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百零二章 配制解藥
        “金輪法王!”

    洪七公看到金輪法王和朱子柳等人之后,登時嚇了一跳,喝道:“你這藩僧還敢來中原生事?朱師侄,他有沒有打傷你?”

    朱子柳急忙道:“洪老前輩,我和師叔都是法王從蒙古軍營救出來的,您不要誤會。”

    洪七公一愣,道:“怎么?他救了你們?前幾天他還對老叫花出手,今天忽然就反叛蒙古了?”

    朱子柳道:“這個……晚輩卻是不知。”

    洪七公還待再問,便見金輪法王對楊行舟道:“楊教主,老衲將這位天竺來的師兄帶了出來,這位師兄醫道精湛,確實了得。”

    他是藏邊法王,智慧過人,精通多國語言,天竺乃是佛門起源之地,諸多佛經都是梵文所寫,金輪法王為參詳佛經,也曾鉆研過梵文,與天竺的僧人有過多次交流,因此頗為精通梵文,與這天竺僧人交流無礙。

    他本人就是醫學大家,非但武功絕頂,便是醫術也是世間一流,在蒙古軍印與天竺僧一番交流之后,頓時為天竺僧在佛法和醫術上的造詣所驚,心中欽佩非常。

    金輪法王本人便是僧人,與這天竺僧人天然相親,即便是這天竺僧人不會醫術,他作為藏區法王,也不會允許蒙古軍人傷害這天竺的同道。他將這天竺僧和朱子柳救出之后,便向絕情谷趕來,只等解掉情花之毒后,便返回藏區,不再參與塵世間的廝殺爭斗。

    楊行舟見金輪法王對天竺僧人如此欽佩,笑道:“這位大師醫術越高明,那么情花之毒就越容易解開,看來果然沒有請錯人。”

    洪七公見楊行舟對金輪法王毫無敵意,納悶道:“楊教主,這番僧前幾天還在跟我為難,你怎么不殺了他?留他作甚?”

    楊行舟嘿嘿笑道:“這位法王傳了我密宗不少絕學,我可不忍心殺他。況且我一套掌法還沒有開創完全,還希望法王再為我添加一招掌法呢。”

    洪七公驚道:“難道你還將你那套掌法傳給他不成?”

    楊行舟道:“那有何不可?日后藏區與中原都屬于中國子民,他便是學會又能怎樣?”

    洪七公更是驚訝:“藏區與中原屬于中國?”

    此時草原和藏區還都屬于中土之外的疆域,在此時的宋人眼中,金輪法王乃是真真正正的外國人,可在楊行舟看來,用不幾年,就沒有中外之分了,根本用不著有這么大的區別。

    只不過他這種理所當然的口氣實在太大,洪七公與旁邊的黃藥師都覺得楊行舟說話有點難以理解,在家國方面的界限有點模糊。

    見洪七公驚訝,楊行舟懶得解釋,笑道:“洪幫主,你放心,有我在,不會出亂子。等解掉情花毒之后,金輪法王便返回藏區,二十年內,絕不會再來中原。”

    旁邊黃藥師好奇的看了金輪法王一眼,道:“你便是金輪法王?有時間倒要領教一下。”

    金輪法王見黃藥師形相清癯,豐姿雋爽,蕭疏軒舉,湛然若神,當真是猶如神仙中人,尤其是一雙眸子精光內斂,站在原地猶如古柏蒼松,大宗師氣度一覽無余,心中早就驚訝:“怎么中原這么多的高手?”

    現在聽黃藥師想要挑戰自己,當即笑道:“好說,好說!不知尊下怎么稱呼?”

    洪七公道:“他是桃花島主黃老邪,金輪法王,你不是老叫花的對手,肯定也不是他的對手,要我說,你還是提前認輸算了!”

    金輪法王面露驚容,道:“東邪黃藥師?你們中原高手有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現在除了中神通和西毒之外,老衲算是全都見識到了。等情花毒解開之后,到時候再來領教黃島主的高招。”

    他說到這里,疑惑道:“只是中原高手的名號中,為什么沒有楊教主和郭靖?尤其是楊教主,他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怎么在中原名聲不顯?”

    洪七公道:“天下高手第一次論劍華山,那時候楊教主還沒出生,第二次論劍,他應該剛剛斷奶,好在二十來年過去了,也到了第三次論劍的時候,到時候大家伙齊上華山,楊教主自然名傳天下!”

    第一次華山論劍是天下各大高手搶奪九陰真經,當時王重陽藝壓群雄,眾人服他是天下第一,也同時定下了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天下五絕的名號,第二次論劍就有點不太像話,新生代只有郭靖一人參與,但在當時不足以與五絕抗衡,因此真正參與論劍的只有洪七公和黃藥師以及瘋瘋癲癲的歐陽鋒。

    到最后這天下第一的名頭卻被瘋了的歐陽鋒得到,以至于黃藥師與洪七公都感面上無光,都不好意思說出去,很多江湖人士都不知道其中詳情。

    現在二十來年已經過去,算算日子,差不多也到了第三次論劍之期,江湖上有了楊行舟這等絕世高手,這天下五絕的排名自然要重新變幻一下位置。

    聽到洪七公說起華山論劍的事情來,楊行舟哈哈笑道:“不錯,前兩次華山論劍我沒機會參與,這第三次論劍,我卻是不能錯過!正好黃島主、洪幫主你們都在,還有一燈大師也在絕情谷中,大家也好定一下論劍的時間!”

    洪七公道:“小一輩人物中,除了靖兒和楊教主外,都差了一點火候,真要是論劍的話,放在十年之后吧,十年之后,咱們在華山之巔好好比試一番!”

    黃藥師道:“先去絕情谷,其他的事情,以后再說!”

    眾人進入絕情谷中,洪七公、黃藥師與一燈大師寒暄了好久,到了第二天,楊行舟方才與眾人開始了對情花毒的鉆研。

    現場眾人,楊行舟是藥王門下傳人,醫術自不用說,黃藥師、金輪法王也都是精通醫術之輩,天竺僧更是醫術精湛,只不過只有楊行舟與黃藥師是中原嫡傳醫術,而金輪法王是藏醫,天竺僧人是天竺醫術,三家醫術迥然有異。

    但是醫學之道,殊途同歸,金輪法王與天竺僧人的醫術令楊行舟眼界大開,便是黃藥師的醫術也與藥王門下的醫術頗為不同,幾個人在推敲這情花毒的解藥時,不約而同的找到了情花旁邊生長的斷腸草,只是對于斷腸草的君臣輔佐的輔藥產生了很大的爭議。

    楊行舟建議用湯藥來解毒,因為湯藥見效最快,金輪法王也是支持用湯藥,而黃藥師建議配制成藥丸,天竺僧則建議用熏蒸之法,讓中毒的人坐在蒸籠之內,配合藥物慢慢熏蒸,以解體內情毒。

    一直爭吵了十多天,楊行舟懶得管他們了,自己采摘草藥,熬煮成湯,先讓金輪法王與陸無雙等人喝下,果然到了第二天,情花毒便已然解開。

    黃藥師不服,又親自以情花刺傷自己,又以自己配制的丹丸解除了情毒,至于天竺僧,也是親自體驗了情花毒的厲害,又試了一下熏蒸療法,也是一日而解。

    三人醫術各有所長,各有所短,楊行舟配置的湯藥見效最快,但藥方的熬煮非常考驗醫師的醫術水準,一般人很難配置出如此精準的劑量,便是熬煮的火候也有講究,限制性太大。

    而黃藥師配置的藥丸雖然見效不是太快,但勝在是成藥,只要配置好之后,中毒之人隨時可以用這藥丸解毒,可以隨身配備,而天竺僧的熏蒸之法最適合沒有內功的普通人。

    普通人無有真氣運行,主藥斷腸草的毒性實在太大,楊行舟的湯藥和黃藥師的藥丸都難以完全將斷腸草的毒性壓制下去武者吃了他們的解藥還能經受得住,普通人服用之后,身子未必能承受得住,可能會難受一陣子。

    倒是天竺僧的藥浴熏蒸之法,手段溫和,慢慢的熏蒸幾次,這情花毒也就解開了,比楊行舟和黃藥師的手段更顯得柔和,若是普通百姓中了這情花之毒,倒是天竺僧的治療手段最為適合。

    通過這番鉆研解毒之方,幾人各自佩服,在絕情谷中互相交流起醫術,彼此收獲極大。

    一直在絕情谷中住了一個多月,金輪法王才向楊行舟告辭,道:“楊教主,老衲此次返回藏區,再也不管人間爭斗,諸位若是到了藏區,老衲倒履相迎。”

    楊行舟笑道:“法王,何必急著走?我這有一套掌法,還需要你來幫我完善一下,現在當世高手幾乎全都在此,咱們看能不能將我這一套掌法補充完整。嘿嘿,若是能補全的話,單憑這一套掌法,便足以橫行天下!”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