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百七十二章 林遠圖的神坑
        林平之知道自己的外公金刀無敵王元霸,手中時長拿著兩個金膽把玩,武林中人手玩鐵膽,甚是尋常,但均是鑌鐵或純鋼所鑄,王元霸手中的金但比之鐵膽固重了一倍有余,而且大顯華貴之氣,成了這老爺子最重要的隨身之物。

    這兩枚金膽足有鵝卵大小,王元霸與人聊天之時,手中的兩個金但也時不時的轉動,很是吸引人的目光,光是這兩枚金膽就價值不菲,足夠普通一輩子的吃喝用度。

    現在聽動靜,這金膽好像是被楊行舟給奪了去,林平之又是驚訝又是好笑:“這姓楊的怎么逮什么搶什么?連我外公的金膽也要搶!”

    當下急忙走進大院,就見院內趴著一群人,大舅王伯奮,二舅王仲強,還有兩個表哥以及一群家丁打手,全都趴在地上毫無動靜,一名長須白發的老者正斜倚在一株桂花樹上,一臉的恐懼之色:“楊大俠,楊大俠,有話好好說!有話好好說!您想要金子是不是?老朽這兩個金膽算什么?我家里別的沒有,金子還有幾箱,只要您放我王家一馬,我們家所有金子都是您的!”

    在他面前站立之人正是楊行舟,此時正一腳踩著王元霸的胸口,兩只手卻拿著兩個金膽在手中拋來拋去,笑道:“哦?你們家有很多金子么?”

    他對面這白須老者正是林平之的外公金刀無敵王元霸,林平之以前每次見到自己這個外公,都是一副精神矍鑠滿面紅光的模樣,為人當真是不怒而威,跺一跺腳,整個洛陽城都要晃三晃,雖然年邁,卻毫不服老,指點江山,嘴上一直不服輸。

    這幾日還說要聯合各地武林同道,一同去青城山找余滄海要一個說法,可謂是豪氣干云,姜桂之性,老而彌辣。

    可現在這個一向不服輸的王元霸,卻在楊行舟面前變得軟弱起來,再也沒有了昔日的威風,令林平之鼻子一酸,大步走到楊行舟面前,叫道:“楊行舟,你欺負一個老人算什么好漢?”

    楊行舟將兩個金膽收起,哈哈笑道:“這種老東西已經是地方上的一霸,我便是殺了他也是為民除害!媽蛋,還敢叫什么金刀無敵?當今天下,便是日月神教的教主東方不敗,也只敢稱為‘不敗’,而不是‘無敵’,這老東西有多大本領,敢擔起這么一個外號!”

    此時林平之的母親林夫人也在現場,叫道:“楊大俠,我父親的外號雖然狂妄,但罪不至死,他是守法良民,身家清白,你不要殺他。”

    楊行舟曬然一笑:“身家清白?身在武林,還想清白?”

    林夫人道:“我們金刀門極少參與江湖上的廝殺,門下弟子也大都是進入官府之中做護衛或者進入軍中做教頭,很少有違法亂紀之事。我和我的外子也是鏢局中人,雖然行走江湖,但是我們都有自己的產業,和普通江湖人士有很大不同,我們的錢財都是自己掙來的,不是靠偷靠搶。楊大俠,你殺別的江湖人可能是行俠仗義,但是殺我爹和我們福威鏢局的人,卻只能算是欺凌弱小。”

    楊行舟一想也是,好像不少江湖中人都是不事生產之徒,幾個大門派好歹還有自己的田地商鋪,能夠維持門人的日常用度,而大多數江湖人都有搶劫的行為,便是自己要是沒錢了,也會去找幾個名聲不好的奸商或者貪官家里“拿”點金銀花差花差。

    真要是與鏢局的人比起來,在正義性上,還真比不上開鏢局的,便是金刀門這種地方豪強也比行走江湖四處打劫的家伙要好得多。

    這種種念頭在楊行舟腦中一閃而過,他嘿嘿笑了幾聲,從王元霸胸口抬起腳來,邁步向外走去:“林夫人說的也有幾分道理,王元霸,這次我便饒了你,但是你這個‘金刀無敵’的綽號得改一下,就你這三腳貓的本事,還想無敵?嘿嘿,竟然這么多年都沒被人弄死,這運氣,無敵了!”

    在武林中,綽號可不是說起就起的,有時候綽號起的太過牛皮了,很容易引起禍端,就像在飛狐世界中,苗人鳳自稱打遍天下無敵手,就因為這一個綽號,得罪了滿天下英雄,生平不知經歷了多少次惡戰,才保全了自己的名頭。

    可這王元霸自稱“金刀無敵”,竟然還能在如此殘酷的江湖中太太平平的活到現在,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跡,就沖這老頭的本領,頂天也就是五岳劍派門中長老弟子的水準,便是田伯光都能把他輕松虐死,可是竟然能活到現在,這運氣可真不小,金刀無敵未必是真,可這運氣無敵卻不是假的。

    楊行舟轉身向王府外面走去,口中嘖嘖稱奇,對林夫人道:“這段時間江湖中風波不斷,你們最好還是緊守家門,不要輕易外出,嗯,林震南呢?”

    林夫人道:“外子說要在外游歷一段時日,等修為提升了,再將我們母子接回福州。”

    楊行舟失笑道:“我一再告誡你們不要修煉辟邪劍法,沒想到還林兄還是忍不住修煉了,林夫人,他沒有告訴你修煉這門劍法的弊端么?”

    林夫人道:“當時青城派逼的急,要殺平之,除了讓外子修煉辟邪劍法外,別無他法,總不能讓平之去修煉。”

    她嘆了口氣,道:“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德的家伙創出的這么一門害人的劍法,使得外子受這么大的苦楚!”

    旁邊王元霸連同幾個兒孫都不曾昏迷,此時聽到林夫人談及辟邪劍譜,才知道原來修煉這門劍法竟然有很大的弊端,甚至可能與性命相關,怪不得林震南武功不濟,應該是一開始并未修煉家傳功法所致。

    林平之在旁邊聽的心中酸楚,這才知道原來自家的辟邪劍法有極大隱患,父親之所以不將辟邪劍法傳給自己,看來也是這方面的原因,所以他寧肯自己習練,也不愿意兒子受傷害。

    楊行舟見林夫人一臉悲傷神情,也是嘆了口氣,道:“林遠圖當真給后世子孫挖了好大一個坑,當時他有那么高深的本領,便是去別的武學門派偷幾個秘籍,或者自己闖出幾門武學傳給后人,那么林氏子孫的武功即便達不到辟邪劍法的水準,那也不至于連青城派的人都打不過。嘿嘿,對后世子孫這么玩命坑的人,普天下都少見。”

    林夫人恨恨道:“不錯,這林家先人可是把我們害慘了!”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