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五百二十章 危機四伏
    厲若海走到楊行舟身邊,眼中流露出關切之色,聲音卻依舊冷冽:“還能動手么?”

    楊行舟以微不可查的幅度搖了搖頭,大聲笑道:“受了點小傷而已,算不得什么!你們怎么樣?”

    大廳內風行烈等人見楊行舟與里赤媚、紅日法王一番爭斗,雖然時間很短,但驚心動魄之處,目不暇接之舉,實在令人魂魄動搖,即便是紅日法王與里赤媚已經遠去,剛才三人爭斗的身影卻還在眾人腦中浮現。

    由此可見,他們對剛才這場激斗的印象是多么深刻,同時也明白了武學宗師到底恐怖到什么地步。

    厲若海沉聲道:“他們兩人不敢與我硬拼,都只是虛晃一招,并未用盡全力對付我們,他們真正的目標只是楊兄。”

    烈震北嘆道:“人妖里赤媚,藏區紅日法王,果然名不虛傳!只有面對他們兩人,我才發現了自己在武學上的不足,域外三大武學宗匠,確實不可小覷!”

    他身為黑榜高手,平日里眼高于頂,除了龐斑、浪翻云、厲若海之外,基本上沒有幾人被他放在眼中,雖然久聞域外三大宗師的名頭,但畢竟不曾親自與他們交過手,直到今日才發現他們的可怕,心中暗自比較,已經發現自己實在是大大的不如。

    剛才里赤媚與眾人交手,剎那間化身千萬,直如鬼魅,除了厲若海之外,所有人都難以在第一時間分辨出他的真身位置,就連烈震北都感到難以把握,而紅日法王破房頂而下,密宗大手印拍擊之下,也就厲若海能與其硬撼,烈震北都得要暫避其鋒芒,面對此人,只能選擇躲開。

    域外宗師,當真了得!

    楊行舟笑道:“域外三大宗匠又能如何?還不是被我殺的屁滾尿流……不好!快去后院!”

    他忽然反應過來,域外三大武學宗匠,人妖里赤媚,紅日法王都相繼出現,那么“花仙”年憐丹怕是也已經隨之而來,可是現在他并未現身,要么是躲在暗處伺機而動,要么是已經出手了。

    而整個雙修府內,除了楊行舟和厲若海這兩個受了重傷的高手之外,便是雙修府主谷凝清和劍僧不舍,這兩人剛剛進入后院解決多年的情感問題,因為是私密之事,唯恐眾人聽到,自然是離眾人越遠越好,現在看來,卻陷入了最為危險的境地。

    就在楊行舟開口之時,厲若海與烈震北也同時明白過來,兩人臉色瞬間變白,厲若海喝道:“行烈,去后院!”

    此時現場中人,楊行舟與他都是重傷的傷員,烈震北也身體狀況奇差,三人都無法持續與高手爭斗,只有風行烈是一個生力軍,他已經得到了厲若海的真傳,又將體內四道真氣融為一體,一身實力大進,雖然礙于眼力見識沒能達到武學宗師的境界,但是真氣渾厚詭異,燎原槍法已得精髓,儼然成了現場戰力最高之人。

    由他去后院查看不舍、谷凝清的安危,才最為合適,真要是遇到危險,起碼有自保之力,其余的成麗姐弟和谷倩蓮等人,修為都太過淺薄,無法應對絕世高手的雷霆一擊。

    就像是剛才紅日法王從屋頂飛下,若無厲若海抵擋,至少會有兩人受傷,一人被殺,面對這種先天武學大宗師,一般武者很難有招架的力量。

    “是!”

    風行烈知道形勢危急,聽到厲若海的吩咐后,毫不猶豫的轉身向后院疾奔,旁邊谷姿仙心有父母安危,身子飄起,緊隨風行烈向后跑去,眨眼間轉過后堂,消失在眾人視線之內。

    “公主!”

    谷倩蓮大急,也想跟隨而去,剛剛邁步,便被烈震北喝止:“小蓮兒,不要去!”

    他面上清氣一閃,微微喘息道:“你要護著我們!”

    谷倩蓮一愣,旋即明白過來:“啊呀,震北先生你受傷了?”

    扭頭看向厲若海與楊行舟,語帶哭腔:“你們……你們都受傷了!”

    厲若海站在大廳之內,身子挺得筆直,笑道:“小蓮兒不要擔心,雖然我們此時不能與人動手,但一時半會兒也死不了。”

    成麗姐弟相顧駭然,此時才知道楊行舟等人傷勢之重,竟然到了這種地步。

    便在此時,一個男子的笑聲從后院陡然響起,隨后風行烈的暴喝聲與谷姿仙的怒叱聲相繼傳來,氣勁交擊聲接連不斷,不舍淡淡的聲音即便是在強烈氣勁的轟擊聲中,依舊清晰的傳到前廳眾人的耳朵里:“原來是花仙年派主光臨雙修府,不知道年派主的花香真氣有沒有突破十八重?”

    一道微帶異域口音的男音響起:“只要雙修公主能嫁給在下,年某突破十八重天,必定指日可待。好小子,槍法厲害的緊吶,你是厲若海的徒弟?你就是風行烈?”

    砰砰砰!

    氣勁交擊聲不絕于耳,風行烈的聲音傳來:“不錯,卑鄙小人,正是風某!”

    只聽聲音,就知道后院激斗正烈,一時間難以分辨誰勝誰負。

    便在此時,急劇的腳步聲從后院由遠及近,片刻間,一個白衣少女高挑的身影從后堂里快速轉出,剛跑到大廳里便一個踉蹌,眼看就要摔倒地上,成麗手疾眼快,將其扶住,認得她是府內谷姿仙的貼身丫鬟白素香,問道:“誰打傷的你……”

    “香姐!”

    看到這花容慘淡的少女,谷倩蓮凄叫一聲,撲了過去,急道:“你怎么樣了?府主和公主他們怎樣了?”

    這女子張口噴出一口鮮血,緩緩站直身子,她比谷倩蓮要高上半個頭,一雙腿特別長,教人一見難忘。容貌極美,稍缺谷倩蓮的嬌巧俏麗,卻多了谷倩蓮沒有的爽朗英氣,扶著谷倩蓮輕聲道:“我沒事,小心后面有人來了!”

    谷倩蓮聞言看向白衣少女身后。

    奇怪的樂聲從后堂的過道里響起,向前廳迅速接近,一個宮髻堆鴉,長裙曳地的女子出現在谷倩蓮眼前。

    成麗姐弟扶著白素香迅速后退到楊行舟和厲若海身邊,后面這婷婷玉立,風姿曼妙動人的女子出現在所有人面前。

    其臉上用一塊紗布遮住了口鼻,使人難窺全豹,不過只是露出的眉眼,已教人感到她必是非常美麗,兩邊手腕上都帶著大小不一的幾個銅環,銅環隨著她的走動擺臂而相互敲擊,發出高低不同,輕重無定的清亮脆響,充滿了音樂的感覺,也有種使人心蕩神搖的味兒。

    剛才的響聲就是發自她的身上。

    谷倩蓮一聲輕喝,不待這女子身子停穩,手中一根細細的黑色鐵鏈已經毒蛇一般飛向這裝束詭異的女子,與此同時,成麗和成抗姐弟齊齊向前,配合谷倩蓮向這宮鬢女子攻去。

    這女子發出一聲嬌笑,整個身子在嬌笑聲中劇烈顫動,手中銅環倏然飛出,發出“嗡嗡”之聲,撞向谷姿仙和成麗姐弟。

    楊行舟對他們的交手絲毫不感興趣,慢慢轉身,看向雙修府外。

    外面十幾丈外,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中年男子,此人眉濃鼻高,臉頰瘦削,眼內藏神,背負長劍,自有一股懾人的氣勢和威嚴,教人不由生出警惕之心。

    烈震北也生出感應,看向來人,身子微微一震,面若死灰,低聲道:“劍魔石中天!”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