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 > 29.葉正奇的滿意!
    葉水跟著葉濤夫妻在院子里看著葉凡跟兩個小孩子玩捉迷藏。

    這樣的游戲很幼稚,可是,三個大人卻是一點兒沒有覺得違和。

    葉水都不舍得走了,但是,職責在身,只能夠不舍的對葉濤和韓青竹道了:“大爺,少夫人,老仆要馬上趕回去向家主稟告這里的情形了。老仆先走一步。”

    “水伯,我送你。”葉濤立即客氣的伸手,親自送了葉水出去。

    一邊走一邊道了:“水伯你也看到了吧。凡兒的眼里,只有弟弟妹妹,我這個父親,說話都沒有她們管用啊。星兒和夢兒一聲哥哥,別的話都不用說,就讓凡兒乖乖的放下仙修,陪她們玩了。真是讓人羨慕啊。”

    葉水立即笑著,干練的回答葉濤的話道了:“大爺這話,聽著是對凡少爺的抱怨,但是,在老仆聽來,卻是對凡少爺最大的褒獎。凡少爺疼愛弟弟妹妹,這也是一種孝順父母的大孝之舉。大爺當欣慰才是。”

    “哈哈,哈哈。那是。就是這小子始終還沒有開口叫我爹,跟我說話,總是你你你的,我心里別扭。一想就是來氣!”葉濤笑著道,看樣子,還是對葉凡不開口叫他爹,耿耿于懷。

    “慢慢來,給凡少爺一些時間。大爺一定會等到這樣一天的。”葉水既是勸慰葉濤,也是對此十分有信心之語。

    說著話,來到門前了,葉水立即做禮請葉濤留步,他匆忙騎上快馬,帶著兩三騎,趕快回去葉家老宅向家主葉正奇稟告去了。

    弟弟和妹妹受到了驚嚇,葉凡陪她們玩游戲,給她們好吃的冰糖葫蘆,果脯,小點心,哄她們開心。

    小孩子嘛,一旦開心了,那些驚嚇就淡忘了。

    已經是大姑娘的少女沈小婭就是不一樣了。

    她的眼睛里,總有憂慮之色。

    葉凡也沒有好的辦法,對她,只能是也愿意陪伴她一下,多在院子里坐坐,和她一起喝他那里上好的茶葉,然后多陪她說說話。

    就像是以前他陪伴兄弟,陪伴朋友郁悶時一樣。也算是很有經驗了。

    “別擔心。等咱們仙修實力高了,這樣的事情,就會很少發生了。像他們那樣的高手,也不是很容易就碰到的。所以,這樣的事情,也不會是經常出現的。放穩心態,努力仙修就可以了。到了即使努力也打不過的時候,那就是自己的極限了,一死而已。”葉凡淡然的說起生死。

    “小凡哥哥,你以后多教教我怎么仙修,怎么做人,我也不想讓這樣的事情,再發生在咱們的身上了。束手無策的滋味兒,真是不好受。我真是受夠了。”沈小婭愈發心酸地道。

    一直以來寄人籬下的生活,大概早就讓沈小婭心神俱疲了,今日之事,只是讓她爆發的一個點吧。

    葉凡笑了點點頭,輕輕伸手摸摸她腦袋道:“喝口茶,吃點小點心,穩穩心神吧。心神不穩,不利于之后的仙修。”

    “是,小凡哥哥。”聽了葉凡的話,沈小婭的心里,真的是安然多了。

    ——

    葉家老宅。

    葉水剛剛回家家主府邸,見到葉水,葉正奇立即從書案后面站起來問道:“怎么樣?是不是濤兒做的苦肉計?”

    葉正奇有此一問,葉水立即便是明白了,果然,老家主其實心里也不是多信任葉濤的。

    總歸,多疑的人,就是如此。

    誰也不信任。

    葉水立即很是認真的回稟道了:“家主放心,定然不是大爺設的局,也不是凡少爺設的局。”

    “你就這么肯定?有人設局,一定會心思巧妙,你難以一下看出來的!”葉正奇睿智異常地道。

    葉水再道:“其中有些非人之力,已然超過了大爺的能力,所以,老仆敢斷言這不是一個局。”

    “哦,你且說說,有什么非人之力?”葉正奇好奇了,伸手示意葉水趕快道來。

    葉水便立即把在葉凡院子里的所見所聞都說給老爺聽。

    說起那兩名刺客的境界超然,說起葉凡少爺拿出來的爍金游龍劍,有多么仙劍不凡,說起那金龍反制有多么厲害,說起來,他剛剛吃過的化龍丹有多么神奇。

    “老水,你不是在跟我編故事吧?這些事,聽著就不像是真的!”葉正奇聽話,一臉不信。

    什么境界超然的刺客!

    什么有金光游龍的仙兵!

    什么有可以化解金龍罡氣的化龍丹!

    這種玄之又玄的事情,怎么可能是他那剛剛醒來的孫兒做下來的。

    匪夷所思嘛!

    葉水倒是不急地道:“家主會有辦法證明老仆無一字虛言的。實在是,老仆自己心里,若不是親眼所見,也是不會愿意相信的。但是,從凡少爺那里來之后,老仆便是對凡少爺充滿了信心了。老仆已然認定,凡少爺定是我葉家將來的擎天巨柱!他的未來,定然前途不可限量。整個葉家,也留不住他的。他的天地,要比這廣闊的多!”

    “老水,你這話,聽起來真像是濤兒賄賂你萬金,你才會對我說起來的話!”葉正奇訝然道。

    “區區一個小子,縱使有幾分天賦,也不值得如此評價吧。什么他的天地,要比葉家寬闊的多。這話過了,過了啊!”

    葉水只是淡淡一笑,從未忤逆家主的他,今天第一次堅持自己意見地道:“家主,老仆自信自己是不會錯的。待以后,家主親自去看一看凡少爺便是能夠明白老仆此刻心里的感受了。還是那句話,老仆對凡少爺有信心,他一定不會讓家主失望的!咱們葉家,定要再傳家興旺又一個百年了!”

    “呵。你這口氣,讓我都著急相見我這孫兒了。這么說來,家族里的禁制能夠撤下了?”葉正奇好笑道。

    葉水立即再次拱手認真稟告道:“正要稟告家主,凡少爺說了,所謂刺客,應該是友非敵,所以請我稟告家主,可以撤下禁制了。甚至讓保護葉園的家主衛隊,都可以回來了。”

    “他真是這樣說的?”葉正奇嘖嘖稱奇,不敢相信,一個孫兒遇到生死危機,竟然還可以有這么大的膽子,竟自請撤出家主衛隊的保護。

    葉水微微苦笑道了:“其實,凡少爺的原話是,那兩名刺客境界超然,咱們的人,保護不了他。所以,與其無辜死傷人,不若讓咱們把人馬撤回來。他說了,只有他自己才是能夠保護他自己。”

    “呵,這小子好大口氣!他當他是誰!小小年紀,說話口氣就大到天上去了。牛的他,還知道他自己是誰嗎?”葉正奇哈哈大笑起來。

    葉水顯然明白,這會兒就算是葉正奇把葉凡再如何罵個狗血噴頭,他老人家都是心里開心!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