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東邪弟子
        昔日因為一部《九陰真經》,天下五絕華山論劍,全真教主藝壓群雄,眾人服他為天下第一,九陰真經也就歸他保管,之后王重陽身死,周伯通被騙,桃花島陳玄風、梅超風偷情盜經,惹得黃藥師大怒,斷了四大弟子的腳筋,他老婆馮衡也間接死在了九陰真經之下。

    之后更有周伯通被黃藥師打斷雙腿,困居桃花島,黑風雙煞禍亂江湖,等等事情,皆因一部九陰真經而起,郭靖屢經苦難,歐陽鋒變成瘋子,也是因為真經的緣故。

    而這些人中,桃花島一脈的弟子,就是因為馮衡騙經,陳玄風盜經,以至于黃藥師大發雷霆,挑了幾個弟子的腳筋,將這些弟子全都驅逐出了桃花島。

    之后黃藥師的這些弟子之中,曲靈風與大內侍衛同歸于盡,陳玄風被幼年郭靖誤打誤撞所殺,梅超風被歐陽鋒打死,只有陸乘風得以善終。

    其實黃藥師除了曲陳梅陸四大弟子之外,還有一個叫做馮默風的小弟子,當初這馮默風在桃花島上年齡最小,資質最高,為人也最為乖巧,深得黃藥師喜愛,后來黃藥師失心瘋驅逐弟子的時候,別的弟子都挑斷了腳筋,只有馮默風只是被打斷了一條腿。

    馮默風傷心之余,遠來襄漢之間,在這鄉下打鐵為生,與江湖人物半點不通聲氣,一住三十余年,始終默默無聞,昔日桃花島上少郎,成了背駝腿瘸、須發灰白的打鐵老漢。孤苦伶仃,無依無靠。

    遍數神雕一書中堪稱俠客的人,郭靖夫婦和洪七公、楊過等人應該是排在第一列,但是柯鎮惡、馮默風這些人也是了不起的好漢,而在楊行舟看來,其實身世最悲催的就是馮默風。

    本來他好好的在桃花島上學藝,誰知道禍從天降,師娘死后,自己被老師打斷了左腿,之后隱居打鐵,又遇到了李莫愁追殺程英和楊過等人,于是出手相助,最后更是因為搭救郭靖和楊過,死于金輪法王之手。

    他在搭救程英和楊過等人的時候,主要還是因為程英是黃藥師的弟子,可是在搭救郭靖楊過的時候,他自始至終都不知道郭靖的身份,但為了搭救郭靖這么一個中原高手,此人卻將性命都拋去了。

    楊行舟在觀閱原著之時,對這馮默風大感同情,此時身在蒙古大營,眼見面前這身影是個跛子,第一時間就想到了馮默風身上,心道:“黃老邪做的好大的孽!”

    他心念動間,對身邊郭靖道:“郭兄,我去向此人打探一下消息。”

    郭靖愕然道:“找他打探消息?”

    楊行舟道:“不錯!”

    身子一閃,瞬間從郭靖身邊消失,待到身子再次顯露出來之時,人已經到了前面的黑影身后,伸手在那黑影背后輕輕一拍,那正在閃動的身影陡然靜止不動,楊行舟將此人扛起,回到了郭靖身邊,道:“郭兄稍等。”

    他說話之間,在身邊帳篷上割了一道小口,屈指輕彈,一股藥粉被彈了進去,笑道:“一會兒咱們去帳篷內說話。”

    楊行舟倏進倏回,身法之快,簡直匪夷所思,剛才那跛腳黑影修為著實不低,可卻被楊行舟一招制住,連反應都沒有,這等實力實在是高明到了極點。即便是在敵營之中,郭靖也還是忍不住低聲贊道:“楊兄好本領!”

    楊行舟笑道:“雕蟲小技,何足掛齒。”

    等了片刻之后,楊行舟取出幾粒藥丸,自己服用一顆,讓郭靖和手中的黑衣人也都服用了一顆,這才鉆入了帳篷之中。

    郭靖借著門口微光,只見帳篷內的十幾名官兵躺在地上全無聲息,對于三人的進入毫無半點反應,心中已經明白了幾分,道:“楊兄,你把他們都迷暈了?”

    楊行舟道:“迷暈?為什么要迷暈?直接毒死多省事。”

    郭靖暗暗心驚,道:“是,殺了也好。”

    他知道這蒙古官兵是大宋的敵人,楊行舟殺他們并無過錯,可是楊行舟用毒藥無聲無息便將這些人殺了,總給郭靖一種極為詭異的感覺,只感到心中空空蕩蕩,理智上覺得楊行舟這么做沒有什么問題,但心里卻隱隱覺得有一種懼怕之情。

    楊行舟不知郭靖心中所想,將擒住的黑衣人放在一具尸體之上,自己也搬來一具尸體坐下,對黑衣人笑道:“你是什么人?”

    郭靖道:“楊兄,你封了他的啞穴,他沒法回答你。”

    楊行舟道:“我先說,等我說完,他再回答不遲。”

    他說到這里,繼續對面前之人道:“我叫楊行舟,今天白天殺劉整的便是我,我身邊這名是郭靖郭大俠,他如今坐鎮襄陽城,正率領襄陽城上下與蒙軍對峙,他在江湖上還有一個人身份,乃是東邪黃藥師的女婿,如今桃花島的主人。”

    被點住穴道的男子,在被楊行舟擒住之后,經歷過初始的驚愕,片刻后便平靜下來,這一點楊行舟與郭靖都能從對方的心跳聲聽的出來,可見此人早已經對生死置之度外,被陌生人擒住后,并不十分的驚惶。

    可是當聽到楊行舟嘴里說出“桃花島”“黃藥師”時,呼吸忽然加重,即便是在黑暗的帳篷之內,也能看到對方眼睛猛然亮了起來。

    楊行舟再無懷疑,伸手在此人肩膀上輕輕一拍,道:“該你回答我了。”

    這男子見楊行舟伸掌只是在自己肩頭拍了一掌,也沒有特意拍在穴道之上,便有一股巨力將被封住的穴道解開,這股內勁之強,當真是生平從所未見,心中驚駭自不待言。

    他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坐直身子,不看楊行舟,先看向郭靖:“你……你是黃島主的女婿?”

    郭靖道:“是,家岳確然是黃島主。”

    對面男子“啊”了一聲,道:“師……師妹都嫁人了?當初她還那么小。”

    郭靖道:“師妹?尊下認得內子?”

    對面男子道:“我小時候還抱過她,沒想到她都已經嫁做人婦了,時間過得真快。”

    郭靖曾聽黃蓉說過黃藥師徒弟事情,此時聽這男子稱黃蓉為師妹,忽然想到一人,脫口而出,道:“你是馮默風?馮師兄?”

    對面男子道:“是……我是馮默風。郭大俠,師父他老人家還好么?”

    郭靖無論如何沒有想到,竟然在蒙古大營之中遇到黃藥師的弟子,他知道這馮默風身世極慘,被黃藥師救下之后,在桃花島內還未修行幾年,便被打斷了腿,驅逐出了桃花島,當時被驅逐時才十五六歲,又斷了一條腿,便是連黃藥師也懷疑他已經不在人世了。有時候談及往昔時,黃藥師不勝惆悵,其實心中已經大悔,只是嘴上不認。

    現在見到馮默風竟然還在人世,郭靖又驚又喜,心道:“若是岳父知道馮師兄還活著,他不知會有多歡喜!”對馮默風道:“岳父身子康健如昔,有勞師兄掛念。”

    馮默風點了點頭,轉頭看向楊行舟:“楊大俠好手段,一招就能把我制住,嘿嘿,果然不愧為單槍匹馬殺死劉整的英雄好漢!但我被你一招擒住,是我學藝不精,不是我桃花島武功不行,若是我曲師兄在的話,你絕不可能一招就將他拿住。”

    楊行舟道:“是啊,若是黃藥師親來,我確實難以一招取勝,起碼得五六掌才能把他打死。”

    馮默風大怒:“胡說八道!我師父乃絕世全才,文韜武略,天下第一,你怎么可能是我師父的對手?楊大俠,我敬你是當世英雄,但你侮辱我師,這件事卻不能這么算了!”

    旁邊郭靖卻知道楊行舟的無名掌法確實了得,洪七公都差點被楊行舟一掌打暈,與黃藥師硬碰硬的話,楊行舟還真有可能五六掌把黃藥師給打死,這句話聽著極不入耳,卻也算不得吹牛。

    當下急忙岔開話頭,對馮默風道:“馮師兄,你怎么來到蒙古軍營了?”

    馮默風道:“我是鐵匠,蒙古人抓壯丁,便把我抓到了這里,為他們打鐵修補兵器。我白天打鐵,晚上便刺殺軍營中的頭領,嘿嘿,這些蒙古韃子被我殺了一個千夫長,兩個百夫長,竟然都沒有發現有什么不對。”

    郭靖道:“師兄,你在此地太過危險,不如隨我去襄陽城中去吧,在襄陽總好過在敵營。”

    馮默風沉默片刻,道:“我只會打鐵而已,去襄陽城能起什么作用?還不如我在這里多殺幾個人。曲師兄他們還好嗎?”

    他出了桃花島之后,就從未與武林人士聯系過,對于曲靈風、陳玄風等人的消息一概不知,到現在都不知道三個師兄一個師姐都已經死了。

    郭靖道:“他們都已經作古了。”

    馮默風身子一震,道:“怎么?這……他們怎么都去世了?天下間誰能殺的了他們?是五絕高手么?”

    楊行舟嘿嘿冷笑:“黃藥師天賦才情算得上不錯,教出的徒弟一個比一個廢物,老大曲靈風就特么知道偷竊東西,當了小偷,被人打死,死的一點都不冤!陳玄風、梅超風殺人無數,也都不得好死,至于陸乘風,坐看自己兒子淪為盜匪,而不加管教,嘿嘿,無能之極!”

    他說到這里,看向馮默風:“據說黃老邪琴棋書畫、醫卜星象無一不通,無一不精,怎么?他只教了你們打鐵么?這樣的廢物老師,你還護著他作甚?”

    馮默風大怒,一聲低吼,向楊行舟沖去。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