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百八十二章 上皇劍法(第一更)
    “鬧了半天,你是想學老夫的獨孤九劍啊!”

風清揚聽到楊行舟的要求之后,笑道:“怎么?楊少俠,你越覺得老夫的劍法很值得學習么?”

他與楊行舟持劍相斗多日,知道楊行舟在劍術上的造詣并不輸于自己,只是在劍招上略有點拘泥于行跡,但這種拘泥行跡的招式只是限于他施展五岳劍派的劍法里,若是楊行舟拋卻五岳劍派的劍法,而使用他原本擅長的劍法,風清揚還真沒把握能夠勝出。

現在見楊行舟最終目的似乎想學自己的獨孤九劍,風清揚又是好笑有感自傲,道:“先比過再說!”

楊行舟道:“好!”

手中木劍微微一抖,削向風清揚脖頸:“接招!”

他這一劍削出,渾身氣勢陡然一變,本來只是一副張狂狡猾的江湖浪子形象,可是一劍揮出,整個人得凜然生威,宛若上古帝王,一劍下來,便如同帝王下旨,令人連抵抗之心都難以生出,氣勢之強,威力之大,風清揚生平從所未見。

他不敢怠慢,滑步躲開,是木劍斜刺楊行舟左腰,卻見楊行舟猛然一聲低喝:“定!”

風清揚被楊行舟這一聲輕喝,震的渾身真氣陡然一亂,出手便緩了一緩,但高手相交,勝敗只在一瞬,楊行舟一步邁出,木劍斜指,劍尖已經對準了風清揚的心口,凝滯不動,道:“老風,我勝了!”

風清揚呆立原地,一百個媽賣批從心頭翻過:“……少林獅子吼?你是少林弟子?咱們比拼的是劍術,你用少林音殺之術作甚?”

剛才楊行舟這一聲低喝,用的正是少林寺的絕學獅子吼,以一股真氣從丹田發出,用來震懾外魔,在與人交手之時陡然施展出來,效果極佳,在實戰中運用起來,非常有用。

原著中,即便是桃谷六仙六個一流高手,在被方證大師獅子吼一口氣噴出后,也都經受不住,齊齊昏迷。

風清揚與少林寺打過多年交道,自然知道這是什么功法,道:“少林什么時候有了你這么一位了不起的俗家弟子?”

楊行舟收起木劍,嘿嘿笑道:“老風眼力不差,我用的正是少林獅子吼,不過我不是少林弟子,廢話少說,這一次你應該是敗了吧?”

風清揚頗為不服:“咱們比拼的是劍術,你以音功牽制我,這有點勝之不武!”

楊行舟道:“臥槽,你這就有點強詞奪理了哈!高手決斗,豈能單單拘泥于劍術范疇?如果真的是純粹的比劍,我看咱們誰都不用內功,誰都別動真氣,純以體力揮劍算了!如果是這樣,那就是比拼體力,[龍騰小說網 www.ltxs.xyz]與劍術卻沒什么關系了。”

風清揚知道楊行舟說的十分有道理,高手比斗,比的不僅僅是劍術上的造詣,和真氣、體力、精神狀態都有著極大的關系,剛才楊行舟以獅子吼震住自己,在生死對決之中,原是最佳方法。

不過現在風清揚咬死了只是比拼劍術,自然不會說楊行舟的做法是對的,見楊行舟動怒,風清揚冷冷一笑,道:“劍術比拼,只有在同等修為狀態下,才能分出真正的高低,比如差不多的年齡,差不多的修為,身高體重相差無幾,修煉的時間也差不多,那才能真正做到相對公平。我今老邁,眼花耳聾,牙齒都快掉光了,你跟我比劍,無論是體力還是真氣,自然都占著九分的便宜。在這種情形下你還用別的法門輔助,你也好意思?”

楊行舟:“……”

一向都是他那話擠兌別人,這次遇到風清揚后,卻一直被風清揚言語擠兌,這老頭老是拿自己的衰老做理由,一個勁兒的耍賴,可偏有一些自圓其說的歪理,使得楊行舟也難以辯駁。

楊行舟覺得自己的臉皮都夠厚了,沒想到這風清揚的臉皮相比自己也不遑多讓,一樣的沒臉沒皮,給梯子就往上爬。

“你這老東西,比我都無恥!”

楊行舟看著風清揚幾眼,忽然哈哈大笑:“好,咱們現在只比拼劍術,別的手段一概不用!”

他說話間手中木劍揮動,再次向風清揚削去,風清揚身子閃避,出劍前擊,道:“這是什么劍法?”

他這句話問出之時,楊行舟已經接連刺出二十多招,一道白色劍氣在劍尖處不斷伸縮,猶如活物,風清揚駭然之下,不敢與楊行舟手中木劍相觸,每一劍都對準了楊行舟劍法中的薄弱之處,以攻對攻,雙方交手二十多招,長劍卻沒有觸碰過一次。

“這是我自創的上皇劍法!”

楊行舟手中木劍當空舞動,每一劍刺出,都具有一種煌煌然的大勢,氣魄十足,再加上劍尖處伸縮不定的劍氣,更顯得這套劍法堂皇大氣,法度森嚴。

風清揚即便是劍術已經達到了極高深的境界,面對楊行舟這一套劍法,也大感驚心,不過獨孤九劍遇強越強,平常與庸手相交,還顯現不出威力來,如今被楊行舟這套高明劍術一激發,登時種種精妙之處便自然而然的施展了出來。

使這“獨孤九劍”,除了精熟劍訣劍術之外,有極大一部分依賴使劍者的靈悟,一到自由揮灑、更無規范的境界,使劍者聰明智慧越高,劍法也就越高,每一場比劍,便如是大詩人靈感到來,作出了一首好詩一般。

楊行舟這一套“上皇劍法”是他在成為開國皇帝之后,自己創出的一套劍法,將天子之勢加持在劍法之中,威嚴肅穆,法度森嚴,每一劍都好像帝王下旨,每一招都好像在朱筆批命,堂堂然,煌煌然,如日月經天,乃是楊行舟百年劍術精華的凝結。

這門劍法本來有三百六十五招,應對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又分二十四路,應對二十四節氣,之后又有十二法門,對應了十二個月份,每一招拆分之后,又有十二時辰的變化,這要是算起來,這招式當真是無窮無盡,永遠沒有施展完的時候,若論繁復和深度,其實并不遜色于獨孤九劍,只是入門更難。

他這一套劍法創出來之后,便留在了皇宮作為皇家鎮宮劍法,但是這門劍法實在太難,便是楊過都一時間難以學的周全,在楊過之后,別的皇子皇孫更是難以領會,不過有劍道秘籍在,倒也不虞失傳,日后皇族中總有天才之輩,這門劍法早晚有重見天日的機會。

楊行舟留下的別的皇家絕學,已經足以他們坐鎮皇宮,威懾天下,這門劍法日后有沒有人能學會,并不妨礙他們的統治,因此也沒人感到痛惜。

現在這一套劍法被楊行舟施展出來之后,令風清揚大聲贊嘆,不勝欣喜:“好劍法!好劍法!楊行舟,這是你自創的劍法?”

他橫劍當胸,問道:“這劍法一股帝王之氣,非堂皇帝王不能創出,你還能是皇帝不成?據我說知,現在的皇帝可不姓楊啊!”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