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百零九章 易筋經(第二更)
    如今武林之中,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已經被武林高手熟知,不像郭靖年輕的時候,連江南七怪級別的高手都幾乎對這無人一無所知,還是被全真教的老道們說出此事,他們才知道原來世間還有這種猛人。

    而少林寺雖然封山,卻一直沒有斷了與江湖上的聯系,自然也知道五絕的存在,對現今武林中的高手也極為熟悉。魔教教主楊行舟在江湖上鬧騰的這般大,威震天下,這些少林和尚不會不知。

    而今少林寺內被高手潛入,無色禪師與天鳴禪師早就對這潛入之人的身份有了猜測,現在兩人不約而同的說出楊行舟的名字,可見楊行舟的名聲在江湖上確實不怎么好。

    楊行舟在屋檐下聽的有氣,心道:“老子誅殺蒙古韃子,與郭靖一起火燒他的糧草輜重,哪一件不是俠義之舉?這兩禿驢別人不猜,為什么偏偏要往我身上猜!大家同樣是高手,老子就這么像盜經賊么?”

    便聽到天鳴禪師道:“天下五絕中,中神通早逝,東邪黃藥師為人雖然亦正亦邪,但氣派大的很,不至于來我寺生亂,北丐洪七公俠義之名滿天下,自然也不會是他,南帝一燈大師還曾來我少林交流佛學心得,自然也不會是他,西毒歐陽鋒雖然人品低劣,但據說他已經發誓終生不履中土,大宗師最重言喏,也不會是他。”

    無色道:“是啊,除了這天下五絕高手之外,鐵掌裘千仞號稱‘鐵掌水上漂’,輕功那是一等一的好,可是他現在人在湘南之地招兵買馬,重整鐵掌幫,得罪了當地官府,被官府圍剿多次,根本無暇來我少林。刨去這幾個人之后,有能力來我少林而不被我們所察的高手,想來想去,就只有魔尊楊行舟了!”

    天鳴方丈道:“不錯,魔教教主楊行舟,魔威蓋世,五絕高手都遜色他三分,此人好像好武成癖,遇到高手就要與對方切磋武功,行事又隨心所欲,無人約束,看來此人的可能性最大。”

    楊行舟心道:“老子好武的名頭傳的這么遠么?”

    就聽無色禪師與天鳴禪師兩人在室內談論了好一陣之后,無色方才告辭出門,挑了一個燈籠,向后院走去。

    楊行舟有心跟著無色去后山一探究竟,忽然聽到方丈室內天鳴禪師發出了一聲嘆息,楊行舟微微一愣,身子倒掛金鉤,手指頭點破窗欞紙,便見天鳴禪師彎腰將地面打坐的蒲團拿起,伸手在地面上摩挲了片刻,掀開一塊青磚,從里面拿出一本薄薄的書冊,微微嘆息:“這楊行舟難道是為了我少林寺的易筋經不成?他一個魔教教主,便是拿到這本經文,怕是也難以修行啊!”

    他自言自語了幾句,用油布將這經書重新包裹,放進了下面的坑洞之內,隨后將地面恢復原樣,拿蒲團蓋住,盤膝在其上,開始調息打坐,默默運氣。

    楊行舟看的眼熱,心道:“原來少林寺的《易筋經》就藏在方丈室內!”

    當下快速從腰間百寶囊中取出迷香粉,用指甲挑了一點,輕輕一彈,彈到了天鳴禪師的上空,這迷香粉見效奇快,只是片刻之間,天鳴禪師便已經中毒昏迷,氣息眼見的混亂起來。

    楊行舟悄無聲息的從屋檐處跳落,手掌輕輕按到房門之上,一股勁力發出,房門門栓緩緩被震開,竟然一點聲音都沒有發出,隨后推開房門,身子一閃已經到了天鳴禪師身邊,五指連彈,一道道指風發出,瞬間點住了天鳴禪師幾個大穴。

    做完這些之后,楊行舟方才關好房門,將天鳴禪師扔到一邊,將地下的油紙包取出,打開油紙之后,便看到一本書冊。

    這書冊極薄,只有不到十頁紙,上面的文字一半是梵文,一半是中土文字,梵文楊行舟根本就不認得,即便是中土文字,楊行舟掃了幾眼,也有點看不明白。

    古人寫經文,通常都是微言大義,短短幾個字就包含諸多含義,境界不到,修為不深,不經過長時間的思索,根本就不可能理解其中道理。

    別的不說,就像是《道德經》,短短幾千字,可后人為了這幾千字,不知寫了多少注釋,而且各有各的說法,竟然難以統一,歷代都有不同的解釋,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鮮少有被所有人認可的注釋。

    武道經典自然不可能像道德經這么含糊,但道理卻是一樣,大凡絕世高手,文筆一般都不差,寫東西力求簡練,這固然在文字上做到了極致,但對后人來說卻極不友善,沒有創出武功心法本人的注釋,怎么修煉都是一個大難題。

    此時這方丈室內的《易筋經》,冊子里的內容,其實也就一千來字,可是這一千字字字珠璣,楊行舟只是看了開頭一段文字之后,腦中便生出種種解讀的想法來。

    他不敢亂想,生恐自己沉迷其中,當下取出紙筆,將這冊子里的文字迅速抄錄下來,一個字都不敢有錯,抄錄之后,逐字逐句的校對,直到確定無誤之后,方才解開了天鳴禪師的穴道,緩步走出禪房,在關上房門的一瞬間,門栓自動回復原狀。

    當他走出少林寺,返回自己居住的木屋時,天鳴禪師已經睜開了眼睛,緩緩恢復了神智。

    老和尚從新將蒲團下的經文取出,翻開了片刻,臉上露出駭然之色,喃喃道:“他竟然真的來了!”

    他之前特意在包裹經書的油紙包中放了一根短短的胡須,天鳴禪師的胡須是黃色的,與油紙包的顏色一致,若是不仔細觀察,根本就發現不出來,而現在那根緊貼在經書后頁偏上方的胡須已然不在,那肯定是被人動了手腳。

    “厲害!”

    想到來人的手段,天鳴禪師又驚又怒,心中駭然無比:“此人到底是不是楊行舟?好在他志在盜經,而不是殺人,否則的話,他若是起了殺心,我滿寺僧眾無一能幸免!”

    敵人實在太可怕,天鳴禪師只能打掉牙齒和血吞,不敢聲張出去,這個虧默默的忍了,只是心中還有一層焦慮:“易筋經肯定是被此人抄錄了出去,后山的藏經洞估計也難逃他手。若是少林秘技外流,中原武者習得上還好說,若是被蒙古武者修習,那這罪孽可就大了!”

    且說楊行舟,返回居住之地之后,換了一身衣服,將抄錄的經文隨手放在桌上,打坐調息,將這件事放到了一邊。

    到了次日清晨醒來之后,洗漱完畢,這才將這本經文拿在手中仔細觀閱。

    “果然知識就是力量!”

    將這部經文從頭至尾看了一遍之后,楊行舟發出了幾聲嘆息,臉上露出無奈之色,心道:“以我如今的武學積累,這里面的修行法門我也能猜出一二來,可是其中有些說辭卻還是拿捏不準,這可就麻煩了!”

    武道修行,特別是武功心法,在真氣運行之下,便是連一絲錯誤都不能允許,失之毫厘謬以千里,錯了一點,就有可能會走火入魔是下場。現在這篇經文如此深奧,有些修行的闡述,事關佛門用語和比喻,以楊行舟此時的見識,竟然也拿不準。

    這跟《九陽真經》完全不一樣,九陽真經里面的修煉之法描述的淺顯易懂,經文之中毫無歧義的語句,而這篇經文卻是有著很多佛門中的隱喻,一句話都能牽扯出一大段的佛門公案來,令人實在難以索解。

    楊行舟拿著這本經文苦思三日,雖然大致明了其中修行法門,但是細微之處畢竟不敢肯定,如此一來,自然不敢貿然修行,想了想,心道:“想要學會這《易筋經》,難道還要老子當和尚不成?別這神功練成了,老子也被佛經給度化了,那可就完蛋了!”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