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我在火影開直播 > 第90章 這就是傳說中的秀鬼吧!
    感謝【雪碧泡泡茶】打賞支持!

    跪求推薦票,非常非常重要,謝謝大家!

    ——

    “我先找一個活體給你示范一下。”靜音四處掃視了一下森林,最終視線定格在樹梢上。

    咻!

    靜音憑借單身多年的手速快速的丟出一直苦無,鋒利的鋒銳伴隨著一道破空之聲刺入到一棵樹的樹干上。

    緊接著。

    一只麻雀啾的尖叫一聲從天而降,直接掉落到地上,翅膀上有著一道血痕。

    「太狠了!」

    「惹不起惹不起啊!」

    「我再也不敢惹女生了!」

    「這個……靜音跟綱手一起單身也是有原因的……」

    吳敵眼皮一跳,隨即恢復正常。

    在這是個人命如草芥的戰亂年代,忍者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更何況是小動物呢!

    作為一個從現代穿越過去的正常人,面對這樣一幕稍覺不適,但并沒有任何覺得不正常的地方。

    “雛田,初次學習掌仙術,可以用咒符幫忙控制查克拉!”

    靜音拎著麻雀的翅膀將其拎在手中,隨即拿出一個卷軸。

    打開卷軸。

    攤開在地上。

    卷軸上有著各種各樣看不懂的符號,以一種不算復雜的排序起來,唯獨中間位置什么都沒有。

    靜音將麻雀放在符咒的中間。

    麻雀還在掙扎,但是翅膀受了傷,因而飛不起來。

    “將查克拉集中在手掌心,感受著麻雀的傷勢,以柔和的查克拉能量恢復它受傷的部位。”

    靜音抬起右手,覆蓋在麻雀的身上。

    頓時。

    手掌上翻起翠綠的光芒,彌漫而出的查克拉透著勃勃生機。

    剎那間。

    麻雀被刺中的翅膀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恢復起來,很快就恢復如初,仿佛沒受過傷一般。

    「這種科技要是放在現代就厲害了!」

    「包治百病!」

    「推拿圣手靜音醬!」

    撲騰!

    撲騰!

    麻雀在翅膀好了的第一時間就開始扇動翅膀,脫離了靜音的手掌飛了起來。

    “你暫時還不能走。”

    靜音的語氣很淡很淡,沒有任何的感情,極其精準的再次扔出一把苦無。

    苦無鋒利的鋒刃劃過虛空,刺在剛剛起飛的麻雀身上。

    “嘰!”

    麻雀痛苦的尖叫一聲,翅膀上直接流淌出鮮血來,仿佛墜機一般直接掉到了地面上。

    隨即。

    靜音面無表情的走了過去,將掉下來的麻雀撿起來拎回來,放在卷軸上。

    “雛田,你來試試。”

    靜音雙眼看著吳敵,眼底深處有著復雜之色,她現在說不上對雛田是什么感覺,什么情緒都有點,五味雜陳。

    「麻雀:MMP!」

    「麻雀:我招誰惹誰了?」

    「麻雀:我好難啊!」

    「麻雀:你們都是魔鬼嗎?」

    「……」

    “嗯。”

    吳敵點點頭,走到卷軸之前,受傷的麻雀趴在卷軸中間的位置,滿臉的生無可戀。

    麻雀可憐巴巴的盯著吳敵,那眼神就像是在說,求你了,給我個痛快吧!

    “放心吧,我一定會讓你恢復的!”

    吳敵對著麻雀豎起了大拇指,只見麻雀雙眼一黑,直接昏過去了。

    “我要開始了!”

    吳敵伸出手,緩緩按在麻雀的身上,感覺著后者的傷勢。

    隨后立即控制查克拉凝聚在手上。

    等等!

    不對!

    這是怪力啊!

    吳敵趕忙將手往回一收,他剛才很習慣性的將查克拉密布在手掌上,這若是拍下去,怕是小麻雀就粉身碎骨了。

    小麻雀似乎感覺到了什么,只感覺背后一涼,悄米米的睜開眼睛看了看……

    “雛田,注意控制查克拉的精度,掌仙術要讓查克拉盡可能的柔和,跟怪力是截然相反的使用方法。”靜音叮囑道。

    “嗯嗯,好的。”吳敵點點頭,重新將手覆蓋在麻雀的身上,盡量讓查克拉顯得柔和一些。

    因為有柔拳的底子在,在控制查克拉的精度上,吳敵還是有些心得體會的。

    嗡!

    頓時,吳敵的手上泛起了淡淡的綠光,沒有那么強烈的綠,只是微綠。

    這些冒著綠光的查克拉蘊含著勃勃生機。

    隨著綠光浸入到麻雀的傷口中,被苦無劃破的血肉正在緩緩的愈合。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吳敵足足控制查克拉十幾分鐘,才將麻雀的傷口完全恢復。

    現在這個時候,他的額頭布滿了細密的汗珠,畢竟這樣持續的控制是非常消耗心力的。

    “成功了!”靜音瞪大眼睛,眼中滿滿都是驚駭,這也太天才了吧!

    “嘿嘿嘿。”吳敵咧嘴一笑,他也想低調啊,但實力不允許啊。

    撲騰!

    撲騰!

    這個時候,翅膀恢復了的小麻雀重新扇動翅膀,準備離開這個魔鬼之地。

    “可以了!”

    “你走吧!”

    吳敵倒是沒在意起飛的麻雀,被當做活體實驗也怪可憐的。

    他趕忙打開特殊技能心里列表,將視線落在醫療術這一欄上。

    醫療術:未入門(*)

    狀態還沒變化?!

    吳敵立即看著剛剛飛起來的麻雀,極其迅速的從口袋中掏出一把苦無扔了出去。

    “你還不能走啊!”

    咻!

    苦無精準的刺在小麻雀的翅膀上,小麻雀在一道慘叫聲中,第三次掉在地上。

    這一次。

    根本不用靜音去動,吳敵自己就跑過去將麻雀拎了回來。

    “我等會再放你走!”

    吳敵認真的對著麻雀承諾道,隨即在麻雀滿臉生無可戀的表情下,將其重新放會到了卷軸的咒符上。

    「心疼麻雀30秒!」

    「莫名心疼!」

    「23333」

    「我……一言難盡啊!」

    「麻雀:咱能不能換一只?」

    “雛田,你這是?”靜音完全沒看懂吳敵的操作。

    “我的掌仙術還不熟練,我需要再練習幾次。”吳敵不由分說直接將手掌按在麻雀的身上,綠光泛起,治愈著傷口。

    這一次再使用這不太成熟的掌仙術,吳敵漸漸明白自己問題的所在了。

    現在自己只是憑借著對查克拉的控制,簡單粗暴的進行著填鴨式的治療。

    換句話說。

    吳敵直接將手掌之下的位置全部進行治療,沒有管是不是有傷勢。

    明白這個問題之后,他開始控制著查克拉,進行著精準的治療。

    唯有精準的使用醫療忍術,才可以說算是入了門。

    過了一會。

    麻雀的翅膀完全恢復了,它再次扇動翅膀起飛,只是它沒有飛得太快,眼睛時刻留意著吳敵和靜音這一小一大兩個魔鬼的動作。

    吳敵正在查看特殊技能信息列表。

    醫療術:未入門(*)

    還是沒入門!

    吳敵猛地抬起頭,凌厲的眼神落在麻雀的身上,手中掏出一把苦無。

    “喳!”

    麻雀驚恐的叫了一聲,還沒等吳敵動手,掉頭自己飛了回來,乖乖的落在了卷軸的中間……

    「這求生欲我給滿分!」

    「麻雀:你還要我怎樣!」

    「麻雀:你住手,我自己來!」

    「麻雀:生活不易,自暴自棄!」

    “不好意思,我還是得動刀子,你沒傷勢,我怎么治療啊!”

    吳敵對著麻雀咧嘴一笑,露出森白的牙齒,這笑容映在麻雀的眼中,仿佛是魔鬼在微笑。

    「魔鬼!」

    「主播絕壁是魔鬼!」

    「魔鬼在人間啊!」

    「這陰森的笑容我看了都起雞皮疙瘩!」

    「牛……請把批還給牛,牛還需要愉悅的生活……」

    「主播,你特么真是個秀兒,不對,你特么是魔鬼!」

    「這特么到底是秀兒還是魔鬼?」

    「魔鬼中的秀兒!」

    「秀兒中的魔鬼!」

    「可以的,簡稱秀鬼啊!」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