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百七十七章 思過崖
        “怎么可能是鬼?此人一定是了不起的武學高手!”

    “快去稟報師父師娘!”

    “敲鐘示警!”

    一名弟子跑到附近一個亭子下面,抱起撞木,向涼亭里的青銅鐘撞擊起來,“當當當”的鐘聲就此響起,一道接一道,聲音層層疊疊,極為密集,即便是路人聽了,也知道這鐘聲之中蘊含了十分焦急迫切的情緒。

    此時楊行舟已經走到了不遠處的幾處小院前,院內之人聽到鐘聲,幾個人沖了出來,為首一名男子叫道:“師父,下面有弟子報警,徒兒先下去看看。咦?你……”

    這名男子跨出門口,第一眼便看到了楊行舟,嚇的激靈靈一個冷顫:“楊行舟!你這個大魔頭來我華山做什么?”

    他說到這里,放聲喊叫:“師父,師娘,楊行舟來我們華山了!”

    這名青年男子長方臉蛋劍眉薄唇,相貌頗為英俊,楊行舟曾見過此人一面,知道他不是別人,正是華山派大弟子令狐沖。

    當初在劉正風的府內,楊行舟一曲簫音,令五岳劍派的高手都丟了大人,幾個長老副掌門都被他簫音所迷,狂笑浪舞,便是衣衫都撕扯下來,最后體力不支,真氣不繼才昏迷了過去。

    劉府那件事過去之后,一群輩分武功都極高的高手,在返回各自門派后,到現在都不敢出去見人,覺得實在是丟人丟到家了,全都埋頭苦練功夫,期待有朝一日能合擊楊行舟,報此大仇。

    至于為什么要合擊,那自然是誰都知道單打獨斗根本就不是楊行舟的對手,便是聯手對敵,也都沒有半點把握,只能是先埋頭苦練,到時候在想辦法。

    這也是為什么五岳劍派的高手也和魔教眾人一樣,對楊行舟極為敵視,原因就在于楊行舟打五岳劍派的臉,打的實在太響亮,太狠,他們便是想要裝作沒發生都做不到。

    當今武林白道,人人對楊行舟痛罵,但卻都認可了楊行舟通天徹地的本領,至于當初在現場親自領教過楊行舟簫音的令狐沖,自然更清楚楊行舟的厲害,此時發現楊行舟這個大魔頭竟然來到了華山之上,當真是吃了一大驚。

    他是華山派大弟子,這段時間沒少與師父師娘談及楊行舟,大家一致認定楊行舟已經是當世絕頂高手,遇到此人后,唯一的應對方式就是避開,其實說是“避開”,實際上就是逃走,說避開只不過是委婉一點而已。

    現在楊行舟上了華山,令狐沖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跑!”

    他口中喊叫,腰間長劍抽出,身子躍起,劍尖抖動,在空中化為三道劍影,刺向楊行舟的胸口。

    這一招劍法叫做“孔雀屏”,據說修煉到最高境界時,一劍刺出,能幻化為十八道劍影,圍繞敵人周身,隨時都能化虛為實,或者化實為虛,威力極為強勁。

    令狐沖平日里行走江湖,以這一招劍法打敗不少青年高手,自從經過楊行舟藝壓群雄之后,他回到華山便苦練劍法,一年時光里,劍術大有長進,以前一劍刺出,只能幻化出兩道劍影,此時卻能幻化出三道,便是岳不群都大為贊賞,同門師弟切磋,他這一招一旦使出來,大家都非得認輸不可。

    現在陡然見到楊行舟這么一個大魔頭上山,令狐沖吃驚之下,別無他念,第一時間就將自己這最厲害的殺招施展了出來。

    他這一招施出,便是岳不群和寧中則對上,也不敢硬接,實在是這一招實在精妙,難以破解。

    “這一招有點意思。”

    楊行舟伸手一抓,將令狐沖刺來的長劍抓在手中,輕輕一震,將令狐沖震飛,笑道:“在我面前玩虛實么?”

    此時院內又走出幾個人來,見令狐沖被震飛,全都大驚,一名青年扶住令狐沖,道:“大師兄,你沒事吧?”

    令狐沖被楊行舟隨手一抖,震的氣息不暢,說話便有點斷斷續續,低聲道“大有,你們快走,此人是楊行舟!”

    扶著令狐沖的青年正是他的師弟陸大有,聞言道:“我知道他是楊行舟,哪有怎么樣?反正我不怕他,大不了他殺了我們!”

    旁邊幾名青年道:“不錯,化三弟子,豈是貪生怕死之輩!”

    幾個人抽出長劍,擋在令狐沖身前,對楊行舟怒目而視。

    楊行舟哈哈大笑:“岳不群人雖然廢物,教出來的弟子倒是有幾分骨氣,唉,可惜,可惜!”

    說話間邁步前行,一步邁出,便到了眾人身后,將令狐沖身邊的一個綠衣少女抓在了手中,笑道:“你便是岳靈珊姑娘吧?來來來,隨我上山一趟!”

    說話間將這少女拎起,邁步向山頂走去。

    令狐沖幾人大驚,各自抽出長劍,向楊行舟刺去,叫道:“放下小師妹!”“狗賊,看劍!”

    七八個人的長劍刺出,卻都刺了一個空,楊行舟看著行走不快,可是眨眼間便已經遠去數丈,岳靈珊驚叫道:“你干什么?快放下我!”

    身子想要扭動,卻是被一股力量封住穴道,便是連掙扎都做不到。

    楊行舟邊走便笑道:“小姑娘,你別害怕,我今天抓你,只是想拿你跟岳不群換一樣東西,你放心,我局絕不傷害你。”

    陡然旁邊青光閃動,一男一女出現在楊行舟身側,手中長劍化為兩道閃電,一道刺向楊行舟左肋,一道刺向楊行舟右腰,威勢極強,遠超剛才令狐沖等人的出手。

    楊行舟一聲輕笑,手中的岳靈珊被他猛然拋到半空,隨后左手按向左邊來劍,右手挑向右邊來劍,同時邁步前行,瞬間消失在原地。

    砰!

    左右刺來的長劍忽然變成互相刺向對方要害,兩名出劍之人都嚇了一跳,此時無法收力,只得各自招架對方兵器,兩把長劍斬在一處,迸濺出一溜火星,一人悶哼了一聲,手中長劍蕩開,差點脫手飛出。

    “師妹小心!”

    這兩名對楊行舟出劍的男女,一人正是華山派掌門岳不群,另一個則是他的婦人寧中則,他們兩人在聽到令狐沖的示警之后,不敢大意,持劍便沖出屋門,邊走邊商議應對之法,因此這才一左一右的向楊行舟逼近,正好看到楊行舟拎著岳靈珊向山上走去,兩人心意相合之下,一起向楊行舟出手。

    本來以他們的身份地位,連招呼都不打就出手,幾乎算得上是偷襲的行徑了,與岳不群的身份地位不符,可是面對楊行舟這等大魔頭,怎么做都不為過,誰都機會考慮什么面子不面子。

    但即便他們兩人全力一擊,卻還是未能將楊行舟怎樣,反倒一擊之后便陷入被動。

    兩人一擊不中之后,同時轉身看向前方,只見楊行舟身子已經到了三丈開外,伸手一抓,將空中落下的岳靈珊再次抓住,更不回頭,只有笑聲傳來:“岳掌門,寧女俠,你們華山派的劍法可是比嵩山派的差多了,看來是斷了不少傳承啊。”

    岳靈珊叫道:“爹,娘,快救我!”

    寧中則臉色發白,手中長劍一晃,道:“追!”

    岳不群道:“師妹,便是追上又能如何?”

    寧中則道:“追上再說!總不能眼睜睜的看著珊兒被他擄走!”

    岳不群道:“說的也是!”

    陡然一聲清嘯,提劍前行,身子如同一股清風一般,向楊行舟追去。、

    可是無論他跑的有多迅速,與楊行舟的距離卻是越來越遠,眼看著楊行舟一路向上,直達山頂,岳不群又驚又怒又是好奇,不知楊行舟跑到山頂做什么。

    眼見楊行舟到了山頂一處危崖處站定,岳不群身子緩緩放慢,叫道:“楊大俠,你抓小女所為何事?你是當世高手,有什么事情找我便是,為何要欺負小女這么一個晚輩?”

    楊行舟將岳靈珊隨手放下,笑道:“岳掌門,我今日來華山,不為別的,就想借閱一下華山派的紫霞秘籍,為了給岳掌門一個臺階下,這才抓了令愛,嘿嘿,免得你日后無法向華山派列祖列宗交待。”

    他站在山崖旁掃視四周,笑道:“正好這里有個山洞,我便在這山洞內等岳掌門的決定。”

    說話間拎著岳靈珊走進山洞,道:“我耐心可是有限的緊,岳兄最好早點下決心。”

    危崖上的這個山洞乃是是華山派歷代弟子犯規后囚禁受罰之所。

    崖上光禿禿的寸草不生,更無一株樹木,除一個山洞外,一無所有。

    華山本來草木清華,景色極幽,這危崖卻是例外,自來相傳是玉女發釵上的一顆珍珠。

    當年華山派的祖師以此危岸為懲罰弟子之所,主要便因此處無草無木,無蟲無鳥,受罰的弟子在面壁思過之時,不致為外物所擾,心有旁騖。

    現在楊行舟拎著岳靈珊進入這思過崖上的山洞,一則是為了圖謀紫霞秘籍,兒則是想進入山洞內看一看五岳劍派的劍法遺刻。

    他進入山洞之后,將岳靈珊放到一邊,道:“老實點啊,再敢大喊大叫,小心叔叔脫你的衣服。”

    岳靈珊此時哭的梨花帶雨,又驚又怕,被楊行舟一嚇,登時不敢哭了,抽抽噎噎道:“你……你要做什么?”

    楊行舟哈哈笑了笑,走到山洞盡頭,伸手在石壁上輕輕一推。

    轟!

    整面石壁都被推的爆散開來,露出后面的一個洞口,這思過崖上的山洞登時變得幽深了好多。

    岳靈珊大吃一驚,嘴巴張的老大,心道:“這人是神仙不成?一掌下去,竟然在山體上打了一個大洞!”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