他身邊兩名武官自從楊行舟走入院內之后,便將一雙眼睛緊緊盯住了楊行舟,臉上露出詫異興奮之色。

    楊行舟身穿前朝服飾,長發插簪,那是公然的叫囂朝廷,不由得兩人不注意,至于鳳一鳴,那是鳳天南的兒子,是死是活,兩人倒是不怎么在意。

    自從滿清入關之后,多爾袞便開始讓中原百姓剃發易服,若有不從者,“留發不留頭”,不知殺了多少血性男兒。此時已經是乾隆時期,剃發易服已經在全國實行開來,百姓經過幾代更迭,大多數早就忘了祖宗昔日裝束,已然習慣了金錢鼠尾馬子蓋,此時楊行舟如此裝束,當真是顯眼之極。

    兩名武官身為滿清官員,一直想要升遷,此時見到楊行舟如此裝扮,彼此對望了一眼,都覺得升官發財,就在今日。只要抓了楊行舟,少不了受到朝廷嘉獎,上級器重,眼見鳳天南緩步上前,兩人也邁步跟隨,準備對楊行舟左右包抄。

    楊行舟對兩名武官的動作視而不見,只是將鳳一鳴舉在半空,看向對面這老者:“你是鳳天南?五虎門的掌門人?”

    對面這老者一聲冷哼,的看了楊行舟一眼:“尊下怎么稱呼?”

    不待楊行舟回答,陡然邁步欺身,雙臂伸出,一手抓向鳳一鳴的胸口,一手拍向楊行舟的左肋。

    他見楊行舟年幼,即便是本領不差打敗了自己的兒子,但是跟自己幾十年的功力相比,肯定大有不如,因此準備冒險一試。他縱橫兩廣,睥睨群雄,在兩廣之地少有對手,此番出手,心中存了很大的把握。

    那只手掌剛剛拍出,便見對方這青年陡然后撤,隨后將鳳一鳴猛然掄了起來,當成了一件大長兵器,狠狠砸了過來。

    鳳天南大驚,急忙收掌撤身,就在他后退之時,楊行舟嘿嘿一笑,手中陡然一松,鳳一鳴的身子如同炮彈一般砸向了鳳天南。

    他在扔出鳳一鳴之時,掌心勁力吐出,瞬間封住了他此人的穴道,因此鳳一鳴身在空中卻是無法運氣輕身,嚇的肝膽欲裂,叫道:“爹爹救我!”

    鳳天南須發皆張,一聲大喝,雙手在鳳一鳴身上一按一拍,鳳一鳴正在空中前沖的身子陡然向旁邊橫飛了出去,正好落在了一名武官面前,那名武官一愣,順手將鳳一鳴接住,將其輕輕放下。

    也就在鳳一鳴身子橫飛之時,楊行舟已經到了鳳天南面前,雙掌猛然前推。

    他如今修行了金箔上的無名心法,又修行了血刀門的絕學,便是連神照經都被他揣摩的七七八八,一身內力水漲船高,已然不遜色于神照經大成的丁典,此時雙掌前推,威力之大,在這個世界中,堪稱是無雙無對。

    鳳天南見他雙掌拍來的勢頭,就知道自己無法接得住,但當此之時,除了硬接之外,已然別無他法,當即雙掌提起,與楊行舟對了一掌。

    轟!

    兩人四掌相交,鳳天南高大的身子陡然離地飛起,人在空中,鮮血狂噴,一直飛出兩丈多遠之后,方才踉蹌落地。

    他落地之后,渾身骨骼節節暴響,密集如炒豆,他睜大了雙目看向楊行舟,卻是呆呆不動。

    在楊行舟雙掌前推之時,旁邊的兩名武官同時暴喝,飛身而起,腰間佩刀同時抽出,向著楊行舟斬來。

    楊行舟身子不動,忽然一腳踢出,左邊的武官一聲慘叫,已然被他踢了一個筋斗,隨后又是一腳,右邊的武官也被他一腳踢的向后跌飛,放聲慘嚎。

    陡然身后暗器破空聲至,楊行舟聽聲辨位,身子微微一側,便看到一點銀星從臉頰處擦過,力道竟然不俗。

    他循著暗器飛來的方向看去,只見院墻之外一名紫衣女子飄然躍入,呼吸間便到了楊行舟面前,手中一條銀絲軟鞭猛然一抖,鞭梢處的一顆銀球發出清脆之極的響聲,點向楊行舟胸口,口中叫道:“手下留人!”

    這女子凌空飛來,狀若飛仙,一丈多長的銀絲軟鞭在她內力灌注之下,竟然猶如一根長槍一般,點向楊行舟胸口,單只是這份功力,便已經是楊行舟生平所見女子中功力最高明者,連城訣內的水笙與之相比,可是要差的多了。

    見她這鞭子來的快,楊行舟一聲長笑,猛然俯身前竄,轉瞬之間,便已經到了這女子面前,揮拳打向這女子面門:“滾!”

    他用的乃是神照經上的無影神拳,身法快速,出拳無影,當真是快到極點,幾乎是聲到拳到,這紫衣女子身子還未落地,楊行舟的拳頭便已經到了她面門。

    這女子嚇的一聲尖叫,猛然低頭躲避,畢竟慢了一點,“噗”的一聲,滿頭長發被楊行舟一拳打飛,露出光禿禿的一個腦袋來,頭上還燒有香疤,卻原來是一個尼姑,滿頭秀發都是假發。

    “呸,原來是一個小尼姑!”

    楊行舟收起拳頭,看向面前的小尼姑,喝道:“出家人也愛管閑事?”

    對面的女尼驚魂未定,身子后退幾步之后,方才道:“你……你到底是誰?”

    楊行舟再次揮拳前擊:“你也配問我姓名?”

    女尼手中銀鞭一抖,化為一道白光,抽向楊行舟腿部,楊行舟正在前行的身子倏然停滯,猛然抬腳一踩,便將這女子揮來的銀鞭踩在了腳下,寒光一閃,背后長劍已經被他抽在手中,刺向對面女尼的咽喉。

    這女尼生平從未遇到過楊行舟這般高手,驚駭之時,楊行舟的長劍已經到了的咽喉處。

    此時不遠處一直呆呆站立的鳳天南一聲大叫,口噴鮮血,仰天倒地。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