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三百九十六章 小手段
    黑風寨中。

    后衛隊已經將之前截殺的降兵和己方的傷員全都連夜拉到了黑風寨中,早有幾名跌打大夫上前查驗傷口,為傷員救治,至于降兵,則綁起來,扔到一邊。

    “黑虎竟然沒有返回!”

    楊行舟嘆了口氣,不住搖頭:“考驗老虎的時間到了!傳令下去,讓萬黑蟒派出三百人馬鼓足藥粉,在上風口等待,若是黃黑虎情勢危急,便放麻藥攔截敵人!”

    傳令兵走后,楊行舟集合山寨人馬,讓他們隱蔽在黑風寨各個角落,準備好弓弩,嚴陣以待。

    邱長生此時已經在百獸門附近掃蕩了不少寨子和小宗門弟子的家眷,暗中與攻打黑風寨的那些人取得了聯系,將百獸門的一系列舉動和打算全都知悉,

    武林宗門畢竟便是朝廷,散兵游勇之類,在自身情報保密方面,根本就沒有保密措施,武林宗門有恩怨的話,不就是真刀實槍的作戰么?即便是有人施展詭計,那也只是在作戰方式上玩一些花活,與黑風寨這種系統的作戰模式截然不同。

    情報鋪開,在沙盤上針對可能發生的情形提前做出種種推演討論,以應對各種可能發生的突發狀況,同時施展各種攻心政策,暗中策反敵軍,以最小的代價,干掉最多的敵人,等等手段,都是正規軍和野路子的本質區別。

    見楊行舟讓山寨中的兵士手持弓弩在山中樹林隱蔽,程靈素一陣緊張:“師兄,難道百獸門的人真的會攻打到咱們的山門這里?”

    楊行舟笑道:“人家有空軍吶,直接飛到大后方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

    程靈素頓時明白過來,看向楊行舟身邊的火鳥:“如果百獸門的人都有這般飛行坐騎的話,咱們是不是只能挨打不能還手?”

    楊行舟道:“也不盡然!只要他們敢來,咱們山寨之中便會燃起烽煙,管教他們有來無回!”

    程靈素知道楊行舟口中的烽煙定然是加料的烽煙,以之對付上空飛禽,確實是最佳方法,不過若是趕上大風天氣,效果肯定會大打折扣,為今之計,只盼天公作美,否則的話,山寨眾人必定傷亡折損不少。

    旁邊的文玉良上上下下的看了楊行舟幾眼:“行啊臭小子!我以為你讓山寨兵士拿弓弩隱蔽,卻沒有想到,你還有放毒煙這一招!你還別說,老子還真沒有想到用毒煙對付百獸門的飛禽戰隊,果然年紀小,腦子就是靈活!”

    楊行舟嘿嘿笑了笑,道:“這只是最基本的應對方式而已,文老頭你又何必大驚小怪?既然是戰爭,那就要針對敵人的優勢和弱點進行針對性的打擊,百獸門既然馴養飛禽走獸為己用,那么咱們就得研究出針對他們的方法才行,總不能老是挨打不還手。”

    他說到這里,負手看向鳳鳴山方向:“就不知長生他們現在進行的怎么樣了?”

    邱長生此時正走在鳳鳴山百獸門旁邊山峰的叢林之中。

    丈二長槍被他抗在肩頭,在其身后,五十名黑風寨中的精銳好手安靜的跟隨,整個山間小道上除了沙沙的腳步聲外,便是風動樹林和鳥鳴聲音。

    作為黑風寨最為出彩的青年一代高手之一,邱長生與第一元良、雷天武既是好友又是競爭對手,三人都被楊行舟看重,雖然不曾拜楊行舟為師,但在他們心中,楊行舟早就成了他們的師尊,三人為了不負楊行舟的期待,無論是習文還是練武,都是黑風寨青年一代中的佼佼者,尤其是邱長生,每次都穩穩的壓了第一元良和雷天武一頭。

    “黑風三杰”之中,邱長生堪稱三人之最,三人的武功智慧,遠超同儕,只不過第一元良和雷天武志在江湖,只有邱長生在楊行舟的熏陶之下,人在江湖,卻又超出江湖,并沒有把自己限定在江湖之中。

    他和第一元良等人,早就從楊行舟整合山寨的一系列手段之中,看出自家師尊所謀者大,絕非小小的黑風寨所能束縛,甚至整個塞外之地,都未必放在自家師尊眼中。

    第一元良和雷天武離開黑風寨時,雖然說兩人名義上是去中原闖蕩江湖,見識中原風貌,結交各路豪雄,但是邱長生卻知道,這兩人必定還身懷別的任務,畢竟楊行舟從來不做毫無意義的事情,基本上每件事都能充分利用到最大程度。

    比如這一次,他率領黑風寨一百多名精銳兵士,暗中捉拿掃蕩與百獸門交好的勢力,再將這些人的家屬捉拿囚禁之后,便開始從中找尋可以作為細作的苗子,開始秘密發展下線,選了不同的男女,以利相誘,選準了對方的弱點,突破心理防線,暗中埋下旗子。

    估計很少會有人想到,只是在短短的時間之內,黑風寨人便已經開始滲入敵人內部。

    將勇于反抗的一些人殺掉之后,確保不會在鬧出亂子來,邱長生率領身后弟兄,悄悄向鳳鳴山百獸門的所在摸進,此時百獸門內有將近一半的高手和弟子都下了山,去攻打黑風寨,剩下的一部分人中,自然有不少高手,但也有庸手在其中。

    邱長生這一次冒著巨大的風險前來,目的就是山上的留守人員。

    他正在攀登的這個山峰與百獸門所在的主峰還有十多里的距離,只是這座山峰之內頗多毒蟲,山勢又極難攀登,因此百獸門人并未在這座山峰上按下住所,平日里除了偶爾幾個弟子前來捕捉毒蟲之外,很少有人光顧這座荒山。

    但偏偏今天這山上就有人。

    前方窸窸窣窣的聲音傳來。

    正在行走的邱長生身子忽然頓住,左手揚起。

    在他身后保持一定距離跟隨的十三名好手同時摘下了身上的長弓,剎那間彎弓如滿月,羽箭指向前方。

    邱長生雙耳微微抖動,聽著細微的聲音正向自己靠近,雙目微微瞇起,手掌忽然指向身子一側,十三名弓手毫不遲疑的松開弓弦,羽箭剎那間將邱長生所指的方向籠罩。

    慘叫聲響起。

    邱長生再次抬手,十三弓手后退,警惕的看向四面八方,身后走來七名青年兵士,齊齊揚手,幾個白色用紙張做成的藥包飛出,扔向慘叫的方向。

    隨后弓箭手再次射箭,將空中的藥包射爆,登時化為一團團的煙霧,將方圓十幾丈全都籠罩起來,咳嗽聲隨之傳出,一名女子的聲音響起:“救命……”

    噗!

    箭雨再次向前方射出,救命聲戛然而止。

    整個山林忽然安靜下來,一直等了一盞茶的功夫,邱長生方才手持長槍,緩緩向前行進,片刻之后,血腥氣傳來,一男一女的尸體躺在前方,渾身被利箭穿透,死不瞑目。

    看衣衫正是百獸門的弟子,這應該是一對情侶,偷偷跑的這荒山之中,卻莫名其妙的送了命。

    邱長生微微嘆息,片刻后收斂心神,吩咐道:“不用管他們,繼續上山!”

    有了這個變故,眾人加倍小心,黃昏時分,眾人已經到了山頂,邱長生測了測風向,長長舒了口氣,吩咐眾人:“打開藥袋,取出三陰風花粉,含上解藥,戴上口罩。”

    “收集干柴,點火!”

    “把藥粉扔到火堆上,注意不要讓對面山峰看到火光!”

    “撤!”

    縷縷煙霧在幾十起火堆上飄起,融入虛空之中,在山風的吹拂之下,向著百獸門所在的主峰飄去。

    此時百獸門中,拓跋武正手持酒杯,正與附近幾大勢力的首領飲酒取樂,智珠在握。

    “拿下黑風寨,只需一日之功!”

    他掃視四周,自信滿滿,對面前眾人嘿嘿笑道:“楊行舟不過是黃口孺子,行事卑鄙齷蹉,完全入不得臺面,我幾名師弟出馬,連同飛禽戰士,又有諸位鼎力相助,小小的黑風寨何足道哉!”

    .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