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三百六十二章 當初的承諾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

    天經地義!

    李玉函夫婦屢次三番的向楊行舟出手,楊行舟怎么可能會放過他們,此番來蘇州就是要打死他們,只有將他們都打死了,敲山震虎,殺一儆百,殺出赫赫兇名,日后才會減少很多麻煩。

    也能讓不少人知難而退,不敢輕易算計楊行舟,在朝廷當皇帝,要恩施并用,才能服眾,才能做一個好皇帝,可是在江湖上,卻是誰手段高明,出手狠毒,誰才是惹不起的存在。

    就像是神水宮,雖然神水娘娘水母陰姬極少走出神水宮,但是當年的絕世兇威一直不曾消減,直到現在還是武林中的禁忌,只要有關神水娘娘的事情,大家都諱莫如深,極少談論。

    就如同朝臣不敢非議天子一般,即便是討論,也只是私下無人處才敢放開,大庭廣眾之下,很少有人敢對神水宮不敬。

    這種絕世兇威是打出來的,楊行舟深明其理,知道自己如果想達到水母陰姬的程度,自然也要殺人立威,讓人知道他的厲害。

    就像他在神雕世界里,東征西討,平南定北一樣,在這個世界里也得“平南滅北,掃蕩群魔”。

    “你竟然殺了他們!”

    一名老者呆了片刻,眼見楊行舟已經走出房門,這才反應過來,發出一聲長嘯,手中長劍化為一道閃電,刺向楊行舟后背:“你不能走!”

    楊行舟如同背后長有眼睛一般,負手緩行的身子倏然加快,瞬間到了院內,這老者一劍刺出,卻刺了一個空,身子趁勢前沖,也來到院內,長劍繼續向楊行舟后背刺去。

    擁翠山莊李觀魚,老來得子,就李玉函這么一根獨苗,現在楊行舟將李玉函夫婦殺死,這李觀魚一家登時成了絕戶,整個李家自然會衰敗下去。

    這老者是與李觀魚是過命的交情,又是從小看著李玉函長大的,此時驚怒交加之下,也顧不得什么宗匠風度,直接從背后向楊行舟出手,只想殺掉楊行舟,為兩個孩子報仇,只是背后對人出劍形跡無賴,但怒火中燒之下,一切都顧不得了。

    便在此時,楊行舟伸手前抓,一桿鐵搶已經到了他的手中。

    他之前出手擒拿李玉函夫婦時,手中提著的鐵槍便被他順手插到了院中一株老樹樹干之上,此時來到院內,長槍還在原地,當下伸手抽槍,也不轉身,長槍槍攥陡然向后刺去,這一槍突如其來,如同電閃雷轟,瞬間點中了背后老者刺來長劍的劍尖。

    砰!

    這老者手中長劍爆散成千萬塊碎片,向四周迸濺開來,在這持劍老者驚駭欲絕的眼神之中,楊行舟槍攥已經洞穿了他的心臟,貫胸破背,槍攥從他背后露出,隨后消失不見,回到了楊行舟的手中,鮮血自動從槍桿上滴下,長槍毫無半點血跡。

    楊行舟一擊之后,更不回頭,大踏步向院外走去,天上鳥叫聲傳來,在楊行舟踏出擁翠山莊大門的第一時間里,天上巨大的火鳥已經飛到了他的腳下,恰好以自己的背脊馱住了楊行舟的腳掌,隨后振翅高飛,向遠處正在劍池游泳捉魚的赤焰火龍駒飛去。

    一直到楊行舟離開許久之后,擁翠山莊的幾個老人方才從巨大的震驚中回過神來。

    “蕭兄竟然連他一招都抵擋不住!”

    一名瘦小老者看向李觀魚:“李兄,依我看,這個仇不要報了!”

    李觀魚一身血跡,看著面前被斬首的兒子兒媳,又看了看門外被楊行舟一槍刺死的老友,忍不住老淚縱橫,嘶聲道:“不要報仇!千萬不要報仇!死的人已經夠多了!”

    他人雖老邁,眼力還在,嚎啕大哭:“此人神力驚人,內勁曠古絕今,劍氣收發由心,他這……已經是天下無敵的氣象了!”

    他淚眼婆娑的看向自己的幾個老友:“人家這槍法之中,其實蘊含了極強的劍意,對劍術的理解之深,遠超老朽,這個仇千萬不要報了,此人比神水娘娘都要可怕!”

    旁邊幾名老者默默無語,能讓一名死去親兒子的父親都生出不敢報仇的心思,這楊行舟的恐怖之處,可想而知。

    劍池。

    清澈的池水中,一匹馬正在其中游來游去,時不時的扎一個猛子,向水底下沉,片刻后再冒出水面時,大嘴里已經銜了一條不住甩尾的大魚。

    馬兒游泳倒還好說,很多人都見過,但是馬兒竟然在水中捉魚,卻是聞所未聞,劍池附近本就有不少游客,此時全都被吸引過來,俯身觀看。

    這火馬還是個人來瘋,看的人多,它越興奮,在水面上不住撲騰,如同水底冒出來怪物一般,引發游人陣陣驚叫。

    楊行舟騎著火鳥來到劍池上空時,這火馬正在水面上搖頭晃腦,嘴里一條大魚已經被它吞掉了一大半,四周游人不住驚嘆。

    “唳!”

    火鳥在空中發出一聲尖利的鳴叫,盤旋了一圈之后,向遠處飛去。

    正在吃魚的火馬嚇了一跳,陡然從水面上沖出,身子猛然一抖,水滴四濺,在四周游人的驚叫笑罵聲中,叼起岸邊的馬鞍,馬鐙,邁開四蹄,向火鳥追去。

    一直到了蘇州城邊,方才追到路邊的楊行舟,臊眉耷眼的來到楊行舟身邊,大頭在楊行舟身上不住蹭來蹭去。

    “走吧!”

    楊行舟哈哈大笑,手掌在火馬的頂門拍了一下之后,方才整理馬鞍轡頭,策馬前行,邊走邊罵:“你一個馬兒,下水抓魚像什么話?被人圍觀感覺很好?”

    赤焰火龍駒被訓斥的耳朵都耷拉下來了,一直走到昆山之后,這馬兒方才重新精神抖擻起來。

    到了昆山之后,楊行舟找了家客棧住下,開始考慮自己下一步去哪里。

    既然柳無眉是因為水母陰姬的緣故才要殺自己,那么無論如何,楊行舟都要去神水宮走一趟,第一是要兌現自己諾言,當初給水母寫信之時,楊行舟便已經說明,要將還是司徒靜之人的身份告知水母,但是自己在少林寺忙于歸納武學,竟然將這件事給忘了,待到想起來時,身邊卻又沒有了楚留香這么好使的送信之人,而除了楚留香之外,很少有人知道神水宮在哪里。

    因此這件事便耽擱下來,到了現在,自己許諾給神水宮的事情,也是時候兌現了。

    不過首先要找到楚留香才行,找不到此人,就很難找到神水宮位置,他若是沒有殺死李玉函夫婦,或許還能問出神水宮的位置,可是現在已經殺死他們,將擁翠山莊的人得罪的死死的,自然沒法再去詢問,因此只能依靠自己了。

    想了想,覺得丐幫弟子遍天下,既然要找楚留香,那就先找丐幫弟子詢問一下,看他們能不能幫自己傳個話。

    只是楚留香的身份極為神秘,他是絕世大盜,天下間見過他真正面目的人其實極少,此人化身千萬,戴著人皮面具浪蕩四處,即便是丐幫弟子也未必能把握到他的行蹤。

    “想要找到他,怕是只能從他的朋友那里開始了,嗯,這家伙的朋友除了胡鐵花、姬冰雁、高亞男之外,到底還有誰?”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