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四百七十二章 義正言辭
    在這個主世界里,楊行舟只見過兩撥有正規作戰能力的勢力,一個就是西域都護府牟海峰下屬的軍隊,另一個則是黑風寨自己培養出來的軍隊,除此之外都是些散兵游勇,就像之前的金沙盜,雖然個體修為高明,但真要對上黑風寨的正規軍,一百對一百可能比不過他們,但是三百對三百,金沙盜絕對難以抗衡。

    這就是正規軍與草臺班子最大的區別。

    紀律性和服從性,以及戰斗技巧上的配合,絕不是一般武林人士所能抗衡,進退同步,戰陣互補,發揮的威力自然極大。

    而遠處正在交手的兩撥兩撥人馬都有這種正規軍的特質,彼此人馬沖撞,每一次沖殺都有大批人倒在血泊之中,凌厲兇狠,一擊必殺,沒有過多的花招,就只有沖刺、劈砍、格擋幾個簡單的動作,但殺傷力十足。

    兩撥人馬中,人少的一撥都是紅甲罩體,清一色的紅色坐騎,手中長槍,腰垮彎刀,一個個身手矯健,手中長槍如靈蛇一般在空中游動穿刺,每一槍下去,對面的黑衣騎士中必有一人中槍。

    與這些紅衣騎士對敵之人,大都是身穿黑色甲胄,但也有一部分人穿著各式各樣的衣服,手中兵器五花八門,一看便是江湖中人的手段。

    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幾百人全都黑布蒙面,與幾十名紅衣兵士舍命相搏。

    身穿紅色甲胄的騎士們雖然一個個戰術高明,騎術過人,但畢竟人少,先前已經傷亡了不少,如今還有戰斗能力的人,滿打滿算也就六十多名,而圍攻他們的蒙面人至少有五六百,現場幾乎是十比一的戰斗形式,而且蒙面人的修為也不低,如此纏斗之下,每有五六名蒙面人身死,便能換回一名紅衣騎士落馬,而只要騎士落馬,生命基本上就走到了盡頭。

    楊行舟生平經歷過無數大小戰役,不遠處的戰斗雖然慘烈,但在他眼中也不過如此,不足以令他動容,這紅黑雙方交戰,絲毫引不起他的興趣,令他感興趣的是紅衣騎士隊伍中間被嚴密保護的一輛馬車。

    這輛馬車顏色與普通馬車沒有多大的區別,刷著清漆,原木材質,只是比普通馬車要稍微小了一點,拉車的不是普通馬兒,而是一種與馬兒極為相似的動物,小頭粗頸,渾身細小的鱗片,四蹄上的關節處各有倒刺生出,張口吐氣時,露出一嘴獠牙,腦門正中卻又露出一截小小的犄角,尖銳鋒利,猶如鐵刺。

    這種拉車的怪獸共有兩匹,拉著車子被紅衣騎士們圍在中間,不時的張口吐氣,發出響亮的吼叫。

    “臥槽,獨角青鱗獸?還是兩匹!這車子里到底是什么人?”

    楊行舟看清楚拉車的怪獸之后,登時一驚。

    他經營黑風寨多年,尤其是最近這兩年將整個黑風寨經營的好生興旺,便是江湖和朝廷的消息也傳遞的是十分及時,對于這個世界的一些事物的認知也在逐步加深。

    他知道這個世界的諸多坐騎之中,馬兒最為平常,基本上外出之人都多以馬兒為腳力,馬兒種類極多,駑馬自然不屬于真正的坐騎,真正的千里馬之類的寶馬良駒才是江湖人士和軍中將士們的最愛,楊行舟的赤焰火龍駒已經算得上寶馬良駒中的上品了。

    但是比赤焰火龍駒更神俊的馬兒也不是沒有,不過一般人很難獲得,大都被名山大派的高手獲取,或者是朝廷中的貴人所得,其中與馬兒極為相似的坐騎中,青驢最為有名,與青驢并列的還有青龍馬,煙霞獸,其中還有一種坐騎極為難得,那便是獨角青鱗獸。

    獨角青麟獸乃是龍種,據說與麒麟有血脈上的關聯,力大無窮,奔行如電,渾身上下刀槍不入,雖是坐騎,但說成是兇獸也不為過,老虎豹子等猛獸遇到獨角青鱗獸也只有乖乖被弄死的份。

    只是這種青麟獸極其難得,恐怕只有真正底蘊深厚的世家和宗門才會養著那么一兩頭,一般的小門派想都不要想,要知道光是一個獨角青鱗獸就可堪比擬一名武道大高手,一些小門派的弟子便是全都加起來,也未必是一頭青麟獸的對手。

    而遠處的馬車,拉車的畜力非但是獨角青鱗獸,而且還是兩頭!

    “這車里人到底是特么的什么身份?”

    楊行舟心中驚訝萬分:“牟海峰是干什么吃的?這么一個大人物路過西域都護府,他竟然沒有派遣大隊人馬相護,他是故意的還是真的不知道西域來了這么一個人?嗯,也有可能這車內之人是從關外返回中原,并不是出關,而是入關。如此一來,牟海峰不清楚此人的到來,倒也說得過去。”

    能以兩頭獨角青鱗獸拉車的人,身份地位可想而知,若是在西域出了什么好歹,別說方圓百里的勢力肯定會遭到波及,便是牟海峰這個西域大都護怕是都要受到死人身后勢力的報復。

    一個大人物,若是病死了,老死了,只要是正常死亡,那就沒有什么問題,可若是橫尸街頭,被人殺死,那么必定會有一大波人為這大人物陪葬。

    就好比皇帝在某個州府遇刺,當地官員有一個算一個,怕是一個個都不會善終,附近任何可疑的組織都會遭到滅頂之災。

    楊行舟在小世界里,就曾在西方街頭遭受到刺殺,勃然大怒,安保部徹查天下,將上千個地下組織連根拔起,死了十多萬人,當真是血流漂杵,人頭滾滾,百年之后談及此事,國民猶自心驚。

    現在被圍攻之人距離鳳鳴山只有五十多里地,要是不出什么問題還行,真要是被人殺死,這人身后的勢力前來報仇,鳳鳴山首當其沖。

    你說你沒有參與截殺之事,誰會相信?人家是為死人報仇,又不是跟你講道理,一個江湖門派而已,弱肉強食,殺了也就殺了,就當為被殺之人殉葬。

    況且這些蒙面人圍殺紅衣人,若是取勝,他們為了掩蓋消息,很有可能對附近的鳳鳴山出手,這種情況未必不會出現。

    楊行舟腳踏火鳥,心念電轉,已經有了決斷,待到火鳥落在山下一處搭建好的營地之后,萬黑蟒率領上百名精銳兵士前來迎接,對楊行舟道:“大帥,這兩撥人馬已經廝殺了好一段時間,下面兄弟們在空中巡邏發現時,他們都已經交手了,現在還在拼斗,死了不少人。”

    他一臉忐忑的看向楊行舟:“大帥,咱們應該怎么辦?”

    楊行舟目光閃動,一臉正氣道:“我等身為江湖子弟,俠義中人,自該扶危救困,行俠仗義!前方蒙面人以多欺少,一看就不像是好漢所為,而且藏頭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與金沙盜有幾分相似,定然是劫掠四方的強盜。”

    在萬黑蟒一臉愕然之中,楊行舟對面前一百多名兵士吩咐道:“這種劫匪妖人行事,我鳳鳴山堂堂名門正派弟子,豈能坐視不管?諸位,收拾兵器,隨我上陣殺敵!”

    萬黑蟒擔心道:“大帥,這些人戰力不低,兄弟們真要是出手,恐有傷損。”

    楊行舟斷然道:“我等名門正派,為了正義,豈能在乎折損?大義為重!”

    當下率領一百多名精兵良將,跨馬緩緩前行,一直等到紅衣人戰死了一大半,只剩下七八個,而圍攻的蒙面人也只有三四十名后,楊行舟方才提起長槍,一臉正氣的指向前方:“小的們,路見不平拔刀相助,我等習武多年所為何來?就是為了今日扶危救困,舍命救人!”

    長槍一擺,喝道:“隨我殺敵!”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