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百四十三章 推波
        文玉良跟楊行舟說的明白,隨著時間的增長,楊行舟食指傷口處的劍意,便會慢慢的與他體內的真氣向勾連,最后會將楊行舟體內的真氣也轉換成與趙海若體內一般無二的劍氣,到了那個時候,這股劍氣在體內爆發開來,楊行舟決計經受不住,五臟六腑都將化為飛灰。

    在黑風寨中,文玉良與程靈素、楊行舟都商討過如何應對的辦法,文玉良本來有解決法門,只要程靈素功力到了,依法而行,便可以將楊行舟傷口處的劍意逼出,可偏偏程靈素關心則亂,服食了那么多的蛇膽丸,卻還是難以打通任督二脈,突破武者面臨的第一個生死玄關。

    之后楊行舟也不敢多加催促,文玉良的醫治方法是以內勁催發,將劍意逼出,而既然程靈素無法做到,楊行舟便改變思路,在拋去程靈素這么一個外力幫忙之后,看還有沒有解決傷患的方法,第一個念頭就是以藥力和內功護住內臟,以防劍氣爆發,摧毀內臟。

    現在平一指也是這個思路,只是楊行舟見識過趙海若體內那道劍氣的厲害,并不認為有什么內功和靈藥的藥力可以擋住那等威力的爆發,不過平一指既然這么說了,與他討論一下也未嘗不可,說不定就能想到楊行舟自己想不到的思路。

    當下將自己的傷勢以及劍氣、劍意的特點一一說給了平一指來聽,平一指越聽越驚,到了后來,當楊行舟將自己的一些解決思路和擬定的藥方說出之后,平一指更是驚訝,到了此時才知道楊行舟的醫術竟然精湛若此,在醫道之上怕是比自己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一下更是吃驚,他不敢在楊行舟面前露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與楊行舟商討了好幾天,說了幾個法子,但深研之后,就發現并無效果,只得做罷。

    不過在這幾天里,通過與平一指的幾次討論,楊行舟倒是可以確定此人醫術確實高明,發前人未發之聲,破前人未破之局,內科外科俱都精通,在外科手術上也有驚人造詣,這一點便是毒手藥王都比他差了幾分。

    楊行舟一直在平一指這里住了十多天,兩人倒是一起開創了好幾副經典藥方,便是對當今極為難治理的疑難雜癥都定下了基本方,后人若是遇到同樣病狀的患者,大可以根據病人的性別體重、身高、年齡將藥方中的藥物做一下增減。

    在這里住了幾天后,楊行舟便知道自己再待下去已無意義,徒耗時間而已。

    不過兩名絕代名醫共同探討醫理,互相交流彼此的行醫心得,迸發出來的智慧火花,令彼此都受益匪淺,若是平一指有意傳承自身醫術的話,就此著書立說,當可在杏林史上留下自己一筆。

    這一日,平一指忽然得到了一個消息,對楊行舟道:“楊大俠,最近江湖傳聞,說您拿了福州福威鏢局的辟邪劍法,道上兄弟們傳的沸沸揚揚,都說要會會你,看看辟邪劍法到底在不在你手中,被老夫一陣痛罵,令他們不可對您無禮。嘿嘿,他們怎知您的手段,一幫人便是一擁而上,也未必就擋得住您一根小指頭!”

    楊行舟見平一指嘴里對那些江湖人士不以為然,眼中卻露出好奇的神色,笑道:“江湖傳聞沒有錯,福威鏢局林家的辟邪劍譜確實是被我拿走的,不過說拿太過文雅,真實情況是被我搶走的,現在劍譜就在我的身上,平大夫要不要看一下?”

    平一指微微一愣,旋即急忙搖頭,道:“我資質有限,光是學醫便已然耗費了我極大精力,那還有時間來練習什么辟邪劍法,楊大俠的好意,我心領了!”

    他說到這里,對楊行舟道:“剛得到確切消息,說是青城山松風觀,觀主余滄海聽說辟邪劍譜被楊大俠拿走了,大為火光,說要親自出手將你擒拿,好為林家討個公道,現在已經北上,沿途追來。”

    楊行舟嘿嘿笑了笑,道:“賊喊做賊,這余矮子這段時日一直都在打辟邪劍法的主意,只是一直沒有想好借口,結果被我捷足先登,第一個將劍譜搶走,因此才會如此的氣急敗壞,嘿嘿,真是好大的膽子,他要來找我是不是?我這便去開封等他過來,一把捏死算了!”

    平一指心中一突,他自從見識到了楊行舟彈指勁氣的手段之后,便知道楊行舟的本領天下獨步,便是號稱天下無敵的東方不敗都未必是此人的對手,因此楊行舟口中“一把捏死余滄海”的事情,并不覺得是大話。

    當即說道:“這青城派的人,上梁不正下梁歪,確實沒有幾個好鳥,雖然自命名門正派,做的事情卻也未必就比黑道上的人光彩多少。只是楊大俠你殺了此人的話,怕是少不了有五岳劍派的人與你為難,還有少林武當等門派估計也會找你的麻煩。”

    楊行舟道:“找我的麻煩?不用他們找,我去找他們便是!我這劍傷你是治不好了,現在只能實行第二套方案,以武學功法來化解劍氣劍意。嗯,少林寺易筋經名頭不小,我去少林把易筋經學到手再說!”

    平一指一愣,驚道:“那易筋經是少林寺立教之本,也是不傳之秘,少林方丈,方證老和尚的本領可是高明的很吶,還有方生大師,方平大師,寺內一流高手至少十幾名,你去少林寺,恐怕要有一點波折。”

    其實他說話頗為含蓄,只說是“有點波折”,但是少林易筋經天下聞名,乃是無上修行法,便是整個少林寺內的大和尚,能有資格修行這門功法的人,也超不過一掌之數,便是方證大師的師弟方生都未能有緣得傳。

    楊行舟一個外人,貿然便去少林寺內求教人家的不傳之秘,這要不打起來才怪,除非楊行舟能單槍匹馬挑了整個少林,第一時間將經書搶到手中,否則的話,他即便是將少林寺給挑了,人家也有可能將經書深藏,楊行舟即便是殺人再多,也未必能有機會將易筋經搶走。

    幾十年前,日月神教席卷江湖,連武當山開派祖師張三豐的真武劍和親手所著的太極拳經都給搶走了,可是去圍攻少林寺時,卻遭受了極大的阻力,少林寺與日月神教幾千高手一直打了三天三夜,雙方各有高手死傷,可一直到嵩山派的人前來支援,附近劍派也前來助力時,日月神教的教眾也未能攻克少林,自然也未能搶走易筋經等少林絕學。

    當初那么多的高手襲擊少林,都未能得手,楊行舟一人之力即便是天下無敵,怕也難以得到這部少林不傳之秘。

    他若是真的將易筋經搶到手的話,那可不是“小小的波折”了,那簡直就是席卷武林的滔天大浪。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