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三百三十五章 每個人都有故事
        “這楊行舟人長的十分討厭,就連坐騎都不是個東西!”

    胡鐵花看到面前的情形后,又是吃驚又是好笑:“這馬兒好厲害!”

    他在后面偷偷跟隨楊行舟和高亞男的時候,就曾看到過楊行舟的這匹坐騎,這赤焰火龍駒比尋常馬兒可要神俊太多,又高又大,赤紅色的馬鬃如同在風中搖晃的火焰,一看就非是凡品,觀看之人無不贊嘆。

    武林中人最喜歡的東西,就是絕世武功,神兵利器或者寶馬良駒,胡鐵花武功既高,見識又廣,神兵利器他倒是不稀罕,可是像赤焰火龍駒這種寶馬,他卻是十分的艷羨。

    現在看到面前這兩個人被馬兒尿了一臉,他本想將馬兒拉開,但是月光下看清楚這兩人的衣衫服飾后,反倒不急著出手了,地上這兩人破衣爛衫,衣服上都縫著小小的口袋,一個人是三個口袋,還有一個是兩個口袋,都是縫口的口袋,巴掌大小,其實說是補丁也行。

    這種口袋的縫制位置和大小,正是當今天下第一大幫派,丐幫弟子的身份標志,而這里是客棧的后院,丐幫弟子無緣無故跑人家客棧后院里面,怎么看也不像是做好事的樣子。

    胡鐵花知道丐幫現任幫主任慈武功高強,為人正直,對幫中弟子也要求極為嚴格,只是丐幫號稱天下第一大幫派,人數眾多,難免會出現一些敗類,偷盜東西更是常有的事情。

    而楊行舟的這匹馬兒如此神俊,難保有人不會起歹心,這兩個乞丐應該是想要偷盜馬兒,卻不曾想非但沒有將馬兒偷走,還被這馬兒打了個半死。

    “哈哈,有意思!”

    胡鐵花走到馬兒身邊,嘖嘖贊嘆:“這么厲害的馬兒,當真是世上少有,這哪是馬兒啊,這簡直就是老虎啊,還是個脾氣惡劣的老虎!”

    赤焰火龍駒見胡鐵花靠近,尥蹶子把地上的兩個乞丐踢飛,扭頭看向胡鐵花,不住噴鼻吐氣,一副防御的架勢。

    此時紅色巨鳥也飛了過來,落在了火馬背上,展開雙翅,低聲輕鳴,好像隨時就要俯沖向胡鐵花的樣子。

    “這倆畜生竟然還能聯手?”

    胡鐵花大奇,有心試試這馬兒和巨鳥有多大本事,剛剛邁開步子,眼前陡然一花,一道人影出現在他的面前,身材修長,一身白衣,正是楊行舟。

    “胡兄也在這里啊?”

    楊行舟來到火馬身前,伸手拍了拍馬兒的背脊,轉身看向胡鐵花:“你來的正好,這兩個應該就是盜馬賊,看樣子好像還是丐幫的,嗯,到時候我要是跟丐幫干起來,這件事的始末,還請胡兄做個證人。”

    他如此倏然前來,胡鐵花提前竟然毫無半分察覺,直到楊行舟的身子凝實之后,他才發現面前多了一個人,心中驚駭可想而知,若是楊行舟剛才對他出售的話,怕是刀子捅進他的身體里,他才能感覺的到。

    在這一瞬間,胡鐵花忽然產生了一種濃濃挫敗感,自從今日楊行舟現身之后,無論是從形貌還是武功,還是氣質和金錢上面,都遠遠超過了他,恐怕也就只有楚留香才能與楊行舟相提并論,但即便是楚留香,在武學一道上,也不可能是楊行舟的對手。

    他看了面前的楊行舟一眼,點了點頭:“這兩個乞丐確實像是盜馬的家伙,但你的馬兒已經狠狠教訓了他們,何不放他們一條生路?何必因為這個與丐幫結怨?”

    楊行舟哈哈笑道:“原來胡大俠也是一個心軟之人,果然什么人有什么朋友,我聽說楚香帥比你更仁慈,手中從來就沒有過人命,出道這么多年,從來不殺人,不知是也不是?”

    他說話間,抬腳跺地,一股勁氣發出,躺在地上的兩個乞丐被震的沖天而起,向院外飛去,就在他們身子騰空之時,楊行舟手掌一抬,兩枚大錢飛出,打中了兩人的左耳,將兩只耳朵同時割下:“可我不同,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楊行舟嘿嘿笑道:“以牙還牙,以血還血,人在江湖,要的就是快意恩仇!楚留香做事,實在太過迂腐,兄弟我十分的不贊同。”

    他這句話說完,這兩個乞丐方才飛出后院,落到了墻外,發出沉悶的響聲,隨后慘叫聲響起:“我的耳朵!”

    “他把我們的耳朵割掉了!”

    “快去稟報舵主,讓舵主跟我們報仇!”

    兩個乞丐不住大叫,聲音迅速遠去,看來剛才火馬并沒有對這兩人下死手,這兩人受傷并不太重,不然也不會跑這么快。

    這兩人身材算不上瘦小,每個人至少得有一百多斤,加起來怎么也得有三百多斤,可卻被楊行舟隨意一腳震的飛出院外,其實若只是抬腳踢人,胡鐵花也能將這兩人踢飛,難就難在楊行舟明明是腳掌踏在地上,距離這兩名乞丐還有一段距離,這兩人卻被震的的飛出院外,這才是令人胡鐵花感到震驚的地方,至于楊行舟以暗器削掉兩人的耳朵,反倒算不得什么驚人本領。

    “好內功!”

    胡鐵花高聲叫好:“楊兄弟,你修為如此深厚,果然天下少有,可不過丐幫弟子遍布大江南北,你得罪了他們,日后恐怕寸步難行。”

    楊行舟道:“丐幫怎么了?難道丐幫的人就不講理了么?楊某行的直,坐的正,怕他們做什么?偷我的馬兒,還有理了?”

    他伸手一指赤焰火龍駒:“我這馬兒乃是無價之寶,萬金難買,這小家伙想要偷盜這么一匹寶馬,便是送到官府,那至少也是流放的罪過,殺頭也不足為奇!”

    “我只是割掉這兩個盜賊的耳朵,已經是手下留情,怎么?他們丐幫還真敢再來找我的麻煩不成?”

    楊行舟一臉不屑:“真要是惹惱了某家,我挑了他們丐幫!”

    高亞男的聲音從不遠處響起:“楊公子好霸氣!這丐幫幫主和一些長老弟子為都認識,真要是打起來,我來給你作證,保證他們不敢把你怎么樣!再說任老幫主為人俠義,絕不會與你為難的,你放心好啦!”

    楊行舟笑道:“有華山派高女俠作證,我還有什么可擔心的?咱們回去,我繼續給你講我以前經歷的事情,保證你聽了還想聽。”

    高亞男嬌笑道:“是嗎?正要聽呢!”

    楊行舟胡鐵花點頭致意,隨后大步前行,重新向客房走去,只留下胡鐵花一臉呆滯的站在院內,在風中凌亂。

    “哎——”

    胡鐵花向高亞男伸出手臂,想要說點什么,最后張了張嘴巴,還是沒有說出來,只覺得一顆心隱隱作痛,好像空了一大塊似的。

    他返回客棧大堂,重新喝酒,越喝越難受,最后趴在酒桌上沉沉睡去。

    “他不會有事吧?”

    此時二樓的高亞男正悄悄觀看大堂內的胡鐵花,一臉關切之色,向對面的楊行舟道:“我可什么都聽你了,萬一他真的誤會咱倆的關系了,真的不要我了,我可跟你沒完!”

    楊行舟老神在在:“你放心,不會有事。你想想,胡大俠什么時候因為你喝過悶酒?有些東西,只有失去了,才會知道珍惜,尤其是男女之間的感情,以前不珍惜,等到失去之后,才追悔莫及。人世間最痛苦的事情,莫過于此!”

    他說到這里,心神飄忽,忽然想到自己前世在地球上錯過的那個女孩,聲音低沉了下來,輕聲道:“有時候人真的很傻,連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都不知道,胡鐵花也是這種人。只有讓他嘗試一下失去的滋味,他才會明白自己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高亞男深深看了楊行舟一眼,笑道:“原來你也是一個有故事的人。”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