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七十六章 浮一大白
    楊行舟劍法本來平平,但自從去了連城訣的世界之后,先后向水岱、劉乘風等人請教劍法奧妙,這兩人都是世間一流高手,劍法極其了得,尤其是劉乘風的太極劍法冠絕當代,對楊行舟劍法提升有著很大幫助。

    而水岱家傳劍法也很是了得,與楊行舟切磋幾個月之后,劍法精髓已經盡數被楊行舟領會,除了這兩人的劍法之外,楊行舟與江南四奇其余之人也都學過本領,又有神照經與血刀經等高深武學在身,一人身兼正邪兩道最為高明的功夫,這些功夫對他劍法也有極大提升。

    等他從連城訣的世界離開時,天下第一高手已然不做第二人想,無論掌法、劍法、刀法、槍法,俱都是江湖頂尖水準。

    此時對胡斐拔劍出手,劍光霍霍,用的正是水岱傳給他的一套劍法,如水銀瀉地一般,將胡斐包裹其中。

    他出劍極快,對面的胡斐被他接連幾劍刺的手忙腳亂,一個勁兒的后退,他失了先機,被楊行舟一番快劍刺來,一口氣怎么也緩不過來,只有招架之功,無有反擊之力。

    正當他焦急之時,就見眼前劍光忽然消失,對面這衣著醒目的男子忽然收起長劍,笑道:“胡家刀法,果然名不虛傳!”

    胡斐驚疑不定的看了楊行舟一眼:“足下到底是誰?”

    他自從在幼年時期火燒商家堡之后,便拿了趙半山給的黃金,與平阿四買田置地,抱著家傳的拳經刀譜整日琢磨,他有千臂如來趙半山傳給他的太極經義為開蒙,人又機智聰明,竟然被他硬生生的把家傳功法給練成了。

    從來修行高深武道,都須得有老師教導方可,否則的話,內息運行差之毫厘謬以千里,稍有不慎便是走火入魔之禍,而胡斐竟然只憑自己的聰明才智,就能將家傳武經學會,單只是這份天資,已經碾壓無數人。

    他自從商家堡一役之后,一直到長大成.人,再無敗績,因此自視甚高,這次在佛山管閑事,也是仗著自家武功高明才敢如此。

    有句話叫做“藝高人大膽”,只有“藝高”,人才能“膽大”,若是藝不高,那么膽子自然也就相應變小。

    他見到在英雄酒樓前瘋癲的鍾四嫂后,便被激起了俠義心腸,要殺鳳天南為鍾的孩兒報仇,于是將酒樓里蠻橫的家丁鎖了,拿到鳳天南的當鋪里“當”了兩千兩銀子,之后聽說鳳天南還有一家賭坊,這才讓兩名武師抬著銀子去賭坊搞事情。

    胡斐闖蕩江湖已有幾年,他身在佛山人生地不熟,想要殺鳳天南,又怕中了埋伏,這才在酒樓、當鋪鬧事,現在又去賭坊搞事情,為的就是將鳳天南引出來,好在外面殺他,省的中了暗算。

    只是他無論如何沒有想到,今日遇到的這名身穿前朝服飾的男子,竟然會向自己出手,劍法內功俱都遠超自己,現在見到楊行舟收劍入鞘,更是驚訝:“這人是誰?為何向我出手?為何又忽然收手不打?”

    楊行舟見他面露茫然之色,笑道:“我是楊行舟!你年紀輕輕,便有豪俠氣象,只是與你爹你娘相比,還差了幾分細膩縝密。”

    胡斐更驚:“你知道我爹娘?”

    楊行舟嘆道:“聞名已久,緣慳一面!遼東大俠胡一刀,英雄了得,天下誰人不知?其夫人英姿颯爽,不讓須眉,也是女中英豪。可惜我晚來二十年,不然怎么也不會讓他們兩人有如此下場!”

    他對胡斐道:“你刀法雖然不錯,但是與你爹爹相比,應該還差不少,一代大俠的刀法若是只有這點本領,如何能夠與苗人鳳激斗三日夜而不分勝負?”

    胡斐聽他提及自己父母,忍不住心中火熱,血氣沸騰,大聲道:“我有何德何能,能與我爹爹媽媽相比!楊兄,聽你言語,好像對我爹娘昔日之事知之甚詳,不知你知不知道他們兩個是怎么去世的?”

    楊行舟笑道:“你若是答應饒了鳳天南一家,我便告訴你父母身死的真相。若是不答應,休想我吐露半個字兒。”

    胡斐一愣,旋即怒容滿面:“你功夫如此高明,做人竟然這般不堪!這鳳天南作惡多端為禍鄉里,鍾阿四一家如此大慘事,你都沒有聽說過么?”

    楊行舟淡淡道:“便是知道又能如何?天下間不平事多了去了,你便是想管,也能管的完么?”

    胡斐大聲道:“我遇不著,我不管,如今既然遇到了,如何能袖手旁觀!楊行舟,你如此是非不分,便是武功高明,也不過是與鳳天南等人蛇鼠一窩。你有本事今天就殺了我,不然這件事,胡某管定了!”

    他剛才與楊行舟一番交手,便知道楊行舟的本領比自己實在高明太多,自己非但打他不過,便是想要在這等高手面前逃脫,也是大不容易,但他是豪俠心性,當此之時,便是豁出命來,也不示弱。

    楊行舟道:“你這么說,真不怕我殺了你?”

    胡斐道:“大丈夫只怕英雄好漢,豈懼鷹犬小人!”

    楊行舟哈哈大笑,大拇指一翹:“好!不愧是胡一刀的兒子,果然有乃父之風!就沖你這一句話,就當浮一大白!”

    他翻身上馬,策馬緩行,對胡斐道:“鳳天南已然被我殺了,他兒子鳳一鳴也被摔死,其余幫兇,我懶得出手,你來到正好,那些幫兇嘍啰,便替我料理了罷!”

    胡斐:“……你這什么意思?”

    楊行舟不答,自顧自說道:“我在英雄酒樓等你,你料理了那些嘍啰之后,去酒樓找我便是!”

    說話間,馬兒已然走遠,只留下胡斐站在街心遠遠觀望,臉上露出難解之色,不知楊行舟是敵是友,哪句話真,哪句話假。

    楊行舟不再理會胡斐,策馬徐行,片刻后到了英雄酒樓,持劍入內,逼著店內為他做了一大桌宴席,每一道菜都讓伙計吃了幾口后,又灌了他們幾口酒喝,眼看著他們站在旁邊安然無恙,這才揮手把他們趕了出去。

    他是強盜頭子,對江湖上下三濫的事情比誰都清楚,酒菜中下毒乃是江湖中常有的事情,因此先讓伙計去嘗。

    只是這種下毒手段太過拙劣低級,一般人心細之下都能避免,但是遇到真正的下毒行家,便是楊行舟也不敢掉以輕心,因此每一次在外面吃飯,都有一種不安全感。

    這也是他為什么在這個世界里,第一個想要的便是無嗔和尚的《藥王神篇》,反倒是對什么功法財寶不怎么放在心上的原因。

    等一道道菜肴相繼擺放在桌上之后,樓下腳步聲響,胡斐的身影從樓梯口顯現出來。

    楊行舟伸手指了指滿桌菜肴,道:“坐吧,胡兄,你這一去收獲如何?”

    胡斐驚疑不定的看了楊行舟一眼,道:“殺了幾名作惡的武師家丁,其余之人,趕走了事。”

    楊行舟笑道:“挺好,你出手有分寸,不濫殺無辜,這才是俠士作風。”

    他正想再夸胡斐幾句,忽然下面喧囂聲傳來,就聽樓下有人喝道:“大膽反賊,光天化日之下,殺害良民百姓,現在竟然還敢在酒樓飲酒!還不給本官束手就擒,更待何時?”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