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不正常
    楊過見楊行舟無緣無故把陸無雙的腳掌打斷,正自驚訝,猛聽得他還要把洪凌波的腳掌也打斷,登時生出不忍之心,大聲道:“老師,他們兩人都已經被我抓住了,又沒有想要逃走,你為何還要打斷他們的腿?你先饒過她們吧。”

    楊行舟笑道:“不把這姑娘的腳掌震斷,如何能把她的殘疾治好?”

    楊過聞言一愣,陸無雙“啊”了一聲,臉上露出詫異之色,心道:“他這是要為我醫治傷腿么?”

    便是洪凌波也大感驚訝,與楊過等人一起抬頭看向楊行舟。

    楊過道:“原來老師是想要醫治這姑娘的跛腳啊,我還以為,我還以為……”

    他嘿嘿干笑了兩聲,強行轉移話題,道:“老師,你功夫可真高,那赤練仙子李莫愁威震江湖,很多人聽了她的名字都打哆嗦,沒想到您只是一招,就把她嚇跑了!”

    楊行舟道:“想不想學這種打跑李莫愁的本領?”

    楊過點頭如搗蒜:“想!”

    楊行舟道:“那就以后做事情多看少說話,若是性子太急,凡事沉不住氣,又能做出什么事來?”

    他說話間從馬車車廂里取出一盒藥膏來,讓洪凌波把陸無雙的鞋子脫掉,把藥膏涂在了陸無雙的腳踝處,道:“去馬車里躺著吧,三月之后,保證你兩條腿一般長,洪凌波,你來照顧她!”

    陸無雙沒想到自己落到楊行舟手中,竟然還有如此意外之喜,她身世凄慘,父母都被李莫愁所殺,后來為求活命,費了好大心思討好李莫愁,又不斷裝可憐,才得以生還,只是李莫愁對她一直抱有防范之心,根本就不傳她高深武功。

    還是洪凌波可憐她,偷偷傳了她不少武學精要,但她畢竟學的不全,因此李莫愁與洪凌波用的都是長劍,唯獨她用的是銀月彎刀,與人交手,手中持刀,用的卻是劍法,自然不順手。

    她每日里在李莫愁身邊侍奉,面對這個大仇人,跑又不敢跑,殺又殺不了,心中煎熬可想而知,又因為跛足,常以此自卑,人也變得偏激,只是跟隨李莫愁身邊時間尚短,倒還算不上心狠手辣。

    此時被楊行舟捏斷左腳,雖然疼痛難忍,但心中卻莫名的踏實了幾分,“此人一見面就要幫我醫治傷腿,雖然手法粗暴,但卻比李莫愁的心地好多啦……”

    在去襄陽的路上,楊行舟又買了一輛馬車,一路緩行,等到了襄陽之后,已經幾天之后的事情了,楊過與洪凌波、陸無雙都已經熟識起來。

    楊過這小子天生就是撩女高手,年紀雖幼,點子卻多,又壞又帥,又會甜言蜜語,這樣的男人無論放在哪個朝代都是女人的克星,短短幾天,便令洪凌波和陸無雙對他好感大生。

    楊行舟大為感嘆:“果然我老楊家撩妹技術古來有之,老子桃花運不斷,楊過這小子也是如此!”

    若論外貌,其實楊行舟比楊過還要俊美幾分,尤其是現在楊過才十四五歲,只是一個滑頭小子,而楊行舟卻是二十出頭模樣,英氣勃勃,俊美無雙,一路之上引起很多江湖女子的回眸觀瞧,楊行舟若想要四處留情,簡直不要太容易。

    但楊行舟對別的都十分的無恥無下限,唯獨對感情十分的忠誠,他既然有了程靈素,那么便會對天下所有女子不假顏色,可能有時候回去青樓放松一下,但絕不會與除程靈素之外的任何女子發生感情。

    因此見到楊過對兩女口花花,楊行舟特意把他叫到身邊好好談了一次,讓他多加收斂,不可濫情,否則的話,若是耽誤人家無辜女子一生的話,肯定打斷楊過的腿。

    自此之后,楊過果然略加收斂,他只是習慣性撩妹,只要看到有女孩被他撩撥出羞澀的樣子來,他就感到心中說不出的高興,但要是說他對哪個女孩有意,這倒也說不上來。

    所謂情場浪子,渣男表率,說的就是此等人,在原著中,就因為這小子的撩撥,導致公孫綠萼身死,程英與陸無雙終生未嫁,可見他的殺傷力。

    好在此時有楊行舟加以管束,將他這苗頭給掐滅,否則指不定這小子搞出什么事情來。

    這一日正走在半路上,忽見前方煙塵四起,大地震動,大隊蒙古官兵從遠處走走來,楊行舟略一觀瞧,已看出至少有上千人馬,氣勢洶洶,后面跟著不少車馬,還有一大群被上了綁繩的宋人百姓。

    車馬上拉著的搶來的金銀珠寶,眾百姓是他們抓來的當奴隸用的,升火做飯,拾掇軍營,都是這些百姓來做,稍有不合意,便是一頓鞭打,或者一刀砍下,就此了賬。

    此時蒙古已經肆虐中原多年,現在半路見到這種情形實屬正常,只是此時的蒙古軍隊殘暴非常,殺人遠甚江湖高手,半路遇到,少不了要起沖突。

    楊行舟此時駕著馬車,馬車上又有傷腿的陸無雙,想要逃走著實困難,他臨危不亂,吩咐楊過和洪凌波道:“你們每人喝一口蜂王漿,把蜂箱搬出來,等這些蒙古韃子靠近,再把蜂箱打開!”

    他說到這里,從懷里掏出兩個瓷瓶遞給楊過,“提前喝了,以免中毒!”

    蜂王漿的瓶子楊過認的,另一個瓶子他卻沒有見過,問道:“老師,這瓶子里是什么?”

    楊行舟道:“這是流風無常散的解藥,你們趕快吞下,嗯,給馬兒也喂上一粒。”

    楊過從未見過如此多的騎兵軍隊,眼看著這些蒙古騎士由遠及近快速前來,心中難以抑制的感到害怕,顫聲道:“老師,咱們怎么辦?往哪跑?”

    眼看遇到這么多人,無論是誰遇到,第一個念頭就是逃跑,楊過雖然膽大,但是面對這種鐵騎洪流時,還是感到心驚膽戰。

    “跑能跑到哪里去?”

    楊行舟說話之間,從百寶囊中掏出一個鐵質的瓶子,擰開了瓶蓋,手掌微微一晃,便有一股白煙從瓶蓋中倏然噴出,在空中化為一團白霧。

    他們此時正站在上風口,一陣風吹來,將這白煙吹散,卷向對面跑來的騎兵隊伍。

    楊行舟一臉肉疼的將鐵瓶擰好,低聲罵道:“這一瓶流風無常散,是我花費好幾天時間,花了上千兩銀子才配置出來的毒藥,現在卻一下子用了大半!一會兒非得從這些人身上找補回來不可!”

    這瓶藥是他在黑風寨與程靈素、文玉良三人一起配置出來的毒藥,藥方是文玉良拿出來的,這種毒藥雖然做不到無色無味,但毒性猛烈,最適合群戰,藥粉成粉末,在空中擴散極快,只是片刻之間就能令人頭腦昏沉,四肢無力。

    楊行舟最懼群戰,因此在得知有這種毒藥時,特意花錢買了藥材,三人一起調配了兩三天,方才將這毒藥配置了出來,而這裝藥的鐵瓶都是楊行舟親自打造出來的,尤其是鐵瓶的旋轉瓶蓋,是他用利器慢慢雕琢出來的,僅此一家,別無分號。

    現在遇到這么一大股蒙古官兵,他自己想逃倒是可以逃走,可是身邊還有陸無雙與洪凌波、楊過等人,帶著他們走,那就有點吃力了,在他看來,還不如放手搏一把。

    昔日再興公能以一當百,一個人就能殺死上百金兵,他楊行舟無論內功拳腳,俱都遠勝楊再興,又有毒藥在手,還有烏蠶保甲在身,更有寶馬赤焰火龍駒,可謂是武裝到了牙齒,對面這一千多蒙古騎兵雖然人多,楊行舟倒也不十分的懼怕。

    不過為求穩妥,他還是吩咐楊過道:“你們趕車先走,不要停留,待我殺了這群韃子,再去追趕你們。”

    楊過與洪凌波等人一起看向楊行舟,眼中都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楊過道:“老師,咱們快跑吧!咱們打不過他們的!”

    之前楊行舟說起有關“師娘”的話題時,他就覺得楊行舟胡言亂語,好像精神有點不大對頭,此時面對上千蒙古騎兵,楊行舟非但不逃跑,竟然還揚言殺了他們,這令楊過更是相信自己的判斷,自己這老師精神真的有點不正常。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