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三百四十章 朱砂幫
        賭坊之內一片嘩然,夾雜一圈圍觀之人的笑聲,有些賭鬼賭博多年,卻從未見過賭色子比的不是點數,而是色子個頭的大小。

    “姓楊的,你這是強詞奪理!~”

    冷秋魂的臉色一會兒青一會兒白,對楊行舟怒道:“自古骰子比試大小,比的都是點數大小,哪有比各退大的?簡直是豈有此理!”

    他的鼻子都要氣歪了,從來沒有遇到過楊行舟這般不按套路出牌的家伙,但一時半會又摸不清楊行舟的路數,不敢太過無禮,但心中著實惱怒,單憑楊行舟這番舉動,就知道此人肯定是故意來找茬的。

    他所在的朱砂幫又名朱砂門,在江湖上赫赫有名,與丐幫、天星幫三家平分濟南府的天下,而快意堂便是朱砂門最為來錢的一個產業,冷秋魂作為看守賭場之人,在整個朱砂幫內的地位都不算低,雖然年輕,但是為人處世極為老成。

    但是面對楊行舟這般強詞奪理的事情,即便是他涵養再好,此時也忍不住心頭火起:“你若是正想比試,就不要如此戲耍在下,如果真的這樣都能算贏,我便是把錢給你,恐怕傳揚出去,對楊兄的名聲也不太好吧?”

    他腦袋低下,翻著眼睛看著楊行舟,皮笑肉不笑道:“你若是憑真本事贏了我,兄弟將這些賭注原封不動的給你,若是憑這些歪門邪道,便是贏了,恐怕也堵不住天下英雄悠悠之口。”

    楊行舟笑道:“是嗎?那好,你說怎么比?”

    冷秋魂道:“怎么比?那得按規矩來!”

    手一招,喊來荷官,拿出賭坊的肆力骰子,道:“這是我們快意堂的象牙骰子,骰子里絕沒有動過手腳,咱們一人五顆,還是比大小,大者為勝,你若是憑借真本事勝過我,那我心服口服!”

    楊行舟似笑非笑:“你確定?”

    冷秋魂心中一突,感覺楊行舟這句話里似乎透露出一絲戲謔之意,心中不自禁的生出一種說不出來的驚疑不定的感覺,但此時容不得多想,低聲道:“冷某說話向來算話!”

    楊行舟道:“好!你不后悔就成!”

    骰盅一揮,將五顆骰子全都收進骰盅之內,猛然搖晃了一下,“砰”的一聲,蓋在了桌面之上,隨后將骰盅緩緩掀開。

    冷氣魂等人凝神看去,只見五顆骰子竟然在桌面上猶如陀螺一般急速旋轉,片刻之后,“啪”的一聲,五顆骰子同時爆裂開來,每個骰子的表面一層全都從骰子的表面剝離,有點數的一面全都朝上,五顆骰子都是如此,每一個骰子都分為六面,每一面的點數都朝上,如此一來,那就是三十片的骰子點數朝上,加起來便是一百零五點。

    如此點數,恐怕是從骰子出現以來,從未出現過,看的圍觀眾人全都驚呼出聲。

    旁邊尋常賭徒還好,只覺得此事極為神奇,猶如變戲法一般,可是像冷秋魂和高亞男這些武功高手卻知道,這是楊行舟以絕世神功,驚人內力將這五顆骰子震裂,每一顆都震成均勻的六片,而且每六片都是點數朝上,除此之外,并無其他破損。

    這等操控內家真氣以至于入微之境的高明修為,簡直已經超出了冷秋魂和高亞男的想象,直到此時,冷秋魂才知道面前楊行舟到底恐怖到了什么程度。

    他剛才臉色是一會兒青一會兒白,現在一張臉卻是全都黑了下來,身子微微發顫,將面前的籌碼向楊行舟緩緩推去:“楊公子若是缺錢,直接吩咐小人便是,何苦給小人開這個玩笑?來人,拿六萬兩銀票來!”

    旁邊賭坊的幾個壯漢面面相覷,被冷秋魂呵斥了幾聲后,方才反應過來,急忙跑到后院,片刻之后,捧著一沓銀票來到楊行舟面前,恭恭敬敬的彎腰雙手遞給楊行舟:“請……請楊公子查驗!”

    楊行舟伸手接過,哈哈一笑,分出一半遞給高亞男:“見面分一半,高姑娘,這一半分給你了!”

    高亞男道:“給我作什么?我不缺你這點銀子!”

    楊行舟道:“不要?那算了!”

    高亞男:“……”

    她為人雖然高傲,但幾萬兩的銀票畢竟是大數目,見楊行舟毫不猶豫的收回,登時生出一陣失落之情,看著楊行舟也覺得討厭起來……

    楊行舟本想挑釁一下這快意堂,沒想到玩的過火,把冷秋魂給嚇著了,乖乖服軟,愿賭服輸,直接就把銀票給了自己,楊行舟伸手不打笑臉人,倒是不好意思再找他們的麻煩,因此收了銀票之后,哈哈一笑,轉身便走。

    高亞男隨他走出快意堂之后,問道:“楊行舟,你來這里到底是為剛才那個賭徒出氣,還是只想贏點銀子花花?”

    楊行舟奇道:“為賭徒出氣?我為什么為他出氣?天下賭徒十九該殺,吃喝嫖賭,只有賭博最能害人,一旦陷入其中,輕則損失錢財,重則家破人亡,沉迷賭博的大都是不可自拔之輩,基本上整個人都毀了,我為什么要為這種人出頭?”

    他笑道:“我這是看不慣這快意堂的做法而已,就想贏點錢心里舒服一點,他們若是不識抬舉,連錢都舍不得輸,那楊大爺自然不會饒他,少不了要鬧上一場,可是冷秋魂這小子竟然低頭服軟,我連找茬的理由都沒有,又收了這么一沓銀票,還有什么好說的?要是再打他們,你說我好意思么?”

    高亞男一時不知說什么是好,想了一會兒,道:“回客棧吧,你不是要去找丐幫弟子么?”

    楊行舟道:“你覺得還用我們特意去找尋丐幫弟子?”

    高亞男瞬間反應過來,這濟南到曲阜一帶,都是丐幫的大本營,如今楊行舟與丐幫結下生死大仇,肯定整個丐幫弟子都在尋找兩人,根本用不著刻意尋找丐幫總舵,人家自己就會找到他們。

    高亞男住的地方叫做迎賓樓,昨日楊行舟去了青樓,但是馬兒卻牽進迎賓樓后院讓人特意喂養,便是自己的隨身鐵槍也放在了迎賓樓里,被他插入了一塊巨大的青石之中,只露出一截槍攥,此時自然要回去牽馬取槍。

    兩人剛走到迎賓樓前,就看到門口聚集了一大群乞丐,看到兩人走來,這群乞丐呼啦一聲全都散開,片刻之后,一名青年人從客棧里走出來,看向楊行舟和高亞男:“高女俠,一別五年,一向可好?”

    這青年男子劍眉屋目,長身玉立,身上一襲青袍上,也打兩叁個補釘,相貌英俊,面帶笑容,但卻不怒自威,眉目間競自有一般懾人之力,氣度之沉穩,遠不像他這個年紀人所有。

    兩側的乞丐見他出來后,全都屏氣凝神,自動分成兩排,站在門口將他拱衛,愈發顯得此人身份尊貴,非同小可。

    高亞男看清此人面目后,頗有點不好意思,片刻之后收拾心情,點頭道:“南宮靈,你現在好大的威風啊,越來越像是一幫之主了,怎么?你是特意來找我為丐幫弟子報仇的么?”

    她與南宮靈有過幾面之緣,彼此雖然算不上好友,但好歹也有幾分江湖情義,這次將丐幫得罪的這么狠,自己也覺得有點對不住此人,但是丐幫弟子做事無法無天,實在不是東西,別說楊行舟出手殺人,便是高亞男遇到這種匪類,也不會留手。

    此時見南宮靈率眾在門口相問,旁邊一群乞丐滿眼兇光,看來已經存了為幫眾報仇的心思,高亞男自然不甘示弱,直接將此事挑明。

    南宮靈面色一變,片刻后展顏笑道:“高女俠說笑了,小弟怎么敢找您的麻煩,這件事與你無關,還請您不要插手其中,華山派與丐幫一向交好,免得兩家傷了和氣。”

    高亞男還要再說,被楊行舟伸手攔住:“你先退下!”

    他這一句話蘊含了極大的威嚴,高亞男竟然生不出半分抵觸的心思來,乖乖的向后退了幾步,事后自己也感到奇怪,不知道為何會這么聽楊行舟的話。

    “你是南宮靈?”

    楊行舟邁步向前:“現在的丐幫少幫主?”

    轟!

    他一步踏出,面前的南宮靈和眾多乞丐全都感到心神一顫,不自禁的產生一種即將跌倒的詭異感覺,但又都清清楚楚,腳下的地面其實并沒有晃動,感覺不對的只是是自己的精神,整個人如同陷入噩夢泥潭一般。

    南宮靈眼中流露出極大的恐懼之色,袖內倏然飛出兩把短劍,劍尖剛剛鉆出袖口,陡然脖頸一緊,已被楊行舟拎了起來,渾身力氣一霎時消失無蹤,便是想要扭動身子都無法做到。

    轟!

    楊行舟踏出第二步,地面瞬間裂開蜘蛛網般的細小縫隙,客棧門口幾十名乞丐全都被一股巨力震的跳了起來,落地之后猶如一捆捆稻草一般,吭都沒吭一聲,全都倒伏在地,一動不動。

    “竟然還真敢來找我!”

    楊行舟拎著南宮靈走進客棧,搖頭笑道:“當真好大的膽子!”

    高亞男站在客棧門口,看的目瞪口呆,而楊行舟手中的南宮靈卻在剎那間面若死灰,面對楊行舟如此駭人的手段,他已經沒有任何與其為敵的想法,心中剩下的只有絕望二字。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