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我在火影開直播 > 第335章 混亂的忍者世界!(【月票】加更二合一)
    本章為月票兩連更加更。

    ——

    “你能除掉我心臟上的符咒?”

    帶土眼中閃過一抹驚訝之色,這段時間里接連發生的事情,讓他腦袋還有點亂,他需要找個地方靜下來仔細的捋一捋,沉思一下。

    “可以。”

    吳敵點了點頭,他在將綱手包中的醫療術加點到極致的時候,就已經可以治療任務的問題了。

    “我……我……”帶土猶豫了一下,眼角瞥了一眼在旁邊的琳,他現在非常的謹慎,不敢有任何冒險的行為,尤其是對方要碰觸的是他的心臟,他不斷的告訴自己,這是個有琳的是世界,而他不能在有琳的世界里死掉,絕對不能!

    吳敵一眼就看出了帶土的謹慎。

    眼神微微一轉。

    “帶土,不如我來給你除去符咒吧。”吳敵開口說道,他的臉上掛著天使般甜美的笑容,笑容中透射出讓帶土為止放心的魔力。

    “琳,你可以嗎?”帶土詫異的看著琳,相比于雛田,他更愿意相信琳。

    “別忘了我也是個醫療忍者啊!”吳敵的臉上保持著笑容。

    「主播你已經把帶土玩死了!」

    「真的玩死了!」

    「我已經想象不到后面的曉組織會是什么樣了?」

    「難道真的會變成愛與和平的亞洲天團嗎?」

    「主播我求求你啊曉組織一定要是反派啊,不然我的心態就崩了,曉組織的出場太帥了!」

    「其實從某種意義上來說,帶土現在還不算是曉組織內的人,曉組織當下的領導應該還是佩恩。」

    「亂了,亂了,整個火影世界全亂了!」

    「……」

    直播間的觀眾們在屏幕前看了一個晚上,眼看著快要臨近12點了,又到了下播的時間里。

    這一晚上可以說是風云突變!

    宇智波帶土遇到了野原琳,這種的景象簡直是讓無數人位置驚訝。

    后面會怎樣?

    誰也不知道!

    至少他們已經猜測不出來了!

    啪!

    就在這個時候。

    直播間的屏幕黑了下來,現實世界中又一天的時間過去了。

    吳敵感覺到了眼前彈幕消失了,但是他根本沒有在意,現在這個時間點,他的全部注意力,都在帶土的身上。

    想要攻陷黑化的帶土是真的不容易。

    絕對不能出任何的岔子。

    僅僅片刻的時間,吳敵眼前就重新出現了彈幕,一層接著一層,人氣非常的高。

    「主播早!」

    「早鴨!」

    「早!」

    「……」

    現實世界來到了下一天的直播,對于他們足足等待了一天的時間,但對于吳敵來說,僅僅是眨眼的功夫。

    “帶土,你放心吧,我會指導琳的,我負責位置住你的身體狀態,琳負責除掉你心臟處的符印,這樣你就放心了吧。”木遁分身說道:“而且,你若是覺得有任何不妥的地方,可以立即虛化你的身體。”

    “你們對我的了解太多了。”帶土苦笑一聲,他平日里戴著面具,還沒來得及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中,營造屬于他的神秘感,就被大筒木舍人和日向雛田看得透透的。

    “既然你知道我很了解你,那么你就應該明白,如果我想害你,沒有必要說這么多的話。”木遁分身沉聲說道。

    “是的。”帶土點了點頭,嘴角揚起一抹笑容,這是他為數不多的笑容,說道:“不過,我還是希望能讓琳來完成,哪怕是琳失手了,我也愿意死在她的手上。”

    “帶土,你放心吧,我不會讓你死的。”吳敵雙眼看著帶土,正如帶土年少時琳那樣看著他。

    “我們現在開始吧。”木遁分身雙眼盯著帶土,叮囑道:“帶土,你躺在地上,解開上衣,一會我會用查克拉麻痹你的神經,琳會進入你的身體取出符印。”

    “好。”帶土不再猶豫,他現在看得到琳,那等于說他的世界是有光的,這種光芒,給他力量,讓他可以跨越一切痛苦。

    這就是愛的力量。

    當你心中沒有愛的時候,你就會墮入深淵,漠視一切,哪怕是自己的生命。

    但是,當你心中有愛,有羈絆,有牽掛,這樣哪怕是你一個身患絕癥的人,也會掙扎著拼著命忍著痛苦堅持到最后一刻,只為留在這個世界多看你一秒。

    帶土褪去上衣,躺在神威異空間的地上,因為琳的存在,他戒備的心已經降到了最低點。

    “琳,我現在將白眼賦予你,一會你可以通過這雙眼睛,清楚的看到帶土心臟上的符印,然后將其摘除掉。”木遁分身一步跨出,猛地點在吳敵的額頭。

    就在這個時間節點上。

    吳敵直接使用出了雛田包的血繼限界白眼,頓時眼角青筋暴起,眼前的視線變得極其的清晰。

    兩個人。

    四只白眼。

    一起盯在帶土的身上。

    這讓帶土有一種非常不受待見的感覺。

    這還不算。

    吳敵的木分身雙手握在一起,頓時精純的木遁查克拉彌散在身上,瞬間在神威異空間中形成一個木質的單人床,形成了一個類似于手術臺般的設備。

    “你居然也會木遁!”帶土驚訝的都不知道該怎么驚訝了,什么時候初代火影的血繼限界這么爛大街了,這讓他有一種忍者時間全員人手木遁的感覺。

    “大筒木舍人教我的!”木遁分身根本沒有猶豫,張口就直接把舍人拎出來背鍋。

    “這樣啊!”帶土一下子放松不少,看來這個月球人還是有點東西的,木遁都能隨便教人,又想到日向雛田可以賦予血繼限界,更覺得大筒木一族有點過分可怕了。

    “我們現在開始。”木遁分身說話的時候,額頭上的陰封印驟然解開,一道一道的紋身密布全身,強橫的查克拉波動就連帶土都感覺心驚肉跳。

    “這是什么查克拉?”帶土驚訝的問道。

    “你在接受治療的時候能不能閉嘴!”木遁分身眉頭一皺,這個帶土怎么感覺跟雙重人格似的,剛才還能夠冷靜的說道,現在逐漸有往逗比上發展的趨勢。

    “可以。”帶土立即不出聲了。

    “琳,我以百豪之術穩住帶土的生命狀態,你用查克拉手術刀去掉符咒!”木遁分身交代道,他的這些話,就是說給帶土聽得。

    “沒問題。”吳敵嘴角翹起,這次手術給他一種靈感,以后可以使用木分身一起進行手術,這樣就能一個人撐起簡易的手術室。

    唰!

    頓時。

    吳敵指尖查克拉凝聚,左手以查克拉手術刀的方式從正面切開了帶土的左胸,鮮血順著切開的傷口向外流淌出去。

    “疼疼疼疼疼疼……”帶土咬著牙說道。

    “哎呀,忘記給你打麻藥了,你稍微堅持一會,我將你周圍的神經封閉一下,很快就結束了。”木遁分身立即探出手,以點穴的方式封堵了帶土的一部分經絡。

    噗嗤!

    就在這個時候。

    野原琳身份皮膚的吳敵直接將右手掏進帶土的身體,一把住在心臟上。

    撲通!

    撲通!

    撲通!

    帶土的心臟不規律的狂跳起來,不是害怕,不是疼痛,而是緊張。

    “琳,你看到我的心了嗎?”帶土不知道為什么突然想要調侃這么一句。

    “你想讓琳把你的心臟捏碎嗎?”木遁分身冷冷的說道。

    吳敵并沒有搭理帶土,現在他全神貫注在帶土心臟處的符咒上。

    宇智波斑設下的符咒,比赤砂之蝎的符咒要更厲害一些,想要除掉也要花費更多的力氣,根本沒有多余的時間和心情去搭理帶土。

    「尼瑪啊這帶土是真不怕死啊!」

    「帶土本身就挺逗比的!」

    「牛批!我只能說牛批!」

    「躺在簡易的手術臺上,心臟正在被掏,卻跟掏心的人調侃!」

    「土哥真性情!」

    「……」

    直播間的觀眾是徹底的服氣了,宇智波帶土這個人確實是個至情至性的人,他能夠為了琳放棄整個世界,又可以為了琳重新熱愛這個世界。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

    無論是少年的帶土,還是黑化后的帶土,他本身并沒有變。

    依舊還是那個對琳可以不顧一切的帶土。

    ……

    雨之國。

    曉組織根據地。

    天道佩恩跟小南站在樓閣上,看著這個陰雨連綿的國度,兩人的臉上,都看不出任何的喜悲。

    嗤嗤嗤……

    突然。

    兩人的身后鉆出一個蘆薈人,身體一半是黑的,一半是白的。

    “絕,有什么事情嗎?”天道佩恩冷冰冰的說道。

    “宇智波斑退出計劃了。”黑絕沉聲說道。

    “知道了。”天道佩恩的語氣依舊冷冷的。

    “你不意外?”黑絕有點驚訝。

    “曉組織有人進,有人出,我不意外,宇智波斑退出了不要緊,我還在。”天道佩恩顯得很冷酷。

    “佩恩……”天使小南看著天道佩恩的側臉,似乎想說什么,但最終什么都沒說。

    “我需要尋找一個新的宇智波!”黑絕沉聲說道。

    “鼬嗎?”天道佩恩側臉看了一眼黑絕,那一道道波紋的輪回眼,給人無限的壓迫。

    “鼬還不行,我要去找另一個。”黑絕搖搖頭。

    “為什么一定要宇智波?”天道佩恩略顯不屑。

    “宇智波擁有足以控制十尾的眼睛,咱們總不能將十尾這種量級的武器拿出來了,卻失去了控制。”黑絕編造道,他和帶土一開始就是拿這樣的理由來忽悠長門的。

    “隨你吧。”天道佩恩沒有太當回事。

    “嗯。”黑絕點了點頭,縮了回去。

    這段時間他想了很多計劃。

    斑已經死了。

    現在帶土也背叛了。

    原本的計劃已經支離破碎了!

    況且……

    因陀羅的查克拉已經轉生到了新一代的身上。

    ……

    木葉村。

    原宇智波一族邊上的湖泊。

    一個少年正在不停的修煉,因為他的心中有兩個目標。

    第一個,超越日向雛田。

    第二個,復仇宇智波鼬。

    現在這個時候卡卡西并不在,因為四國會晤沒有談攏,再加上風之國與火之國結束了盟約,現在風之國和火之國,土之國和火之國,以及風之國和土之國之間的邊境上,都有著混亂的趨勢。

    卡卡西被派去前線解決問題了。

    現在訓練的只有宇智波佐助一個人。

    對于忽悠因陀羅查克拉轉生者這種事,黑絕特別熟,他自己都記不清自己做過多少次這種事了。

    “火遁·豪火球之術!”

    佐助雙手快速結印,隨即對著湖泊噴出一團巨大的火球,火球覆蓋在湖泊上,蒸騰出一道道白色的蒸汽。

    嗤嗤嗤……

    就在這個時候,絕的半個身子,從佐助身后的樹干上鉆了出來,雙手鼓掌。

    啪!啪!啪!

    “這個忍術用的真不錯!”黑絕低沉的聲音響起。

    “誰?”

    佐助身子猛地一動,快速的回轉身,雙眼盯著黑絕,漆黑的瞳孔上瞬間浮現出血紅的顏色以及漆黑的三勾玉。

    “已經進化成為三勾玉寫輪眼了,看來你的心中已經有一定的憎恨了,只是你憎恨的力量還不夠啊!”黑絕橙色的眼睛一亮,這個少年心中已經有了仇恨的種子,這可以讓自己省下不少功夫了。

    “你不是木葉村的人吧!跑到木葉村有什么目的?”佐助臉色冷傲,大有一副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架勢。

    “你是宇智波鼬的弟弟吧。”黑絕活了這么多年了,跟因陀羅查克拉的轉生者打了不知道多少次交到了,非常清楚如何揭開他們心中的黑暗。

    ……

    火之國南部。

    大蛇丸的南方據點。

    一條昏暗的走廊上,一個個忍者正在快速的倉皇奔逃,臉上全都帶著驚恐之色。

    唰!唰!唰!唰!唰!

    就這個時候。

    一條條蛇從他們的背后竄出來,直接纏繞在他們的身上,隨即咬斷了他們的脖子。

    踏踏踏……

    一道道沉穩的腳步聲響起,緊接著一個人從黑暗中出現,他的身上環繞著三條蛇,身上披著一件黑色的斗篷。

    斗篷遮住了這個人銀色的頭發。

    僅僅露出閃爍著光華的眼鏡。

    越走越近。

    隨著光線映照在這個人的身上,眼鏡后面的一雙蛇眸驟然而現。

    “大蛇丸大人已經給宇智波佐助印上了天之咒印,這已經打上了標簽的寶貝,若是不用,就太可惜了。”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