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一百五十五章 蛤蟆功
    “義父?”

楊過在這高大男子“呱呱”怪叫之時,便已經知道了這男子的身份,天下間除了自己的義父歐陽鋒之外,還有誰會蛤蟆功?

更何況楊行舟還稱他為“歐陽先生”,那這肯定是自己的義父,錯不了了!

他心中激動,大步向前,叫道:“爹爹,阿爹,您怎么來啦?老師這是我義父,您千萬要手下留情!”

楊行舟身子不動,雙掌掌力依舊崔動不停,道:“不急,歐楊先生的蛤蟆功很了不起,他想要玩,我就陪他好好玩玩!”

歐陽鋒呱呱大叫,被楊行舟一波波又一波潮水般的掌力震的渾身骨骼暴響,只能拼命抵擋,卻是無暇顧及外面,對跑來的楊過視而不見,聽而不聞。

楊過此時看的清楚,自己的老師與義父兩人,一個盤膝而坐,瀟灑自如,在比拼掌力之時猶有余力說話,另一個卻是站在當場雙腳從地面借力,鼓足全身精力,已然對外面失去了感應。

兩廂比較之下,孰高孰低,一眼可知。

他雖然與歐陽鋒接觸時間短,但歐陽鋒卻是真的待他如親生兒子一般,甚至為了找他,不惜冒著生命危險橫渡桃花島,這一次之所以與老師拼斗,看來也必然是為了尋找自己,被老師發現,兩人才打了起來。

楊過深知自己老師的厲害,自己的義父雖然本領高強,但楊行舟的實力更是深不可測,兩人交手,自己的義父必然是十死無生。

他一時間不知道如何勸阻老師,焦急之下,猛然跪倒在雪地之上,對著楊行舟不斷叩頭,頭發脖頸沾滿了白雪,卻也顧不得了。

楊行舟見他如此,微微嘆了口氣,道:“過兒,天下高手比拼內功,是說收手就能收手的么?哪那么容易?”

楊過一愣,不再磕頭,跪地直身,急道:“這可怎么辦?”

楊行舟道:“等著!”

他今天夜里打坐練氣,忽覺不對,等到出門查看之時,便看到一個怪人從山林遠處踏雪而來,等看到楊行舟后,身子倏然停住,忽然倒立起來,低聲喝問道:“楊過在不在這里?”

此人這么一倒立,半截胳膊都被積雪覆蓋,半截腦袋也在雪地之中,楊行舟根本就看不清對方的長相,但只憑他低聲喝問,喘氣呼吸,便已經聽出對方是功力極其深厚,不亞于洪七、郭靖這等絕世高手。

天下間能有如此修為者,遇到人還喜歡玩倒立,那么此人的身份已經呼之欲出,除了西毒歐陽鋒之外,還能有何人?
楊行舟當初之所以不再想往重陽宮下毒,其實已經想的明白,當初小龍女之所以被甄志丙給上了,主要原因還在于歐陽鋒,若是沒有歐陽鋒點中小龍女的穴道的話,甄志丙便是想要上小龍女也不可能有機會,自己只需要把楊過帶走,這小龍女自然而然的就會少掉此種劫難。

況且此時古墓中孫婆婆尚存,全真派的道人也沒有必要無緣無故的殺死這個老太太,因此小龍女絕不會有被人侮辱的事情發生。

不過他把楊過帶走,這就意味著必然會將歐陽鋒也給吸引過來,歐陽鋒此時瘋瘋癲癲,對楊過這么一個干兒子極為惦念,少不得要找尋楊過,與楊行舟照面。

這歐陽鋒雖然厲害,楊行舟卻也不怕他,在闖終南山的時候,便已經有了硬抗歐陽鋒的底氣,此時來劍魔昔日隱居之所,苦修這么幾年,以菩斯曲蛇配藥提升功力,又以玄鐵重劍與深水激流中練習劍法與拳腳,幾年下來,非但劍法已經到了練無可練的地步,便是拳腳功夫也提升到了不少,內力催動起來,剛猛無儔,比之初來此界時,至少高出一倍有余。

也就修為到了如今這個境界之后,才有了幾分與主世界那位白衣劍士爭斗的想法,楊過等人見他終日苦練不輟,都以為他可能要在這個世界爭奪天下第一的位置,實則楊行舟的目標根本就不在這個世界之內。

在他心中,便是在這個世界中成為天下第一人,其實也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有主世界才是自己的安身立命之地。

而現在的他,還只是大離王朝邊塞都護府管轄之外,一處小小山寨的首領,甚至還沒有踏入江湖,在別人眼中只是路人甲、路人乙的角色。他能在主世界成為一方高手,才能算是真正的高手,而在射雕世界這等小世界稱雄,其實意義不大。

他在雪夜遇到歐陽鋒之后,驚訝之后,便是好笑,正想跟這瘋癲老人說上幾句話,便聽歐陽鋒道:“你不用說了,我自己去找!”

身子一閃,反手一指點向楊行舟檀中穴,出手之快,認穴之準,力量之強,果然不愧為天下五絕之一。

楊行舟嘿嘿冷笑,出掌前推,一掌將歐陽鋒逼退,笑道:“歐陽先生好大的火氣!”

歐陽鋒道:“你認得我?”

楊行舟笑道:“西毒歐陽鋒,天下哪個不知?”

歐陽鋒這么多年以來,一直苦苦思索自己是誰這個問題,此時聽到“歐陽鋒”這三個字之后,腦子一片混亂,只覺得這個名字異常熟悉,當是對自己最為重要的人之一,只是逆練九陰真經多年,腦袋時而糊涂時而清醒,但就是不能思考有關自身的問題,一旦開想,立馬糊涂起來。

被楊行舟這么一刺激,登時又糊涂起來,大叫一聲,再次向楊行舟撲來,楊行舟有心試試自己這幾年修行成果,怡然不懼,出掌揮拳,在雪地之上與歐陽鋒翻翻滾滾打了起來。

歐陽鋒畢竟是多年宗師,雖然人有點瘋癲,但這么多年,逆練九陰真經,錯有錯著,越練越強,尤其是倒立與人爭斗,招式古怪之極,初一交手,差點令楊行舟手忙腳亂。不過楊行舟身懷血刀門的功法,而血刀門的功法在修煉之時,倒立、側立都是等閑動作,比這更稀奇古怪的動作都有,因此倒也不以為奇,歐陽鋒倒立與他相斗,楊行舟也不含糊,也是倒立起來,與其交手。

只是歐陽鋒畢竟糊涂,打了半天,打發了性,竟然與楊行舟比拼起內功來,楊行舟有十足的把握能贏他,自然不懼,因此方才端坐青石之上,與他雙掌相抵,比拼起來。

楊行舟雖然從楊過口中已然得知了蛤蟆功的修煉方法,也將這門功法修煉到了極高深的地步,但是直到此時與歐陽鋒比拼內力時,才發現原來蛤蟆功在應對強敵之時,竟然還有如此種種妙用,諸般細微奧妙之處,由歐陽鋒這么一個高手親自展現出來,才讓楊行舟知道這門神功原來還可以如此運用。

他是真心欽佩歐陽鋒,天下五絕之中,雖然歐陽鋒最毒,但此人也是極其了不起,他當時年紀輕輕便能創出蛤蟆功這等精深內功,天賦才情可想而知,之后中了王重陽的計,被王重陽一指點中眉心,破了他的蛤蟆功,使得他多年不履中土,但到了重返中原的時候,竟然又重新恢復功力,完全不亞于其余三絕。

相比其余四絕,此人才是真正的武癡,在修行一道上,比誰都用功,天賦才情也是一等一的高,只是太過注重名聲,以至于行事偏于邪道,坐實了他西毒的稱號。

楊行舟與他比拼內力,內力時強時弱,一會兒陰柔一會兒剛猛,本想將蛤蟆功的諸般妙處從歐陽鋒身上體會出來,現在見楊過為他求情,倒也不好過分戲耍,手掌陡然加力,“砰”的一聲巨響,歐陽鋒整個人離地而起,“呱”的一聲大叫,整個人猶如鼓足了氣的蛤蟆一般,在空中接連幾個翻滾,落在雪堆之中,叫道:“好功夫!了不起……”

一語未畢,陡然發現竟然還沒有將楊行舟掌力消解,身子不由自主再次一個翻滾,喝道:“這是什么掌法……”,哪知道竟然還沒有將楊行舟這一掌完全消解,不得已之下,又翻了幾個筋斗,在雪地中滑行幾丈距離之后,不敢再開口說話,潛運真氣,立樁站穩,等感應到身上再無楊行舟的掌力殘存之后,這才小心翼翼的抬起頭來,眼中流露出驚疑不定之色,便是聲音也低沉恭謹了不少:“尊駕怎么稱呼?這是什么掌力?”

楊過此時早已經知道自己義父歐陽鋒的來歷,也知道歐陽鋒的厲害,那可是能與郭靖比拼而不落下風的絕世高手,可是現在,在楊行舟面前,竟然被楊行舟隨手一掌打成這個樣子,也是忍不住心中駭然:“我這老師愈發的深不可測了!”

楊行舟一掌逼退歐陽鋒之后,長身而起,看了楊過一眼:“過兒,歐陽先生可不是什么好人,他現在瘋瘋癲癲又加年紀老邁,我不殺他,但若是以后再敢害人的話,嘿嘿,我手中刀劍可是好久不曾飲血了!”

他說話間轉身向住處緩緩行去,道:“你們父子好好聊聊,春節將至,好好過個年!”

楊過急忙謝過恩師,起身跑到歐陽鋒身邊,伸手攙扶:“爹,你怎么來了?”

歐陽鋒微微喘息,道:“我來找你!”

楊過心下感動,道:“外面天冷,咱們回屋說話,您怎么跟我老師打起來了?”

歐陽鋒道:“他是你的老師?江湖之上,什么時候出現了這么一個人物?便是昔日王重陽也未必能比得過他!”

而在遠處,楊行舟來到自己屋內,終于松了口氣,急忙打坐調息,片刻后吐出一口濁氣來,渾身真氣運轉如意后,方才贊嘆起來:“這歐陽鋒的蛤蟆功果然了不起,老子剛才裝逼差點露了怯!”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