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一百八十五章 絕情谷
        看到赤焰火龍駒陡然跳躍起來,忙不迭的將口中情花吐出,楊行舟哈哈大笑:“他媽的,這情花你也敢吃,你嘴巴怎么這么饞?咦?這情花對人有毒,就不知道對動物有沒有危害?回頭得給你找一匹小母馬,試試這情花的毒性。”

    赤焰火龍駒將情花吐出之后,臊眉耷眼的走到楊行舟面前,張開嘴巴,伸出舌頭。

    楊行舟凝神觀瞧,只見這馬兒的舌頭上有一個紅點,正在慢慢滲出血來,楊行舟笑罵了一聲,從百寶囊中取出一個小鑷子,將馬兒舌頭上的尖刺輕輕取了出來,道:“以后再亂吃東西,舌頭給你割掉!”

    火馬大頭對著楊行舟挨挨擦擦,被楊行舟踢了一腳后,方才老老實實的跟在后面,對兩側情花再也不敢靠近。

    眼看著前方公孫綠萼向前行去,行出里許,忽見迎面綠油油的好大一片竹林。

    北方竹子極少,這般大的一片竹林更是罕見。

    楊行舟騎馬緩行,從竹林中慢慢穿過,聞到一陣陣淡淡花香,登覺煩俗盡消。

    穿過竹林,突然一陣清香涌至,眼前無邊無際的全是水仙花。原來地下是淺淺的一片水塘,深不逾尺,種滿了水仙。這花也是南方之物,不知何以竟會在關洛之間的山谷出現,當真是奇之怪哉。

    “必是這山峰下生有溫泉之類,以致地氣奇暖,才能栽種這些水仙花。”

    楊行舟略懂風水堪輿之術,對此地已經有了幾分猜測,心道:“這山谷倒是與百花谷有異曲同工之妙,地下偏暖,因此百花豐茂,南方草木也能生長。”

    水塘中每隔四五尺便是一根木樁,排成兩排,如同兩排小路,想來這些木樁就是通過水塘的路徑,果然公孫綠萼來到水塘邊后,腳步不停,踩著木樁向對面走去,楊行舟看向身后的赤焰火龍駒,笑道:“你要是有本事,就踩著木樁過去,若是踩不著木樁,那就不要過去了。”

    火馬噴鼻吐氣,輕快的邁動四蹄,迅速落到木樁之上,四蹄落下之時,都是恰好落在木樁之上,絲毫沒有顯得吃力。跑過木樁之后,對著楊行舟輕聲嘶鳴了一聲,似乎極為得意。

    楊行舟大笑:“不錯,用來玩馬戲,肯定能掙錢。”

    青石板路盡處,遙見山陰有座極大石屋,公孫綠萼走到石屋門口時,從石屋中走出一個老者,這老者身材極矮,不逾四尺,五岳朝天,相貌清奇,最奇的是一叢胡子直垂至地,身穿墨綠色布袍,腰束綠色草繩,形貌極是古怪。

    這人楊行舟認得,正是兩年前特意拜訪過自己的樊一翁,兩年多沒見,此人模樣倒是沒變,胡子好像又長了一點。

    樊一翁剛出石屋,便看到了一臉茫然的公孫綠萼,他覺察出公孫綠萼神情不對,正要開口詢問,便看到緩緩走來的楊行舟,登時吃了一驚。

    他對楊行舟印象極其深刻,當初楊行舟只是一揮手,就把他從院內扔到院外,手法之奇,力道之大,幾乎非人力所能為之,樊一翁回到絕情谷之后,將當時情形說給絕情谷主,絕情谷主只當樊一翁是被強敵嚇糊涂了,根本就不信有這么一回事。

    便是樊一翁自己,有時候回想起此事來,自己都懷疑是記錯了,就好像是做了一場夢一般。

    現在陡然見到楊行舟,當初被楊行舟揮袖打飛的情形瞬間從腦中生出,一聲大叫,轉身向屋內飛速跑去,瞬間消失在楊行舟面前。

    公孫綠萼被樊一翁叫聲所驚,忽然清醒過來,睜眼四顧,驚道:“我……我怎么在這里?”

    楊行舟伸手在她頭頂按了一下,公孫綠萼軟軟倒地。

    將公孫綠萼點倒之后,楊行舟邁步進入石屋之內,只見這大大的石屋之中,正對著大門處的墻壁上懸掛著一副中堂大畫,畫的是一座高山,極有氣勢。

    大廳中間擺著桌椅,都是綠色,后堂處立著幾塊屏風,也是綠色,片刻之后,后堂喧嘩聲響起,一群男女從屏風后轉出,也是一身綠色。

    “你們這一群人怎么這么喜歡綠色?”

    楊行舟看著這些人的裝束,再看看家具的顏色,忍不住好笑:“你們這么喜歡綠色,就不知綠帽子你們戴不戴?”

    樊一翁手持鋼杖,與一名中年男子從這些弟子身后走出,喝道:“姓楊的,你來我們絕情谷作甚么?這里不歡迎你!”

    他說話之時,腦袋微微低下,對身邊男子道:“師父,這位便是我給你說過的那個姓楊的家伙!”

    樊一翁身邊站著的這名中年男子,四十五六歲年紀,面目英俊,舉止瀟灑,上唇與頦下留有微髭,只是面皮臘黃,容貌雖然秀氣,卻臉色枯槁,略有病容。

    他聽到樊一翁的話后,抬頭看向楊行舟,道:“可是楊谷主當面?”

    此人嗓音低沉,卻極有穿透里,說話聲音雖低,聽在耳朵里卻是清清楚楚。

    楊行舟懶得搭理這些繁文縟節,大步走到這中年男子面前,道:“公孫止,我徒弟在你這里?現在可還好?”

    這名中年男子正是絕情谷谷主公孫止,自從昨日與一群人交手,被一名紅衣藏僧打了一掌之后,他到現在都還感到胸悶氣短,好容易將那些人騙到丹房,給打入了地牢,卻沒有想到今天楊行舟卻又找了過來。

    他見楊行舟年輕,心道:“此人便是從娘胎里習武,又能有多厲害?”

    當下便有了輕視之心,見楊行舟無禮詢問,眼皮微抬,道:“什么徒弟不徒弟?你徒弟沒有了,來我絕情谷做什么?百花谷的弟子,來我絕情谷,嘿嘿,真以為我絕情谷不會殺人么!”

    楊行舟嘿嘿冷笑,忽然伸手向公孫止肩頭抓去:“殺人?”

    公孫止吃了一驚,橫臂格擋,要將楊行舟這一抓之勢擋住,“喀嚓”一聲,小臂已然被楊行舟隨手抓斷。

    公孫止放聲慘嚎,身子陡然后躍,喝道:“攔住他!”

    在他身后,十幾名手持漁網的弟子快速奔出,將楊行舟堵在大廳之內。

    之前對付周伯通的漁網陣,幾面漁網全都是金絲摻雜獸毛等物編織而成,極為堅韌,刀劍難傷,便是強如周伯通,也在漁網陣上吃了大虧。

    可是現在,這些漁網與昔日對付周伯通的漁網又有不同,加了不少料。網上遍生倒鉤和匕首,精光閃閃,顯極鋒利,任誰給網兜住,全身中刀,絕無活命之望。

    “好家伙,你這人心腸可真夠惡毒的,連這般兇狠的東西都能做得出來!”

    楊行舟見這些漁網如此險惡,搖頭嘆道:“你幽居山谷,當是雅士才對,怎么行事如此狠毒?”

    公孫止不搭理楊行舟,在眾弟子身后喝道:“上!”

    十六名弟子,手持四面大網,身子一振,同時向著楊行舟撲來。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