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一百五十五章 比斗
        楊行舟在這山林居住,一住便是兩年,這兩年之內,早就將方圓百里之內探索的清清楚楚,別說是他,便是楊過與陸無雙、洪凌波也經常在附近游玩,狩獵鳥獸,采摘果實,挖取山精、植物根莖為食,將方圓十多里地都已經探索了七七八八。

    他們年齡都不甚大,正是活潑好動的年齡,每隔一個月,楊行舟便領著他們去襄陽城內住上三天,同時采買一應生活用品。

    如此一來,眾人在山中習文練武之余,還能每月去襄陽城內放風,倒也不感寂寞,而給眾人布置完功課之后,楊行舟便攜帶神雕和火馬去附近山林探索,兩年時間,已經將附近探索的明明白白的。

    此時楊過服食楊行舟以蛇膽配置的丹藥,內功極快,又有神照經內功催發,短短兩年時間,足以抵得上普通人十多年苦修之功,到了這個時候,楊行舟方才準備傳其真正的功夫。

    此時的楊過還缺少一柄利器,這就用得著獨孤求敗的劍冢了,因此帶著他向遠處的山林中走去。

    楊過見楊行舟要傳授自己劍法,本自興奮不已,但見楊行舟竟然還要帶著自己去山中祭拜什么先賢,登時好奇起來,問道:“老師,難道這荒山野嶺之中,還有別的武林前輩居住么?”

    楊行舟笑道:“這里有一位前輩先賢,劍法通神,既然你要學習劍法,怎么也得祭拜一下此人。”

    楊過心中好奇,不敢多問,當下隨著楊行舟向山林深處走去。

    楊行舟走了幾步,對楊過笑道:“過兒,跟緊了!”

    邁開大步,向前疾行,雖然不曾動用輕身功法,但一步邁出,便是三四丈遠,迅捷如風,轉眼間便將楊過拉開了一段距離。

    楊過吃了一驚,知道這是老師想要考察自己的輕功,當下不敢怠慢,提氣輕身,向楊行舟追趕而去。

    在山中修行這兩年,楊行舟說是沒有傳他什么,其實也還是傳了一套輕身功夫和血刀門的鍛體之術,在楊行舟看來,血刀門那種瑜伽鍛體之法,對于開發人體潛力,增加身體柔韌性有著極強的提升作用,將血刀門的功法與神照經相結合,正邪合流,威力十分了得,對于疏通經脈,也有極大的好處。

    楊過修行這兩門功法之后,又結合蛤蟆功中的凝神靜練之法,功力進境一日千里,此時運起楊行舟傳給自己的登萍度水輕功,一道煙一般,向著楊行舟追去。

    楊行舟哈哈大笑,負手前行,與楊過始終相隔三丈距離,楊過快,他也快,楊過慢,他也慢,就如同他背后長著眼睛似的。

    楊過在后面運氣追趕,對老師愈發的敬佩,心道:“兩年前老師能與郭伯伯戰成平手,但是現在,老師配制蛇膽靈藥,在教導我們功夫之時,他自己也是苦修不輟,比我們都要努力,我們服食的靈藥加一起都未必有他服食的多!這兩年我們功力進境極快,相信老師進境比我們更快。”

    “如果現在郭伯伯與老師比斗的話,怕是要遜色老師一籌了!”

    他這兩年眼見著楊行舟在傳授他們三人本領的同時,自己也經常閉關修煉,有時候甚至一坐就是五六天,不吃不喝,進入深沉的禪坐之境,但每次醒來之后,整個人的氣質都會發生一點細微的改變,這種改變楊過等人雖然說不上是怎么回事,卻也知道老師在修行一道上,應該是更進一步了。

    楊過在后跟隨,眼見楊行舟愈行愈低,直走入一個深谷之中。又行良久,來到一個大山洞前,楊行舟身子倏然停住,負手看天。

    等到楊過到了身邊時,方才嘆道:“過兒,你來祭拜一下這位前輩吧!”

    楊過道:“是!”

    隨著楊行舟前行,走了幾步后,就發現這洞其實甚淺,行不到三丈,已抵盡頭,洞中除了一張石桌、一張石凳之外更無別物。

    這些石桌石凳極為光潔,上無灰塵,想來應該是經常有人居住擦拭的緣故,只是此地荒蕪,不知到底是什么人能忍耐的住這等寂寞孤獨,在此居住。

    山洞兩側插著兩盞油燈,此時已經被點亮,楊過打眼看去,卻發現這油燈竟然是最近在襄陽城中采買的東西,心中一動,看向楊行舟。

    楊行舟笑道:“這兩盞油燈是我安上的,這山洞其實早就無人居住了,是我將山洞清理之后,又安了這兩盞油燈,不然黑燈瞎火,太過陰暗。”

    他伸手指向前方石壁,道:“你來看!”

    楊過抬頭看去,只見前方石壁之上被人刻了三行大字,字跡筆劃甚細,入石卻是極深,顯是用極鋒利的兵刃劃成:縱橫江湖三十余載,殺盡仇寇,敗盡英雄,天下更無抗手,無可奈何,惟隱居深谷,以雕為友。嗚呼,生平求一敵手而不可得,誠寂寥難堪也。

    下面落款是:“劍魔獨孤求敗。”

    楊過將這三行字反來復去的念了幾遍,既驚且佩,亦體會到了其中的寂寞難堪之意,心想這位前輩奇士只因世上無敵,只得在深谷隱居,則武功之深湛精妙,實不知到了何等地步。

    此人號稱“劍魔”,自是運劍若神,名字叫作“求敗”,想是走遍天下欲尋一勝己之人,始終未能如愿,終于在此處郁郁以沒,緬懷前輩風烈,不禁神往。

    楊行舟道:“這里便是劍魔終老之地,我來此山洞之后,特意以利器為他開鑿了一處墓室,將其安葬與洞底之中,過兒,你若是想要學劍,怎能不祭拜一下這劍魔老前輩?”

    楊過雖然不曾見過獨孤求敗,但只是看了獨孤求敗在石壁上的留言,便已經對此人生出高山仰止之情,聽到楊行舟的話后,點頭道:“不錯,是要祭拜才行!”

    當下隨同楊行舟走到山洞一側,便看到一塊石碑矗立,上面一行大字:劍魔獨孤求敗之墓!

    這幾個大字也是以利器削刻而成,入石三寸有余,字體揮灑如意,透出一股子囂張跋扈的味道來,竟然不比石壁上獨孤求敗的字體弱上多少。

    楊過看了兩眼,便知道這是老師所書,楊行舟的字體極有個性,隨意揮灑,有時候甚至不按照尋常字體的書寫方式來,但是橫撇豎捺,自有章法,一個個字就如同一個個掐腰直立的囂張小人,無法無天,無有規矩,個性十足。

    楊過久在楊行舟身邊,自然認識老師的字體,心道:“看來老師對這位劍魔前輩有點不大服氣,便是刻碑留字時,還要跟劍魔前輩互別苗頭。”

    他向獨孤求敗的墳墓磕了幾個頭之后,楊行舟方才取出一柄長劍,遞給楊過,道:“好啦,這段時間,你就在這里修煉劍法罷,我再傳你拳腳功夫,還有暗器之道,日后成就是高是低,就看你努力不努力了!”

    到了這個時候,楊行舟方才開始向楊過傳授平生本領,掌法、劍法、拳腳、暗器,甚至醫毒之道,即便是楊過資質絕佳,聰慧遠超常人,也還是感到學業繁重,壓力巨大。

    楊行舟知道這小子心性跳脫,特意把他圈到這無人之地,讓其靜下心來,好好揣摩武學中的諸般道理,至于陸無雙與洪凌波兩人,也只能以送飯之機見上楊過一面,別的時候,嚴禁他與兩女嬉鬧。

    其實楊過也不是不能安靜下來,原著中他在古墓派內,與小龍女就曾在古墓內修行過好幾年不見外人,此時被楊行舟約束在獨孤求敗墳墓附近,初始感到極不適應,但是安靜下來之后,修行拳腳劍法等諸般本領,漸漸的發現了其中的樂趣來,沉浸其中,也就感覺不到孤獨寂寞來。

    山中無甲子,寒盡不知年。

    楊過靜心修行,不知不覺春去冬來,已然過去將近一年時間,這一年中,他修為銳進,劍法拳腳俱都提升極多,眼看著小年即將到來,楊行舟笑道:“過年在這里不熱鬧,大家伙好好收拾東西,咱們回襄陽過年!”

    哪知到了第二日,忽然黑云壓頂,天降大雪,這雪好大,下了整整一天一夜,千里山河銀裝素裹,積雪過膝,山林之中,有的地方甚至能沒過人頂,如此大雪當真是幾十年不遇。

    如此一來,自然是無法出行,楊行舟放了眾人幾天假,不再督促他們修行,楊過登時松了一口氣,帶著兩女去林中狩獵,很是快活了幾天。

    這天夜里,楊過忽然被一陣低吼聲驚醒,急忙披衣出門,循著聲音前行,走了一段路之后,就發現在前方雪地之中,楊行舟正盤坐青石之上,與一名高大男子雙掌相交,似乎是在比拼內功。

    此時深夜,無有燈火,只能看清對面的男子身材高大,披頭散發,到底什么樣子,隔得太遠,畢竟看不清楚。只看到楊行舟盤坐一塊青石上,而這高大男子則站在旁邊,與楊行舟雙掌相抵。

    楊過知道自己這位老師這一年不斷在湍急的水流中拿著一把玄鐵重劍修煉劍法,內力早已經鍛煉的剛猛無儔,尋常大樹一推而斷,掌力甚至能疊加出十多層的力道,有一次試探楊過的內功,一掌打去,把楊過打的后退了十多丈距離,方才將他掌力中蘊含的十三道勁力消掉。

    以楊行舟此時掌力,環顧天下,恐怕也就只能有郭靖能堪匹敵,可是現在雪夜之中,竟然還有人能與楊行舟對抗,著實令楊過驚訝。

    只見在楊行舟手臂微微抖動,一股股掌力激發而出,對面的高大男子隨之不住晃動,似乎隨時都要跌倒,呼吸聲越喘越急,嘴里陡然發出“呱呱”怪叫,身子下蹲,狀若蛤蟆。

    楊行舟的聲音緩緩傳來:“歐陽先生,你這蛤蟆功很了不起啊!”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