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都市言情 > 修真歸來有了老婆和孩子 > 第一千二十七章 林煙渡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生死幻錄,林煙渡?”陳凡陷入了沉思,看來這個任務并不簡單,還有太多需要注意的地方,否則這個獎勵不會這么高,另外,看來這生死幻錄是個好東西。



    陳凡沉吟了一下,側身就睡了過去,曹蒹葭修為在抱丹巔峰,如果碰上玄嬰期,她也對付不了。



    所以至少在難度上,想來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曹蒹葭并沒有給陳凡太多拒絕的機會,次日一早,陳凡早早就到了西山口,但是曹蒹葭比陳凡來的還要快,“看來你很積極嘛。”曹蒹葭笑了笑,從一個亭子后面轉了出來。



    曹蒹葭換了一身深紅色的衣服,頭發扎在了后面,一副英姿颯爽的樣子,但偏偏長一張媚態到了極點的臉。



    看那樣子,似乎蕩入骨髓,看上一眼,仿佛就能幻想到她在床幃之上那放蕩的模樣。



    可和那氣質,卻又十分不配,殊為古怪。



    “你在發什么呆呢?”曹蒹葭好奇的看了陳凡一眼,伸出一只白生生的小手,在陳凡的眼前晃了一晃,“咳。”陳凡輕咳了一聲,臉色稍紅了一下,轉移了一下話題,“怎么,就我們兩個去嗎?”



    一路上路途遙遠,這一來一去,怕不是要整整一年時間。



    “不然呢?”曹蒹葭奇怪的看了陳凡一眼,“難不成你還打算和什么人分享嗎?”



    陳凡總覺得曹蒹葭這話說的怪怪的,但仔細一想,她說的應該是“巨靈點”的事。



    “走啦。”曹蒹葭一下拉起了陳凡的手,身子向著遠處飛去了。



    嫩嫩的小手一拉,一股柔軟的感覺,陳凡心頭一蕩,卻覺得這只是曹蒹葭無意識的一個舉動,陳凡搖了搖頭,自己今天這是怎么了,在胡思亂想一些什么。



    兩人結伴而出,離開巨靈道院,兩人離開后,巨靈道院里一人站在山峰之上,目送二人離開,眼神微冷,陽光落下,這人赫然就是柳圣子。



    此去千里迢迢,林煙渡在中土之外,北部邊境一處小地方,本來是一個渡口漁村,只有不到三十戶人家。



    到李幻天師隕落在那,陸續遷移去的各大門派子弟漸漸就多了起來,一寸一寸地的搜尋,原來的居民反而不見了,多了大約三百來口修士人家,來自五湖四海,各大門派,讓這一個小小的林煙渡,終于開始多出了一絲煙火氣。



    從巨靈道院出來,一路到這,路程不是一般的多,其實也很冒險,畢竟脫離了學院的庇護。



    從古至今,一些死在外面,道院的天才人物,這可是從來不少的。



    “林煙渡就在前邊了。”趕路了幾個月的路,陳凡和曹蒹葭都累了,遙遙眺望看了一眼,附近已無人家,遠遠是一個霧氣繚繞,淺淺的小港灣,依稀幾家漁夫。



    曹蒹葭扭頭看了陳凡一眼,伸手擦了擦額頭上的汗,“今晚就住林煙渡吧。”



    “嗯。”陳凡點了點頭,兩人趕到林煙渡,已經到天黑了。



    漆黑的湖面之上,泛起點點光芒,像是漁火,陳凡敲動了一戶人家的門,開門的是一位青年,眉清目秀,身穿單薄的青衫,身上暗含一些真氣,一看便是修士,見到陳凡和曹蒹葭二人,擰著眉頭,“什么事?”



    “借宿一晚。”陳凡輕聲的道,一絲強橫的氣息從身上爆發出來,嚇的這化勁六重天的小弟子連忙讓開了路,臉色雪白,“前輩請,前輩請!”



    林煙渡很少有人來,除了早些年,各大門派高手來搜查,卻只找到了李幻天師的尸體外,就再也一無所獲了。



    漸漸的,除了一些低階的弟子外,就沒有什么成名的大人物來這了。



    今夜兩位大前輩來訪,嚇到了這小青年,陳凡進了屋子,五十平米,一間內臥,桌上還有一碗殘羹,顯然這青年剛才在用膳,“就這么一間屋子,我這就搬出去住,給兩位前輩騰出一個地方來。”這青年慌張的道。



    “曹師姐,就一個房間,我換一個地方住吧。”



    “麻煩什么。”曹蒹葭一把拉住了陳凡的胳膊,已經在地上開始鋪起被褥來了,“修行之人還這么世俗規矩,扭扭捏捏的,躺下,我晚上還有事情要與你商量。”



    “那我睡地鋪吧。”看了一眼,陳凡無奈的道。



    “我睡習慣了,我曹蒹葭又不是什么大家閨秀。”說著,趕陳凡去床上睡,陳凡看著曹蒹葭麻溜的把地鋪鋪好,整齊,當陳凡的面開始換下一些外衣,準備躺下,陳凡背過身子。



    等陳凡再次轉過頭來的時候,曹蒹葭已經鉆進了被窩,拿著手上一枚灰色的玉簡在看,“‘生死幻錄’已經遺失很多年了,到最近,才算是找到了一些線索,才派我們來,你可知道,這個‘生死幻錄’是什么東西?”



    曹蒹葭看著陳凡道。



    陳凡搖了搖頭,曹蒹葭道,“‘生死幻錄’是一門功法,比較邪門,可以在人身上種下‘生死種’,以控制人的生死,讓他不得不活在自己的掌心,為所欲為。”



    “但不得不說,這‘生死幻錄’也極為的強大,曾經李幻天師,在斬殺了合歡宗一位隱居的后裔,從他身上搜出的功法。”



    “合歡宗?”



    合歡宗乃是北劫星上曾經臭名昭著的一個宗門,宗門被滅后,大部分的功法都被焚燒了,但依舊有人,有功法被帶走。



    “不錯,那一位邪修曾經就是合歡宗的一位外門長老,他手握這‘生死幻錄’,一直隱居在一些小宗門附近,三百年下來,控制了附近八大宗門,把宗門里一些女弟子,有姿色女家的女人,變成了他的禁臠。”



    “事情被拆穿后,李幻天師單槍匹馬,斬殺了這邪修。”



    曹蒹葭說這個話的時候,語氣很是淡漠,似乎不把和她同性的那些女子,可憐的際遇當回事一樣。



    “于是這‘生死幻錄’就落到了李幻天師手上?”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