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三百零四章 上門
    黑風寨與附近的很多勢力都打過交道,楊行舟認識不少塞外高手——的朋友和手下,至于真正的高手和有實力的塞外勢力的頭目,楊行舟根本就沒資格結交他們。

區區一個黑風寨的小頭目,還是一個幾乎被高手蕩平的小山寨,換成任何有點實力的人,都不會把楊行舟當成一回事,也就只有附近的幾個小山頭上不成器的家伙才將黑風寨當成對手,其余的勢力眼中根本就沒有黑風寨這個概念。

有些強人路過黑風寨的時候,口渴了,餓了,或者單純的想要訛詐點東西,都會進入山寨直接討要,楊行舟在的時候,每次都是小心翼翼的奉承,然后盡量滿足他們,因為他清楚自家的山寨惹不起這種人。

一直到現在,即便黑風寨的實力遠超昔日,可是這種款待客人的規矩卻沒有發生改變,道上強人只要向黑風寨討要酒水銀兩,山寨中人也都盡量滿足,懶得與這些人置氣。

雖然這些所謂的高手在楊行舟眼中,自己一巴掌就能拍死,可黑風寨悶聲發大財習慣了,不想招惹麻煩,規矩也就一直沒有發生過變化。

軟弱就會受欺負,落后就要挨打!

一個小山寨能在塞外險惡的環境中掙扎求存,有些時候不得不委曲求全,現在雖然沒必要再受委屈了,可也沒有必要特意與什么勢力為敵,花點小小的銀兩,免得招惹麻煩,有人來給他們點散碎銀兩打發走人,其實也不算什么。

這五六年來,黑風寨招待過不少道上的好漢,有草原馬匪中人,有在大離王朝混不下去不得已奔赴塞外的高手,也有塞外一些大門派的弟子,當然,都是外門弟子,真傳弟子人家根本就看不上黑風寨,也不會做出訛詐小山賊的舉動來。

而在招待的這些人里面,其中就有金沙盜的人。

大漠金沙盜,縱橫大漠,人馬頗多,沙漠中無法滿足補給,他們需要的淡水、糧油米面、鐵器、衣服等東西,都需要從關外采買才行,而楊行舟熟悉的這個金沙盜家伙,就是專門為金沙盜提供補給的外圍成員。

本來黑風寨與這些勢力都是相安無事,即便是偶爾被這些勢力傾軋,那也是正常的事情,別說黑道響馬,就連白道中的武林門派,大門派還欺負小門派呢,誰拳頭大,誰就有理,放到這個世界也是至理名言。

可是像這次,金沙盜不但將黑風寨的貨物給劫了,便是連販運貨物的人都給殺了,就只逃回來黃黑虎一個人,這種直接掀桌子的事情,畢竟不多見。

“傳令下去,讓小的們收拾家伙,準備刀槍,選拔出十名好手,隨時待命,陪我去大沙漠走一趟!”

楊行舟喊過黑風寨槍棒教頭萬黑蟒,吩咐道:“去附近采買一些駱駝和馬兒,提前準備好牛肉干、干糧、酒水、鍋子、鹽巴等東西。金沙盜打傷了黑虎,這件事不能算完!”

萬黑蟒人高馬大,功夫最近也精進不少,唯獨膽子還是一如既往的小,聞言道:“大當家的,金沙盜這么厲害,咱們……咱們打不過他們啊!要不……等弟兄們把功夫練好了,再去為黑虎報仇吧……”

楊行舟看了他一眼:“滾一邊去!再敢多說話,我直接把你扔大沙漠去!”

萬黑蟒嚇的身子一顫:“那……我就讓弟兄們準備了哈!”

“滾滾滾!”

“是是是!”

眼看著萬黑蟒走人,楊行舟不由得嘆了口氣,這家伙忠心倒是忠心,就是膽子太小,非得經過一場磨煉才行,之后要么成為一名獨擋一面的將才,要么就只能在黑風寨里當一名普通的教頭了,日后黑風寨壯大,他會慢慢的被擠到權力的邊緣,不會有人再重視他,當然也有可能會提前掛掉,死于非命。

江湖中的事情,誰也說不準。

他思緒紛雜,片刻后方才收拾心神,為黃黑虎運功調理經脈中的詭異真氣,這些真氣極為詭異,陽中有陰,陰中有陽,竟然能隨著黑夜白晝交替而自生感應。

這種真氣楊行舟還是第一次遇到,好在這對黃黑虎出手之人功力不到家,真氣雖然詭異,倒也不是沒有機會祛除,楊行舟以本身內功引發黃黑虎原本的神照經心法,讓他自身的真氣也運轉起來,如此內外合力,抽絲剝繭一般,將黃黑虎體內的詭異真氣慢慢抽離,不出十日,就應該能將黃黑虎體內的異種真氣化解。

“這大漠金沙掌確實有點意思,嘿嘿,不過陰毒掌法我也會!回頭我讓金沙盜眾嘗嘗我的玄冥神掌的滋味!”

將黃黑虎的傷勢穩定下來之后,楊行舟剛剛走出房門,便有山下小兵來報:“大當家的,張寬來了!”

“張寬?”

楊行舟眼睛微微瞇起,點了點頭:“讓他在會客廳等我!”

文玉良在旁邊嘿嘿笑道:“嘖嘖,這是打上門了啦!楊小子,你現在還忍不忍?”

楊行舟淡淡道:“您老人家覺得我會不會忍?”

文玉良道:“你要是再能忍的話[完本小說網 www.wbzw.vip],我是真的要佩服你了!”

程靈素問道:“文老師,這張寬是誰?”

文玉良道:“這張寬就是金沙盜安插在關外的外圍人員,負責金沙盜的補給以及打探關內的消息,嘿嘿,剛殺了我們的人,搶走了我們的貨物,現在便直接上門,我估摸著人家不是來賠罪的,反倒是興師問罪來了!囂張霸氣的很吶!”

楊行舟哼了一聲,邁步出門,道:“先看看對方是什么來意再說!”

眼見他大步離開,程靈素也想跟著出去,被文玉良叫住:“素素,這山寨的事情你不要插手,你現在最緊要的是修煉武功和醫術,把山上的玉蜂和蛇兒馴養好,以便守住后方,不令楊小子擔心,別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去管。”

程靈素頓時明白過來,道:“啊,老師說得對,這是男人的事情,我確實不該插手其中。”

她冰雪聰明,只是對楊行舟關切太過,才失了分寸,此時得了文玉良的提醒,才終于明白過來,這黑風寨的寨主是楊行舟,她充其量只是楊行舟的師妹,即便是與楊行舟成婚,那也只是楊行舟的內人,拋頭露面的非常不合適。

山寨中的事情自有楊行舟來處理,至于處理的好與壞,那也是楊行舟的事情,她要是真有什么想法的話,可以私下里對楊行舟說,但是在山寨眾人面前出風頭的事情,還是盡量不要做,無論自己的想法是好是壞,男人都不會喜歡。

她是恬淡的性子,人又聰明,文玉良這么一說,她便明白了,當下不再跟隨楊行舟,陪著文玉良一起鉆研黃黑虎的傷情來。

且說楊行舟,離開文玉良的小院之后,繞過一條胡同,便即進入山寨大院的會客廳里。

此時客廳里正負手站著一人,聽到楊行舟的腳步聲后,轉過身來,喝道:“楊寨主,你的禍事到了!”

此人身材矮矮胖胖,大臉盤子,鷹鉤鼻,一對黃褐色的眼眸,厚厚的嘴唇,雙下巴,穿一身古銅色的員外長袍,兩只手掌厚厚肥肥,挺著大肚子,模樣升為丑陋。

此時看向楊行舟滿面怒容,盛氣凌人。

楊行舟走到大廳里,笑道:“張兄這是這么了?怎么生這么大的氣?誰得罪你了?”

他抱拳行禮,一臉的莫名其妙:“小弟一向安分守己,有什么禍事?”

張寬哼了一聲,道:“安分守己?黑風寨什么時候安分守己過?你投靠朝廷,早就成了都護府的走狗!連造紙術都貢獻給了朝廷,嘿嘿,你們黑風寨還算什么綠林一脈?我問你!”

他手指楊行舟的鼻子,大聲道:“你們黑風寨是不是有個叫做黃黑虎的?他媽的,竟然打死了我大沙漠里的幾個兄弟,真是了不起啊!沒想到小小的黑風寨,還有這等高手!你把這黃黑虎交出來,再包賠一千兩黃金,這件事還能商量,膽敢多說半個字,你這黑風寨怕是又得被清洗一次!”

楊行舟點了點頭:“哦,聽張兄的意思,我們山寨的貨物,都是你的兄弟們劫的?黃黑虎也是你們沙漠中的弟兄打傷的?”

張寬肥胖的臉龐一陣抖動:“不錯!這黃黑虎一點規矩都不懂,路過大沙漠,連保護費都不知道孝敬,不劫他劫誰?他竟然還敢還手,竟然還打死了好幾名好手,當真是膽大包天!現在沙漠中的兄弟讓我來討要這個人,楊寨主,你不會不給吧?”

楊行舟微微笑了起來:“給!肯定給!不過得等上幾天才行,張兄要不先給沙漠里的兄弟說一聲,讓他們多等幾天,我不但把黃黑虎這兇手送給你們,還有一些薄禮孝敬沙漠中的兄弟。”

他說話之時,眼中光暈流轉,張寬的目光與楊行舟的目光接觸之后,再也難以挪動,就好像楊行舟的雙目中有著巨大的吸力,令他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大腦一片空白。

身子雖然保持著站立的姿勢,但思維已經凝滯,在屋內待了好半天后,這才渾渾噩噩走出房間,被山寨內的人安排到了一個小院內住了下來。

張寬走后,楊行舟嘿嘿笑了笑,轉身出屋,喊來程靈素:“師妹,玉蜂的蜂王漿還有多少?”

程靈素道:“存了很多,師兄,你要這些蜂王漿做什么?”

楊行舟笑道:“送禮!賠罪禮!”

他從懷里掏出幾顆紅色的藥丸:“師妹,這是我從別的地方得到的毒藥,叫做三尸腦神丹,這丹丸里封印有尸蟲,很是了不起。你幫我參謀參謀,看看怎么才能將這尸蟲放進蜂王漿里,而又不被高手發覺……”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