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四百七十一章 厲兵秣馬
    “好刀法啊!”

    楊行舟將手中黑木令牌翻來覆去的看了好一會兒,伸出手指輕輕撫摸令牌上刻著的字體,細細體會當初字體上蘊含著的刀客的刀意,越是感應就越是對操刀之人的刀法感到佩服:“出刀痛快沉著,刀法自然如流水,行乎其行,止乎其止,意到力到,真氣內斂而精神外放,了不起!了不起!”

    他指尖觸摸字體,腦子里模擬這刻字之人的刀法意蘊和修為高低,越想越驚:“單論刀法我或許不比他差,但是這種刀意殘留精神外放的本領,我卻大大的不如!真要是對上此人的話,只是招式內功對敵,我即便是不如他,也不會輸,可是他精神力量這般強,抽刀而意留,可能一個眼神過來,就能令我精神動搖,從而自亂陣腳,被他所乘。”

    楊行舟本身在小世界里修行了差不多得有兩三百年時間,一身內功修為簡直是驚天動地,不但將少林寺的金剛不壞神功修煉到了決定之境,便是龍象波若功也被他修到了第十三層的圓滿境界,內功招式,無雙無對,自認足以與天下英雄一較短長。

    可是現在見識到了令牌上的高手刻字,才發現這刻字之人的武學境界之高,刀法之妙,竟然比他還要高明幾分,自然感到驚心。

    其實他不知道的是,這令牌上的字跡乃是萬壽觀當初的開山祖師的大弟子所刻,此人驚才絕艷,刀法蓋世通神,在拜入山門之前曾是一個木匠,之后當上道人之后,發揮自己的特長,砍伐了一株墨玉古樹,制成了三十三枚黑木令,對應三十三隱門之數,交給門下弟子使用。

    現在這萬壽觀的開山大弟子早就仙逝多年,這令牌已經傳了十幾代人,今番才有一枚落在了楊行舟手上,卻把他嚇的不輕。

    “他媽的,真要是拼死相斗,憑老子的毒術和暗器等手段,就不信弄不死他!”

    楊行舟思慮多時,心中陡然生出一股豪氣來:“我在小世界里能縱橫天下,殺人陰人無所不為,在這大離王朝之中,又有什么理由縮手縮腳?怕他個鳥!”

    他在小世界里當了多年帝王,一向都是別人怕他,而不是他怕別人,今天吃這令牌一嚇,反倒激發出一股狠勁:“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倒是要看看這萬壽觀又多厲害!”

    楊行舟心中發狠,面上不顯吩咐身邊邱長生:“長生啊,最近你帶著大家都好好操練起來,不可有半點懈怠,還有,明天我給你一百粒蛇膽丸,作為軍中獎勵,軍演前三名的隊伍,就有資格瓜分這一百粒丹藥,你告訴兄弟們,一定要好好操練,勤修武功,這段時間可能會有大敵前來,都做好準備。”

    邱長生抱拳拱手:“是!”

    楊行舟看了手持雙斧的黃黑虎一眼:“老虎,你這段時間一心修行便是,你殺了萬壽觀的人,人家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到時候再來咱們山上時,怕是要對你出手,你得有這個準備。”

    黃黑虎哼道:“我不怕!就剛才這幾個道人,他們便是聯手合擊,我也能干掉他們!”

    他現在出手勢大力沉,體力似乎無有窮盡,與人對敵之時,只要敵人不能在短時間內殺死他,那么死掉的一定是他的敵人。

    這家伙修行了金剛不壞體和神照經,又修行了九陽神功,還練了龍象波若功,諸般神功匯于一身,堪稱血多皮厚,剛才即便是萬壽觀的八九個道人齊齊出手,也還真的未必就能勝過黃黑虎一個人。

    對于黃黑虎的修為楊行舟心中有數,知道如非真正的高手,一般武者絕不是他的對手,當下點了點頭,轉向萬黑蟒:“黑蟒,你如今也是軍中教頭,修為不低,幾個月后,必有一場惡戰,你是山中的大將,到時候敵人來了,你得第一個站出來。”

    萬黑蟒正在呆呆出神,聽到楊行舟的吩咐之后,嚇了一跳:“啊?”

    他登時焦急起來:“不是,大帥,這些道人這么厲害,還是傳說中的隱世門派,我們怎么可能是他們的對手?我到時候第一個站出來,豈不是第一個被他們干掉?要不……”

    他小心翼翼的掃視四周,湊近楊行舟,小聲道:“……咱們還是退回黑風寨算了!”

    這家伙膽子最小,遇到點事情就想打退堂鼓,堪稱黑風寨最慫的家伙,今天見飛龍子口氣甚大,心中先自怯了,聽楊行舟要他以后對敵第一個站出來,登時害怕的要死。

    楊行舟又好氣又好笑,看了萬黑蟒一眼,忽然大聲道:“什么?你要單槍匹馬挑戰萬壽觀?這怎么使得?你一個人怎么可能是他們的對手?這樣吧,如果萬壽觀真的打了過來,你第一個出面,殺死他們三個人,我就給你記上一功!”

    萬黑蟒一愣:“……”

    楊行舟道:“既然你不反對,那就這么定了!”

    萬黑蟒:“我……那個……我……”

    楊行舟:“行了,就不要表忠心了,大家伙誰不知道你武功高強,對我們山寨忠心耿耿?聽說你有個綽號,叫做‘聞風而逃’,這綽號是何等的霸氣?敵人只要聽到你的名號,就嚇的抱頭鼠竄!黑蟒,這防御山門的第一道關卡可就交給你了!”

    萬黑蟒因為膽小怕事,被人暗暗起了一個“聞風而逃”的綽號,嘲笑他膽小如鼠,聽到點動靜就想逃跑,現在被楊行舟這么一說,這個綽號的意思忽然變成了一個截然相反的意思,成了敵人聽到他的名字而嚇的逃跑了。

    大廳內眾人都知道萬黑蟒的性情,都知道楊行舟這是故意整治萬黑蟒,大家伙對視一眼,暗暗好笑,全都叫道;“不錯,萬教頭武功高強,急公好義,最喜一馬當先,這守山的第一道關卡非他莫屬!”

    “我看行,放眼全山,能擋得住萬壽觀高手的,除了咱們大帥之外,就只有萬教頭能夠勝任!”

    “兄弟們,讓我們敬萬教頭一碗酒喝!”

    眾人吵吵嚷嚷,將這件事便這么定了下來,只剩下臉色大變的萬黑蟒,張口結舌,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呆愣了好半天,方才向楊行舟哀求道:“大帥,我實在難以勝任……”

    楊行舟道:“什么?你要一人坐鎮?好家伙,這才幾天不見,你已經這般豪氣了么?好,我準了!山腳的第一關,就交給你一人鎮守……”

    萬黑蟒大驚:“不不不,我是說需要一些兄弟們一起與敵人對陣。”

    楊行舟嘿嘿笑道:“這樣啊,那行,給你一百精兵,在山腳隨時應對,若有強敵來犯,點煙花示警!”

    他在飛狐世界里,曾學會了一項制作眼花的手藝,后來在黑風寨內傳給了幾個傷殘兵士,讓他們負責制作這等特有的煙花,以便傳遞警訓,分辨敵我。

    這煙花有特殊的發射方法和裝填火藥的順序,只有有限的人能夠知曉,基本上不會存在敵人拿著煙花冒充自己人的情況發生。

    萬黑蟒到了此時已經不敢不聽命行事,當下一臉絕望的向楊行舟行禮道:“是,屬下遵命!”

    楊行舟哈哈大笑:“很好,很好,你終于能獨當一面了!”

    整個大廳里的人都轟然大笑。

    將眾人都安排好之后,楊行舟不再外出,仔細操練手下兵士,召集能工巧匠,打造兵器,同時購買戰甲,馴服百獸門遺留下來的飛禽猛獸,以做兵士們的戰寵。

    山下方圓幾百里的肥沃良田都被種上了水稻和玉米,夾雜地瓜和土豆等雜糧作物,長勢極好,又組建當地民眾興修水利,灌溉農田,形勢一片大好,如無意外,來年定然是一個豐收年。

    一切都像好的地方發展,但是因為萬壽觀的事情,導致鳳鳴山上下眾人都提著一顆心,生恐有朝一日被攻上山門,那時候麻煩就大了。

    本來楊行舟想去關內走一趟,會一會關內的諸多高手,也因為發生了這么一檔子事,不敢輕易離山,如果他不在山上,萬壽觀的高手真要是過來,黃黑虎等人鐵定擋不住。

    “還是太過弱小啊,若是老虎他們每一個人都有我三成修為,我這鳳鳴山便能固若金湯,可惜他們太弱了!”

    楊行舟無可奈何,只得留在山上,監督眾人訓練,教導大家修行,如此忽忽半月過去了,竟然一直太平無事,鳳鳴山眾人就如同繃緊了的弓弦,隨時等待敵人的進攻,可是彎弓搭箭多日,竟然不見敵人蹤跡,反倒都生出一種不耐煩的感覺來。

    刀子只有舉起來還未砍下的時候,才最為可怕,真要砍下來時,卻也沒有時間多想了。

    這一日,楊行舟依照慣例召開早會,會議開到一半,便聽到不遠處有飛禽破空之聲,隨后院內緊急腳步聲響起,傳令兵來到大廳單膝跪地:“報,山下五十里,來了大批人馬,不知是友是敵,萬將軍搞不清對方的身份,不敢擅自主張,到底是出手盤查,還是靜觀其變,還請大帥定奪。”

    楊行舟霍然起身:“可是萬壽觀的人?不對,萬壽觀真要是對我們出手,第一波人馬應該是飛禽戰寵才是,畢竟當初百獸門可是對他們上供了不少飛禽猛獸。去查,看一下到底是什么人?”

    傳令兵領命騎上飛禽,上山下飛去,楊行舟好奇心起,也想去見見到底是什么人,當下結束會議,喚過火鳥,向山下飛去。

    人在空中便遠遠看到幾十里外有兩幫人馬正在拼死相斗,喊殺聲即便是相距幾十里,依舊隱約聽的見,不時有尸體倒地,血染大地。

    楊行舟越看越是好奇:“這兩幫人馬怎么像是朝廷兵馬?戰陣沖殺,簡單直接,一看就是軍中手段,他們到底是什么人?”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