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五百一十四章 治傷
    為了修煉絕世魔功,竟然能將自己的摯愛女子主動送到另一個男人懷中,然后忍受那種非人的嫉妒和殘酷的心理折磨,在極度的負面情緒中修煉魔種,靜待魔種成長,龐斑這種騷操作實在是讓楊行舟嘆為觀止。

    自己給自己戴綠帽子,然后戴著綠帽子修行道心種魔大法,楊行舟想想都覺得好笑。

    “果然魔門中人一個比一個狠,龐斑作為魔師,更是狠上加狠,楊某自愧不如。”

    聽完烈震北剖析道心種魔大法之后,楊行舟哈哈大笑,笑聲良久不絕:“恐怕也只有這等狠人,才能修成這少有人能夠修成的魔功。”

    厲若海點頭道:“我曾聽聞,昔日龐斑在蒙赤行死后,便赤足在草原上行走三年,磨煉自己的身心,已經算得上一種苦修,這次道心種魔大法更是超出以往,在精神上自虐,愈發的魔性,龐斑能找出這么一條道路,當真了得!”

    眾人說到這里,都對龐斑此人的心性和毅力佩服萬分。

    按常人的觀念之中,到了龐斑的地位,權利美女可謂是予取予求,便是成為一名蓋世君王也未嘗不可,可他也依舊初心不改,將追尋天道作為畢生追求。

    仔細看龐斑的人生經歷,就會發現此時比厲若海都要自律,這么多年來一直都是單身狗,與慈航靜齋的言靜庵也只是有了一點精神上的戀愛,卻無肉身上的實質接觸,這哥們不愛財,不愛權,不好色,人之大欲他一樣都不喜歡,自始至終就只有一個人生目標,那就是修行,修行,再修行!

    以超脫為自己畢生追求,這一點無論是厲若海和浪翻云都比不過人家。

    可以說,龐斑力壓武林六十多年,絕非幸事,這是人家硬生生的打出來的,就算是一個普通人能有他這般鋼鐵的意志和自律性,想必成就也不會太差。

    “現在兄弟已經將多年對道心種魔大法的推測全都說了出來,如何醫治行烈,想來楊兄和若海兄心中也都有考量,以小弟來看,若海兄是行烈的師尊,對他體內的真氣最為熟悉,可以幫我定位他體內最詭異的那一股真氣,而楊兄醫術過人,可與我一起施針,多面下手,將龐斑留在行烈體內的惡氣化掉。”

    楊行舟眉頭一挑:“化掉?”

    “不錯,化掉!”

    烈震北笑道:“合你我三人之力,再加上之前在行烈體內留下一縷生氣的高人,咱們四人同時出手,將行烈救治的恢復如初自然沒有什么難度,但若只是如此簡單,太也丟咱們的臉面,現在既然要救,那就要救得的徹底。”

    他對眾人道:“讓行烈體內的真氣與若海兄和龐斑以及那位高人的真氣融合在一起,那才能顯出你我的手段!”

    楊行舟饒有興致道:“非常具有挑戰性啊,倒是可以試試,反正死的又不是我。”

    風行烈臉上一僵,對楊行舟怒目而視。

    楊行舟哈哈笑道:“看什么看?就算把你治好了,你也打不過我!”

    忽然邁步欺身,伸臂抓向風行烈的脖頸。

    他這一下出手突然之極,即便風行烈被稱為白道青年第一高手,也有點措不及防,勉強側身躲開楊行舟這玄妙無方的一抓,正欲喝問之時,后背大椎穴忽然一麻,緊接著整個身子便被拋上半空。

    直到身子在空中旋轉之時,他才反應過來:“老師竟然也對我出手了!”

    厲若海將風行烈扔到半空之后,出手如風,兩只手掌在剎那間化為一團幻影,在風行烈周身要穴接連拍打,每打一下,便有一股真氣透入風行烈穴竅之內,人體有四百多個穴位,要穴也有一百多個,厲若海在風行烈身子剛剛升空之時,便將這一百多個大穴全都打中,可見他手速之快。

    “檀中!”

    厲若海出手不停,猛然一聲斷喝,風行烈的身子在他手中不斷翻滾,忽然靜止,正面朝上。

    烈震北耳廓上的銀針不知何時已經到了手中,在厲若海的斷喝聲中,身子如同一縷青煙一般,飄到了風行烈身子一側,毫不猶豫的扎向了風行烈的檀中穴。

    噗!

    銀針入體,風行烈本已經被厲若海以真氣封住的身體如遭雷擊,在空中忍不住劇顫。

    烈震北一針扎下,身子急速后退,叫道:“足三里!”

    話音未落,兩枚銀針已經無聲無息的扎在了風行烈左右雙腿的足三里穴道之上,至于這兩根銀針是什么時候飛過去的,現場之中無論是厲若海還是烈震北,都一無所覺。

    不過此時兩人都顧不得對楊行舟暗器手法的震驚,厲若海手掌在風行烈身上輕輕一拍,繼續喝道:“風府!”

    風行烈的身子隨之在空中側立,雙目圓睜,不住輕微震顫,隨后烈震北上前,原本扎在檀中穴的銀針不知何時又回到了他的手中,閃電般在風行烈的后腦風府穴上扎了兩針,隨后身子再次后退,叫道:“腎俞!”

    三人在心廳這個狹小的空間里不住輕喝,風行烈猶如扯線木偶一般在空中不斷旋轉顫抖,卻又一直沒有落地。

    片刻之后,烈震北與厲若海頭頂都冒出絲絲白霧,風行烈更是猶如身在蒸籠之內,周身上下毛孔都在冒出縷縷熱氣,只有楊行舟神情如常,但也凝神注目,面容嚴肅。

    如今可不僅僅是救治風行烈這么簡單,更是三人與龐斑道心種魔大法的隔空較量,只不過這種較量與正常交手不同,但對幾人了解道心種魔大法的本質卻有極大的好處。

    “眉心!”

    烈震北在扎完最后一針之后,身子一個踉蹌,喝道:“眉心要穴,事關腦部,我真氣太過犀利,不能溫補,若海兄真氣太過霸道,怕是都不太適合這最后一擊。楊兄,你能否出手相助?”

    楊行舟嘆了口氣:“烈兄,你眼里果然高明,連我的修行功法都能猜出一二。”

    當下輕輕邁步,伸出一根食指輕輕點向風行烈的眉心。

    一陽指!

    他本來體內真氣已經被龐斑打的近乎渙散,正在慢慢溫養之中,這兩日與人爭斗都是肉身之力拼殺,舍不得動用真氣,現在風行烈危急關頭,烈震北忽然開口,楊行舟心中暗罵,但也不能不出手。

    他平生所學功法之中,最具有溫養治療傷勢的一個是易筋經,另一個則是一陽指。

    易筋經在用來調理自身傷勢,安撫真氣方面有著極大裨益,而一陽指則對治療別人的傷勢上有著奇佳的效果,尤其是配合九陽神功來施展,更是神奇無比,再輔以神照經上的真氣,當真有起死回生之能。

    當下向前邁步,抬指輕輕點下。

    他一開始與眾人在一起時,也只是顯露貴氣而已,可此時施展一陽指時,只見他龍行虎步,神威凜凜,哪里還是剛才嬉笑的武林怪杰,真是一位君臨萬民的皇帝。

    便是唐宗宋祖,洪武大帝在前,也比不過楊行舟此時的大威嚴。

    厲若海與烈震北心中暗自驚駭,沒想到楊行舟還有這么一副面孔,似乎這才是他隱藏在背后的真實一面。

    噗!

    風行烈此時身子剛剛從空中落地,雙腳踩在地面之時,楊行舟的食指指尖已經點中了他的眉心。

    這一指點出之后,風行烈劇烈顫抖的身子倏然靜止下來,片刻之后,眼耳口鼻全都有細細的血線飆出,發出一聲悶哼,隨后彎腰咳嗽,噴出一口黑血。

    待到再直起身來時,雙目明亮,剛才萎靡的氣息一掃而空,對三人跪地道:“多謝師父和兩位前輩出手,請受晚輩一拜!”

    烈震北哈哈大笑:“龐斑啊龐斑,我終于破了你的道心種魔大法!”

    楊行舟卻是一臉肉痛自己消耗的真氣,撇嘴道:“烈兄,這有什么好高興的,咱們這是合四人之力,才破了龐斑一人留下的禍患,這叫做勝之不武!”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