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百三十二章 烏合之眾
        高手交戰,瞬息之間便分勝負,龍九又是故意與趙海若兩敗俱傷,因此只是一個呼吸間,兩人同時負傷,而此時被打飛的黃黑虎才剛剛落地,口中鮮血都還沒有噴出。

    趙海若一劍刺穿龍九肋部之后,身子竟不后撤,任憑龍九長劍刺透自己的肩膀,迅速前沖,瞬間到了龍九面前,雙掌前拍,“砰”的一聲,正中龍九胸口,當即將龍九兩扇肋骨打斷。

    龍九本就重傷,此時又中趙海若一掌,整個人口鼻噴血,發出驚天動地的一聲大吼,身子高高躍起,隨后重重摔下,落地后抽搐幾下,死了!

    趙海若雙掌拍出之后,腳步踉蹌如同醉酒,片刻后單膝跪地,手扶肩膀傷口,輕聲喘息。

    此時嘈雜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山寨中人相繼走到大街之上,然后無一例外的首先便看到跪在長街上的趙海若,至于坐在另一邊嘔血的黃黑虎,卻被他們潛意識的忽略了,趙海若的存在感實在太強,就如同夜空中的明月,直接將星光給遮擋了起來,黃黑虎就是被遮擋的星星。

    “你是誰?”

    “臥槽,白……白衣劍客!”

    山寨中為首一名小統領借著月光看向趙海若,當看到趙海若的穿著打扮,以及噩夢中熟悉的面孔時,禁不住高聲大叫,嚇的手中火把猛然掉地,轉身便跑,嚎叫不休:“白衣人又殺過來啦!”

    自從趙海若在黑風寨內一怒殺人,到了現在她已經成了整個黑風寨內幸存者的噩夢,之前楊行舟率領大家追趕趙海若,因為沒有追到,因此大家恐懼之心幾乎沒有,對楊行舟所說的“白衣劍士”的身份都存有幾分懷疑,不認為楊行舟的秘籍真的便是當初的白衣劍客搶走的。

    可是現在,見到趙海若果然出現在山寨之內,這些山寨的老人早已經被趙海若嚇破了膽,在認出了趙海若之后,腦子里一片空白,心中就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逃!

    其實別說這些山寨的老人,便是楊行舟,都被趙海若嚇出了心理陰影,有些新招收的嘍啰雖然不知道白衣劍客是什么人,但是看到小統領都嚇成這樣,自然也感害怕,恐懼本身就會傳染,在凄厲叫喊聲中,剛剛組織起來的黑風寨眾人瞬間崩潰,眨眼間跑的蹤跡全無,一條街道瞬間變得安靜起來。

    “媽蛋,白訓練他們這么長時間!”

    看到這些嘍啰們的尿性,楊行舟大為惱怒:“這些小統領必須統統打走,他媽的,動搖軍心,論罪當斬!這山寨上的嘍啰們必須要做一下調整了!”

    他畢竟是當過皇帝的人,思路與以前大不相同,若他還是山寨寨主的時候,可能還會對這些山寨老人抱有幾分理解之心,不會對他們多加責怪,畢竟就連他本人都對這白衣劍士有一種極大的恐懼之心,那是的他可能會對小統領進行呵斥,但卻不會進行太過嚴厲的處置。

    可是現在,當過皇帝的楊行舟,已經不僅僅把黑風寨的嘍啰當成普通的盜匪了,而是準備將其培訓成正規的官兵,還是那種令行禁止的精銳之師,現在卻被趙海若一個照面都被嚇退,這自然與楊行舟的要求相差甚遠。

    他曾親自率軍征討天下,打下了萬里疆土,與郭靖一起治軍,也鉆研過武穆遺書,將古代大帥的治軍之道與后世的訓練和思想宣傳結合到一起,訓練出來的官兵遠超任何時代,悍不畏死,氣節長存!

    平南定北的過程中,一群群不怕死的壯士英烈,被楊行舟譽為“特殊材料制的人”,他們的種種壯舉,已經超出了正常人類的行為范疇,能為了崇高的理想而獻出自己的一切。

    也就是因為思想作風抓的硬,大明朝軍隊的戰斗力才會這么強,這一點,整個大明朝無數將領,就沒有不佩服楊行舟的。

    因此現在看到黑風寨的一群嘍啰如此不堪一擊,只是小統領幾聲凄厲慘叫,便動搖了整個軍心,本來他們但凡有幾個人敢于試探一下,就能看出趙海若情況不對,一擁而上之下,必能生擒趙海若,也好能為黑風寨長長臉,可就因為過度的害怕,導致他們連與趙海若面對面的勇氣都沒有,直接就炸了,就知道喊叫逃命。

    “他媽的,一群廢物!”

    黃黑虎坐在街上,一邊嘔血,一邊破口大罵:“何炫龍,劉福財,你們兩個還都是咱們黑風寨的老人,竟然第一個帶頭跑!艸,狗日的膽子比耗子都小!”

    他坐在地上有氣無力,便是想要喊眾人留下的聲音都難以發出,趙海若明明都已經受了重傷,這么好的機會卻被山寨的嘍啰們錯過了,黃黑虎簡直要氣瘋。

    可是他中了龍九一道劍氣,劍氣攻心之下,渾身上下空空蕩蕩,氣力全無,便是想要大聲喊叫都喊不出來,兩只眼眸劇痛,似乎隨時都要爆掉,雖然心急,卻也無可奈何。

    正焦急間,便聽到楊行舟的聲音從耳邊響起:“張嘴!”

    黃黑虎急忙張口嘴巴,片刻后嘴巴里被塞進了一枚藥丸,這藥丸入口即化,沿著喉嚨化為一股暖流,直達胃部,然后在胃部升騰成一團霧氣,浸潤進五臟六腑周身經脈,剛才五臟欲裂的感覺趨于緩和,便是雙目也不怎么疼痛難忍了。

    就在黃黑虎閉目體會體內的藥力變化時,楊行舟的手掌已經按在了他的后背大椎穴處,低聲道:“抱元守一,不可分心!”

    說話間一股真氣從掌心發出,沿著黃黑虎督脈,順著脊柱一路向下,節節貫通,猶如一道火氣,一路燒到會陰,隨后跳到任脈之中,直入丹田,沿著丹田向上,過膻中,上十二重樓,經人中眉心而達百會,最后落入風府鳳池,下到大椎穴中,正好走了一圈。

    這沿著任督二脈走了一圈,叫做小周天,至于大周天,則是一門武學心法的真氣循環路線,那可比小周天要艱難的多,但是小周天氣息搬運乃是一切正道武學修行的基礎,只有旁門左道的功法才會繞過小周天,而自成一系。

    就像血刀門的血刀功法,乃是以瑜伽之術,來激發人體潛力,講究三輪氣脈,與尋常內功搬運有著極大的不同,但也因此出招詭異難防,威力極大,等閑招架不住。

    楊行舟的真氣在黃黑虎經脈內走了一個小周天之后,將手掌收回,笑道:“好了,你現在回去打坐調息,等到天明,傷勢應該能好了一分,再養上一個月,以神照經內功輔助,應該能夠痊愈。”

    被龍九內氣侵入體內,連經脈臟腑都被震傷,黃黑虎傷勢極為嚴重,若不是楊行舟醫術驚人,療傷靈丹配合深厚內功,才能將黃黑虎內傷治愈,否則的話,就黃黑虎這傷勢,只能閉目等死。

    當楊行舟收回手掌時,黃黑虎咳嗽了幾聲,又噴出一口黑血,瞪大眼睛看向跪在街心的趙海若,甕聲甕氣道:“大當家的,你快抓住這個娘們,為咱們山寨死去的長輩報仇!”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