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百六十四章 自言打遍天下無敵手
        楊行舟見黃鐘公不快,笑道:“豈敢消遣諸位,江南四友中,黃鐘公這個老大還是實至名歸的,內功招式俱都不錯,琴藝更是高明,嘿嘿,我這次前來,主要就是想跟老兄切磋一下琴藝而已。至于書畫下棋之道,嘿嘿,還是算了吧。”

    禿筆翁叫道:“什么叫算了吧?你的意思是看不起我們么?”

    楊行舟道:“不敢,不敢,幾位的水準其實還是很高的,絕沒有看不起你們的意思。”

    禿筆翁見楊行舟嘴里說“不敢”,臉上卻毫無否定的神情,心中有氣,叫道:“大話誰都會說,但想要說話讓人信服,自己得有真本事!你說我們不行,你自己又會什么?”

    楊行舟哈哈笑道:“鄙人真本事是沒有,但是三分風雅還是有的。”

    禿筆翁道:“我不信!”

    將手中毛筆遞給楊行舟:“您若是寫字比我寫得好,我便服你說的話!”

    他在進入大廳之前,正在揮毫潑墨寫字,被楊行舟的驚動之后,來不及棄筆,便走到了大廳,此時這桿毛筆還在他的左手中。

    楊行舟接過禿筆翁遞來的毛筆,道:“寫字而已,又有何難?”

    他在自己的大明世界中,當了幾十年皇帝,接觸過不少書畫名家,向他們請教過多次,因此在書畫的造詣上,已經到了極高的水準,說他是當世名家也不為過。

    當時就是因為他喜歡書畫,大臣們擔心他重演靖康之禍,紛紛上表,相讓楊行舟不可太過癡迷其中,免得像徽宗道君皇帝一樣,耽誤國家大事,后來發現楊行舟并未耽誤朝綱后,這種奏折方才慢慢減少。

    楊行舟身為一國帝王,有資格教他書畫一道的人,無不是當世一等一的名家,所謂名師出高徒,楊行舟本人也極具天賦,百年以來,非但武功高明到了極點,便是在書畫一道也達到了極高深的造詣。

    此時見禿筆翁讓自己寫字,他絲毫不怵,接過毛筆,鋪好宣紙,掃視了大廳內四人一眼,嘿嘿笑了笑,大筆在宣紙上寫了四個字,禿筆翁勾頭望去,只見寫的是“魑魅魍魎”四個字,怒道:“姓楊的,你寫這四個字是什么意思?”

    楊行舟打了個哈哈,道;“開個玩笑,開個玩笑!”

    鋪開另一張紙,揮筆寫道:

    孤山一片云,

    下有梅花開。

    湖邊有蹊徑,

    幽人獨往來。

    琴音響松濤,

    執子論黑白。

    下筆如游龍,

    丹青繪胸懷。

    江湖風波起,

    令出封禪臺。

    黑木崖上壯士血,

    五岳山下死尸埋。

    我今來此界,利劍破長空。

    鐵槍挑日月,馬踏群山頂。

    一朝起雅興,留此英雄名。

    楊行舟寫完這些之后,接著寫道:打遍天下無敵手,大英雄楊行舟梅莊留字。

    禿筆翁等人在楊行舟寫出“魑魅魍魎”四個字的時候,就已經看出楊行舟的字體遒勁,架構不凡,無論是結構氣韻,都遠勝眾人,完全不遜色于當世書法名家,甚至猶有過之。

    禿筆翁心中已經認輸,正要開口說話,就見到楊行舟書寫不停,寫了一首長詩。

    “狂妄!無知!”

    “自大成狂!”

    看清楚楊行舟寫的這首詩之后,無論是禿筆翁還是丹青生,全都叫了起來。

    丹青生道:“楊兄弟,你這也太狂妄了!天下英雄無數,你小小年紀,能有多大本領,也敢自稱打遍天下無敵手?寫出這等狗屁不通的詩句,也不怕丟人現眼,讓江湖同道恥笑!”

    楊行舟哈哈大笑:“狂妄不狂妄,打過才知道!不過今天咱們只談風月,不論武功。禿筆翁,你來說,單論字體,咱們誰優誰劣?”

    禿筆翁道:“你這一手好字,確實比我強多了!但是你言語狂妄,說什么鐵槍條日月,馬踏群山頂,我書法比不過你,但心中卻不不服!”

    楊行舟道;“我管你服不服,反正寫的比你好這是一定的了!”

    禿筆翁等人默然無語。

    他們能力不行,眼光卻在,知道單就書法而言,非但整個梅莊無人能及楊行舟,便是放眼天下,怕是也沒有幾個人有這等書法造詣。

    不過一想到楊行舟竟然是當世書法大宗師,忽然覺得這才是狂生本色,若是沒有這等鮮明的性格,如何能寫出如此個性鮮明的好字?

    昔日張旭寫字,更是飲酒數杯,嚎叫不休,邊嚎邊寫,若是論個性,比楊行舟還要奇特,但卻成為一代草圣,名流千古。

    將楊行舟與張旭等人一比,江南四友心中不滿之意瞬間消失無蹤,黃鐘公嘆道:“楊少俠,你能寫出這等好字,想來也是儒家門徒,你不去趕考做官,何必要進入江湖,蹚這般渾水?”

    楊行舟道:“我在朝廷中待的煩了,便想來江湖放松放松。”

    江南四友:“……”

    黃鐘公道:“來江湖放松?嘿嘿,江湖中廝殺不斷,血流成河,你竟然說來江湖放松?楊少俠,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楊行舟嘿嘿笑道:“這江湖我想來便來,想走便走,有什么了不起的?看什么不慣,直接出手殺了便是,痛快,直接,比在朝堂可是要輕省多了!”

    黃鐘公嘿了一聲,一臉的不以為然:“武林這個大泥潭,進入其中,想要輕松脫身,那可就難了。哪能說抽身就抽身?楊少俠想的太簡單了!”

    他說到這里,道:“書法一道,我們是不如你,你既然說琴棋書畫都有涉獵,剩下的繪畫和下棋,還請楊少俠指點一二,你若是能在琴棋書畫上都勝過我們兄弟,老朽自然心服口服,日后這梅莊你想來便來,只要前來,老朽便倒履相迎。”

    黃鐘公此時也好奇起來,見楊行舟如此狂妄,看來胸中必然有真材實料,他們久居梅莊,已然多年未曾與外人聯系,此時見到楊行舟這么一個狂生,雖然有點厭惡其狂妄之態,但也佩服他剛才展露的書法才情,都想到:“此人說要與我們切磋琴棋書畫,書法確實了不起,說不定別的本領也真的不凡!”

    自古知音難尋,丹青生喜好喝酒,剛才與楊行舟喝了幾杯酒,深感此人果然是酒中知己,而禿筆翁雖感楊行舟言語狂妄,可字體寫的也真好,嘴里說不服氣,心中著實佩服。

    現在聽大哥說要與楊行舟一一比試,俱都躍躍欲試。

    楊行舟笑道:“指教不敢當,不過與諸位飲酒論道,確實是一番美事。四莊主,你不是喜好繪畫么?來來來,楊某也作畫一副,讓你瞧瞧如何?你喜歡潑墨是不是?好,我也來一副潑墨畫!”

    丹青生道:“好,請去我畫室,倒要看看楊兄弟的技法。”

    眾人移步來到丹青生的畫室,只見畫室之中一張大大的書案,上有文房四寶,一個青銅鎮紙,丹青生倒出墨汁,鋪好畫紙,笑道:“楊兄弟,請!”

    楊行舟之前見他大廳中畫的乃是一個仙人背面,潑墨人物,心道:“你畫人物,老子也會,不畫一樣的圖畫,如何能比較高低?”

    他在少林寺里住過一段時間,最熟悉的便是一尊尊佛像,想了想,揮毫潑墨,在紙上畫了一個胖大和尚。

    楊行舟在作畫之時,黃鐘公、黑白子等人就站在旁邊觀看,眼看著楊行舟運筆如飛,山石人物飛快的勾勒出來,片刻之后,便即成型。

    潑墨技法繪畫向來很快,但是像楊行舟這般快法,卻是前所未見,四人相顧駭然。

    一起看向畫作,只見畫面上這和尚倚在一塊大青石上,左手探到后背,似乎在撓癢癢,張口大笑,右手拿在一個布袋,布袋里似乎裝著什么東西,憨態可掬。

    挺著的大肚子上站著一個小松鼠,腦袋前伸,好像正飛快的向和尚胸口爬行。

    這和尚的形狀,眾人都認得,知道這是布袋和尚,又被稱為彌勒佛,很多水墨畫中的人物形象,都有這么一位。

    不過楊行舟畫的這個布袋和尚似乎比別人畫的更為傳神,看到這和尚開口笑,感染的觀畫之人也忍不住心生喜悅之情,嘴角露出笑意。

    看到這和尚伸出左臂探到后背抓癢,使得觀畫之人的后背似乎也癢了起來,看到這和尚肚子上有松鼠爬行,眾人肚皮上似乎也有一個小松鼠沿著丹田向上爬行。

    四人之中,丹青生的畫功最深,觀畫之后,受到的感應也最強,“咦”了一聲,忍不住也伸手探向后背,學著畫中和尚張開嘴巴笑了笑。這個動作一做出來,再看到畫中和尚肚子上的松鼠,忽然便感到一股熱氣從丹田升騰而起,一路直達胸口膻中,隨后從膻中穴順著左臂前行,到達左手掌心,從掌心勞宮穴發的氣息與后背夾脊穴相連,瞬間形成一道真氣循環小周天,一霎時,只覺得說不出的舒爽。

    “這……這幅畫中藏了一套武學心法?”

    丹青生失聲驚呼:“楊兄弟,你畫功驚人也就罷了,竟然還能在這么一幅畫中蘊含了一套高明的心法,這……你是怎么做到的?”

     ps:這一章感覺有點不太好寫啊。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