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迷 > 玄幻魔法 > 還好我能登錄仙界 > 37.拳修之威!
    “殺!”

    山賊小頭目見葉凡這么不開眼,見到了他們人多勢眾,也不害怕,更不束手就擒,還要反抗,便是兇殘畢露,毫不留情的命令眾山賊上前。

    “一起亂刀把他給我剁了!”

    “殺啊!”小頭目有命,一群山賊,頓時兇煞舉刀,高舉過頭,喊殺之聲朝著葉凡沖殺過來!

    葉凡卻神情輕松,還能轉身對沈小婭和沈小壯道了:“你們兩人看清了!”

    說著,葉凡頭也不回的向山賊迎戰上去!

    “先是基礎拳法!重拳!”

    一拳回身縮起,微微停滯,蓄勢,陡然,一拳快似閃電的打出!咚的一聲,一拳!便是打的一名山賊胸骨凹陷,口中噴血如注,身子頓時癱軟下來,即刻斃命。

    這一幕,沈小壯看的清楚,立即眼睛里的瞳孔都一下縮了起來,如針。

    顯然,此拳的威力,一拳就打的一個彪悍漢子胸骨凹陷,即刻斃命,一下讓沈小壯印象深刻,過目難忘!

    “格擋!”

    當的一聲,另外一名山賊,兇刀已然斬來。

    葉凡便舉起拳兵,直接抵擋。

    拳套有著強大的護臂,守護著手臂,可以格擋!

    咣當一聲,刀劍難傷,迸射金光火星,只靠戴在手臂外面的護臂,便是立即抵擋住了兇刀的劈砍。

    隨即,葉凡又是一記重拳不疾不徐的打出,又是立即斃命了這個出刀被格擋的山賊。

    “殺啊!”

    這時,后面五六個山賊已經一起沖到葉凡面前,一起舉刀向葉凡砍來。

    想要靠著人多拼殺掉葉凡?

    “方寸拳!”

    轟轟轟,眨眼間,在貼身戰斗的方寸之間,葉凡便是連出六拳,出拳極快,卻是依舊是一拳便是可以打飛一個身材彪悍的兇漢。

    這便是方寸拳!

    方寸之間,極快的速度打出拳法,卻是依舊拳力,沉重力大無比!

    這拳好重!一個成年男人的體重,還是彪漢的沉重之軀,在葉凡的一拳之下,依舊是一拳打飛一個!

    猛!

    絕對猛!

    葉凡這么猛!

    一下把山賊給打蒙了!

    已經跟在后面舉起刀的眾山賊,一下再也不敢沖殺上來了。

    “點子扎手,跑,跑啊!”

    愣神一下之后,所有神山賊都不傻的,立即想逃。

    想逃?

    哪里這么容易!

    但見葉凡再出一拳!

    “虎牢拳!”

    葉凡一拳打在地上,身上乍現虎嘯之氣,虎嘯之氣,震懾四處!一道道金色的虎嘯之氣,立即準確沒入眾多山賊身軀之中!

    十幾個山賊,立即被迸射的虎嘯之氣,牢牢震懾的眩暈在地上,奔跑不得!便逃走不得!

    “方寸拳!”

    葉凡再出方寸拳,游走在眾多山賊之間,出拳極快,每次出手,都會打飛一個山賊。

    眨眼間,十幾個山賊,在眩暈之中,毫無反抗之中,就像是輕飄飄的羽毛一樣,被一拳打飛在天上,之后又重重摔落在地上!

    噗通!

    噗通!

    噗通!

    就像是被獵人用弓箭射下的落鳥一般,很快,落滿了一地山賊的尸體。

    山賊,在轉眼間,一下就是死了一地!

    葉凡大勝山賊!

    沈小婭和沈小壯正要激動叫好,喜悅相慶。

    嘩啦啦!

    但見道路邊緣的灌木叢中,突然跑出一個之前躲藏的山賊!

    眼看他就要逃走!

    “長風拳!”

    沈小婭還沒有來得及喊出山賊休走,葉凡已然再出一拳!

    一拳之下,打出拳風,看著飄忽飛蕩過去,卻是依舊一下把這個山賊當場打的飛起,撞在粗壯的樹干上,當場身死!

    此山賊,竟然死在葉凡出拳所在的位置兩丈開外之遠!足見一拳之威!把他打飛出去多遠。

    如此遠的距離,此拳拳風,竟然還如此有威力,真是讓人吃驚!

    這一幕,真是看得因為害怕,一直忍不住從車廂里,掀著車簾偷看戰況,擔心葉凡不敵山賊,也會害他小命不保的郎中醫生,又是受驚不小,但是,卻依舊是忍不住叫了一聲好。

    “好!葉少爺打的好!打的漂亮!”

    這膽小的郎中,這會兒見葉凡英武勇猛無敵,都敢喊好起來,看來,他即使不是仙修,也的確像他說的那樣不善于廝殺,卻也是把戰況看的明白,葉凡是英勇神武,大勝山賊!

    此刻,還有兩人,正站在密林之中,高大樹冠的背后,遠遠觀看著此戰。

    “沒想到,他不但棍法無敵,竟然還是一個拳修!這拳修,在咱們中原可不常見。畢竟,拳修首先要體格強悍,只有邊疆蠻族部落之人,身材天生高大強悍,天生比較合適修習。當然,咱們中原之人,也有天生神力,體格彪悍之人,但是,終究,那是少數。雖然也有拳修功法從蠻族部落傳人中原,不過,能夠接觸到這種功法的人,依舊還是少數。沒想到,他竟然也會此等蠻族部落的仙修。清歌,你這個侄子,真是又給了我一個大驚喜。”

    男人笑容苦澀地道。

    似乎,身為北州戰神的他,心中不愿跟一個少年較勁,但是,這個少年層出不窮給他的驚喜,卻是讓他不由的不服氣,不由的忍不住要跟一個呆傻了十八年,才剛剛醒來的少年較勁。

    “他說過,他也是一名劍修。棍法和我一樣,只是雜學。現在知道了他,竟然還通拳修,而且,一樣也修的十分杰出,我真是好奇,他的劍修,又會是如何出神入化?”葉清歌笑了。

    笑容很是驕傲!

    終究,此少年,是她葉家子孫!

    她自然好生驕傲!

    此刻,女人的驕傲笑容,真是讓身邊的男人羨慕不已。

    此等精通棍修,拳修,又精通劍修的少年,自然是難得一見的天賦仙修少年。

    使得這男人,都是不由愛才的道了:“若是,我能夠收他為徒就好了!”

    這話只是一時的感慨,卻是惹得身邊女人反應極其強烈冷艷道:“他需要拜你為師嗎?”

    女人這話,真是讓這身為北州戰神的男人,也被頂撞的啞口無言啊。

    男人也已經覺得,也許女人說的對,這少年,并不需要他這個北州戰神,來教他什么。

    畢竟,也許這少年,會的比他還多。

    終究,他北州戰神,一生只癡迷身后背著的重劍,還有身邊的這位叫做清歌,人也人如其名,似嘹亮歌聲一般讓人一見便是印象深刻,一見便是難以忘懷的神秘女人。

    但是,他還是有話跟女人說的道了:“清歌,我就不明白了。一個呆傻少年,剛剛醒來,他哪里學來的棍修,拳修,劍修?”

    這話問的女人也是沉默了。因為她心里,何嘗不也是一直在問她自己這個問題,卻是苦無答案?
11选5官方投注平台